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把板寸头他们打走了,但我们这边也很惨,老鼠他们身上都带着伤,等最后我们互相搀扶着,去医院治疗后,已经到晚上了。

  受伤最重的,还是张杰、袁东,还有我。

  袁东和张杰谁知道在我赶过去之前被那些人打了多久,全身上下多处挫伤,张杰手指上的骨头还断了一处。而我头上被砸的拿那一下,打出脑震荡了,医生交代必须让我住院观察一夜。

  我留下来住院,其他兄弟们处理完伤口,都各自回家了,袁东和张杰也都受伤不轻,虽然不用住院,但也实在没啥精力陪我了。

  晚上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睡了一觉,半夜很早就醒了,身上的伤口一跳一跳的疼,根本睡不着觉,我就躺在那里,思索着这次的事情。

  从板寸头的话里,我听出来了,是张斌下令打我的,而且板寸头还说,张斌要以后每周都来打我一次,一直到开学,一直到他出院之后,再亲自来对付我。

  这种方法我曾经也用过,是对强宁,当时我恨极了他,但又不能真的杀了他,于是就一次又一次的打他,一点又一点的消磨着他,最后把他打怕了,自个儿退学才算了事。

  而这一次,张斌先然也是恨极了我,而且很有可能他已经了解过我的背景了,知道我绝对不会放弃一中,知道我家里穷,背负着我妈的全部希望,不会轻易退学,所以他才会这么肆无忌惮的采用这种方法来折磨我。

  说实话,我心里有点害怕。

  当初对付强宁的时候,我心里从来没有想过,将来会有人用同样的方法来对付我,这算是报应吗?

  不过我并不后悔,对待强宁那种人渣,怎么做都不过分。而现在,张斌既然选择了这样做,那我也必须得想出来个应付的法子,否则的话,我会很被动。

  不得不说,张斌的确选了一个好法子,强宁那种差生,退学也就退学了,而我,如果被逼到了退学那一步,只会比强宁更惨。

  而且张斌或许把我逼到退学也不会善罢干休,说不定还有其他手段再等着我呢。

  我心里早就做好了跟张斌生死决战的准备了,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但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在我的计划里,我需要开学之后一段缓冲时间,这样才能积攒起来跟张斌对抗的准备,而张斌现在用这种方法对付我,别说开学之后一段缓冲时间了,从现在开始,我的生活就开始变的根本不能平静下来了。

  难道要我一直忍着,一直到积攒起来足够的力量,再跟从张斌手里翻盘?

  酷匠&“网永j1久免费/看)U小+6说◎

  不可能的,哪怕我再坚韧,这种事情也不可能长久忍下去的。强宁当初算计我,临阵时候反水,也算是个很能隐忍的人了,但被我那样折磨,不到一周时间就受不了了,我又能比他强多少?

  脑子里这么乱糟糟的想着,整个后半夜我都没睡觉,但依然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第二天医生过来又检查了我的身体,说是已经没事了,让我可以随时回家。

  张杰和袁东都打电话过来了,说要过来看我,但我没让他们过来,这俩家伙自己受伤也不轻。

  中午时候,我离开了医院,回到家里,虽然这次都整住院了,但实际上除了脑震荡之外,其他地方都还好,额头上的伤口也没太严重,只是贴了医用胶布,看起来跟贴了个创可贴差不多,回到家里,我妈以为还是之前的伤口没长好,也没多问。

  从这天之后,我每天差不多都是窝在家里,并不怎么出门,还特意跟张杰和袁东他们说了,让他们多呆在家里,不要被张斌的人找到机会,现在我们处于劣势,能保护自己就保护自己。

  上回虽然老鼠带人过来把张斌的人打走了,但那次,板寸头们只顾着打我,被老鼠他们偷袭了,而且在打我的时候,他们体力也耗的差不多了,这才导致老鼠他们居然打赢了。

  我可不敢因为这件事就觉得跟张斌又一战之力,高中部的混子们,实力绝对不是我们能对抗的,张斌作为高一老大,更是混子中的佼佼者,我要是现在跟他们硬碰硬,只可能是找死。

  不过我躲在家里,张斌的人也不敢真的上门来找我,这些天还算是安静,而我,每天心里都在思索着一个问题,开学了之后怎么办?

  现在我可以躲在家里,开学了之后,我总得去上课啊,到时候再没地方可以躲了。

  很快,高中开学的时间就到了,而我,心里迟迟还没有想到办法。开学的那天早上,我妈很开心,给我做了很丰盛的早餐,祝贺我开学。

  可这顿饭我吃的一点滋味儿都没有,张斌像压在我心口的大石头,让我心事重重,如鲠在喉。

  从家里离开,我接到了夏娅的电话,说今天就可以在班里见到我了,希望能继续做同桌,还约我中午一起吃饭什么的,可我现在哪里有这个心情,随口跟她应付着说了一会儿话,然后夏娅可能也感觉到我心思不太对,没再跟我多说什么,只是说到学校之后在聊,然后就挂断了电话。

  本来我还以为许新新也会打电话过来,但一直没接到她的电话,而我心事重重的,也没心情给她打电话。

  我低头看着手里的录取通知书,心里在做着一个艰难的抉择。

  学校距离我家不远,我还是骑着自己的破自行车去的,在即将到达学校门口的时候,我停住了车子,眼睛盯着远处的校门,呆站在那里,足足过了有十几分钟。

  最后我咬咬牙,留恋的目光看了校门口最后一眼,转身蹬着车子,往二中的方向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