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声惨嚎,那个杀马特直接摔倒了地上,这才看见了身后的袁东,一脸惊惧的大喊,“你你你……你是谁?”

  袁东这家伙,卖相比我生猛多了,一看就不像是好惹的人,这一出手,就把几个小混混给震住了。

  袁东瞪着眼,一点面子也没给这个杀马特,瓮声瓮气的说,“我是你爹!”

  说完之后冲上来,劈头盖脸的给这杀马特又是一通踹,旁边几个黄毛,虽然个个都挺怂,但再怂这时候也看不下去了,冲上去跟袁东扭打在一起。

  袁东虽然猛,但双拳难敌四手,我也赶紧冲上去帮忙。

  对面五个人,我们两个人,人数不占优势,但这段时间,我跟袁东经历了数次血战,不敢说打架多厉害,一个能打几个,但打架的韧性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一开始,他们五个还跟我们打了个旗鼓相当,但两分钟之后,他们就撑不住了,被我们打的节节败退,最后那杀马特一声喊,几个人干脆转头就跑了。

  我跟袁东累的够呛,也懒得追他们,各自扶着膝盖喘息了一会儿,站起来之后,谁都没说话,袁东走过来,一把抱住了我。

  好一阵儿他才松开了我,伸手在我肩膀上擂了一拳,咧着嘴,大笑着说,“虎哥,真没想到……之前我好几次都想跟你说,让你跟我们来二中,咱们一起打天下,只不过害怕影响你的前途一直没说出口,现在好了,你一来,咱兄弟们就有主心骨了,妈的,以后二中肯定是咱们的天下!”

  来二中的目的就是发展势力的,我也没避讳这些,笑着点了点头,搂住袁东的脖子,去找张杰了。

  等找到张杰之后,这家伙眼睛瞪的一点不比袁东小,惊讶的问我明德是不是放假了,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还不等我回答,袁东大笑着把我去他们班的事跟张杰说了,张杰听完,倒是没有像袁东那么高兴,而是疑惑的问我说,“虎哥,二中这边有我们操持着,肯定不会坏事,你干嘛非要过来……你怎么跟家里交代?”

  张杰考虑事情多,也能考虑到关键的点上,我苦笑着说,“我也是今天临时决定的,上次那个板寸头对咱们出手,我就看明白了,张斌绝对不会给我时间的,要是去了明德,谁知道张斌有什么花样等着我,不可知的东西太多,我一点把握都没有。”

  张杰点了点头,不过神色之间对我的决定并不赞同的样子,又开口说,“话是如此,但二中毕竟格局小,不说学习方面,就连混混们,明德都要比二中厉害一些,虎哥,说实话,你来二中,太影响你的前途了,家里肯定也不好交代。”

  z酷匠网-永久I%免#*费看、'小Z说E

  这话听的我心里一惊,张杰平时从来不像袁东那样,动不动就喊着一统二中之类的话,但他的心可真不小,居然已经跳过二中,考虑以后的事情了。

  我摆了摆手说,“前途什么的我没想那么多,只要还是家里,我尽量想个理由蒙混过去吧……行了,不说这些了,咱们聚到一起了,终归是件好事,先去吃饭庆祝一下!”

  “对对对!”袁东在旁边大声符合,这家伙心眼儿少,我们都聚在一起了,别的问题他肯定半点都懒得考虑,咧嘴笑着,走过来,一边拉住我,一边拉住张杰,往校门口去了。

  吃过饭,下午一到教室,全班学生目光又都注视到我身上,搞的我浑身不自在,做贼似的灰溜溜跑到最后一排坐下来了。妈的,焦点人物就是不好当,压力太大。

  刚在座位上坐下来,旁边同桌一个大胖子就贼眉鼠眼的靠过来,冲我小声问道,“听说你把刘思成打了?”

  “刘思成?”我皱着眉头反问了一句,“谁啊?”

  这胖子悄悄伸手往右边指了指,我撇着眼睛一看,就是中午我打的那个杀马特,这家伙这时候正带着仇恨的目光盯着我看呢,发现我偏头过去,赶紧做出一副凶狠的样子,一副打不过你要吓死你的模样,倒是弄的我差点笑出来。

  我冲胖子点了点头,问他说,“我是打了这家伙,怎么了?他有啥背景?”

  这胖子是个自来熟,上午时候我俩根本没说过话,这会儿却跟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似的,他往我这边挪了挪,悄悄的说,“他手底下至少二十号人呢,只不过高中才分班,好多人都分散在其他班级里,等下午放学之后,他肯定会把人都召集起来,再来找你麻烦。”

  我对这胖子倒是有点奇怪,问他说,“行啊你,这才刚开学,你怎么知道这些人的背景的?”

  胖子嘿嘿笑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们初中都是二中的呗,以前还是一个班的,没想到高中又分到一起了。”

  我又转头看了一眼那个杀马特,然后回头看着胖子,笑着说,“你初中时候没少被他欺负吧?”

  胖子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是……是被欺负过,不过也还好,就是问我要点烟,要点钱之类的……”

  这家伙看起来呆呆傻傻的,但心思却多,显然是听说中午我跟那个刘思成打架了之后,动了心思,想让我把那个刘思成打下去,这样也算是帮他报了以前的仇,顺便以后还能跟我混的近一点,也不用在怕那个刘思成了。

  虽然看穿了他的心思,不过我也没说什么,毕竟也不算是啥坏心眼,胖子纯粹是被欺负的多了,想办法自保而已,倒是跟我现在的境况也差不多。

  我转过头来没在说话,那个胖子却忽然又给我递过来了一盒烟,我低头一看,心里一惊,这胖子递过来的居然是一包没拆封的软中华。

  这烟七十块钱一包,可不是一般人能抽的起的,以前初中时候我也经常见班里的人拿中华抽,但基本上都是零散的从家里偷出来一根两根的,像胖子这样,一出手就是一包的太不常见了。

  看来那个杀马特刘思成虽然人看着傻,但选择敲诈对象方面可一点都不傻,知道逮肥羊。搞的我都想敲诈下这个有钱看起来又软弱的胖子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