我妈的理解,让我心里的担忧终于放了下来,不过有点事还是让我很担心,许新新一直没有给我打电话过来,按理来说,今天是我开学的日子,她肯定会去找我的,就算找不到我,肯定也会打电话过来问我才对,为啥一直没有动静?

  我心里有些不安,吃过晚饭之后,赶紧给许新新打了电话过去,结果电话打通了,她却没有接。

  我寻思了一下,觉得肯定是许新新知道了我去二中的事情,有些生气,所以才一直没打电话问我,也不接我电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解释的通了,只不过许新新怎么知道我去二中的?

  心里奇怪,但我也没多想,许新新并不是那么小肚鸡肠的人,就算现在有些生气,明天肯定也会接我电话了,这么多风风雨雨都过来了,不至于因为这么一点小事我俩再给闹翻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心里已经默默的开始盘算怎么在二中发展自己势力的事情了,想早点回到明德,我必须得尽快积攒自己的势力,所以,这件事必须立刻开始执行。

  盘算了很久,逐渐我心里也有些想法了,等明天跟张杰再合计合计,然后马上就动手执行。

  看,正,%版!章节4上4酷*匠iJ网o5

  第二天到了学校,我刚进教室,胖子笑嘻嘻的叫我去抽烟,说他偷了他爸一包外国烟,很吊的那种,让我一起去厕所品鉴一下。

  我问他怎么还整起外国烟了,胖子笑嘻嘻的说,他家里好烟多的是,以前只是不敢往学校拿,现在没人跟他要烟,他保证以后每天都带好烟过来。

  我正准备起身跟他去呢,结果抬头就看见刘思成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我眉头一皱,看不出来啊,这家伙还挺有魄力的,昨天被打了一顿,今天还敢来找我,难道他还有什么背景,自信能跟我对抗?

  胖子这时候已经重新坐到自己座位上了,虽然昨天我说过以后有事我罩他,但看见刘思成这种以前经常欺负他的人,胖子还是本能的害怕。

  我不动声色的等着刘思成走到我跟前,还不等我开口,刘思成先说话了,他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哈着腰,笑嘻嘻的冲我说道,“虎哥,昨天的事是个误会,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虎哥你,今天我是特地来赔罪的。”

  我傻眼了,以前遇到的不管袁东还是张俊他们,都是硬骨头,历尽千辛万苦才把他们干了下去,万万没想到,只是昨天打了一架而已,这个刘思成居然过来找我赔罪。

  一时间脑子有点转不过来,我下意识的反问了一句,“赔罪?”

  刘思成估计误会我的意思了,马上又陪笑着说,“当然不是就这么空着手赔罪,今天晚上放学,校门口的湘菜馆,我给虎哥你摆酒赔罪,到时候虎哥你可一定要来啊。”

  我看了刘思成一眼,这家伙还是一副杀马特的打扮,不过今天看起来顺眼的多了,没像以前那样,看见就恨不得一脚踹到他那鞋拔子脸上。

  我心里寻思了一下,既然要在二中快点打开局面,只依靠张杰来做这件事情肯定是不行的,我必须得找到其他的突破口。这个刘思成在二中是个什么样的角色,暂时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既然是二中的地头蛇,想必从他入手,总能找到点机会才是。

  这么一想,我就点了点头,忍着恶心,拍了拍他肩膀,开口笑着说,“既然是误会,咱们好好聊聊,误会解开就行了嘛,你都这么说了,我不去就是不给你面子,那就这么定了,今天下午放学,校门口的湘菜馆,我一准儿过去。”

  因为想从他身上打开突破口,我话里还是挺给他面子的,不过刘思成这家伙虽然看着脑残,但还是有几分脑子的,并没有得意忘形,表现的跟我太亲近,还是一副低姿态,言辞之间很是温顺,冲我笑着说,“那就多谢虎哥了,我先回去,咱们下午见。”

  等他走了之后,我跟胖子去厕所抽了烟,这家伙家里估计挺有钱的,今天带的居然是雪茄,还是那种木盒子装着的,一个盒子里面装一根,看起来很是高大上,不过盒子上的商标是外国字,而且不是英文,我也看不懂,不知道是他爹弄的哪国货。

  以前没抽过雪茄这种东西,抽了几口劲儿大的不行,我也才抽烟没多久,扛不住这股劲儿,抽了几口之后就败下阵来,说不想抽了,搞的胖子一股惋惜的神情,说我这是暴殄天物。

  最后我把雪茄甩给了他,先出了厕所,去找袁东,把刘思成刚才找我的事儿跟他说了,然后让他联系一下张杰,到时候我们带几个人一起过去。

  跟袁东说完这件事,就到了上课时间,奇怪的是胖子一直没回来,搞的我以为他出了什么事。

  等第一节课下课之后,这家伙才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回了教室,我赶紧问他去干嘛去了,怎么开学第一天就逃课。

  胖子一脸晦气的说,“别提了,刚才你从厕所出去没多久,政教处的老师就摸到了厕所里面,抓到我在抽烟,拧着我耳朵就把我拧到了政教处,我才刚写完检查出来。”

  我一听笑尿了,幸好刚才我抽不惯雪茄先出来了,要不然,我堂堂的中考状元,上课第一天就因为抽烟进了政教处,传出去也是个笑话。

  胖子还有些愤愤不平,拍着自己脑袋又说,“以后再也不带雪茄了,刚才被政教处那老头拧着从厕所出去,走出去老远,还能闻到雪茄的味儿,这什么破烟,味道传出去那么远,我说怎么把政教处的老狗给招过来了。”

  马上上课了,我没再搭理胖子,虽然来了二中,但我跟我妈保证过,学习我肯定不会落下来的。

  下午放学,刘思成又过来叫我了,我没着急立刻跟他出去,而是等着袁东和张杰过来跟我会和。

  毕竟跟刘思成不熟,虽然这家伙看清不像是有魄力给我摆鸿门宴的人,但万事小心总没错,等张杰带着人到了之后,我才跟刘思成出来,一起去了门口的湘菜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