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之后,我站在台球桌旁,满脸都是阴沉。

  我很努力去争取胜利了,但球技之间的差距,不是我努力就可以弥补的,除了一开始进了颗红球之外,到现在我根本连触球的机会都没有,那个长发男一口气打到现在。

  旁边计分器上面,是刺眼的一比一百二十分,而此刻桌面上只剩下了最后的一颗黑球,长发男正在非常专注的瞄准击打。

  “啪”的一声,最后一颗黑球也应声入袋,长发男站直了身体,把手里的球杆丢到服务生手里,自个儿在旁边椅子上坐下来,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然后对我说,“我给了你机会,可惜你自己没把握住,现在张杰会出什么事我也不清楚了。”

  我脸上不动声色,心底却冷笑不已,妈的,口口声声说给我机会,但这算什么机会?一杆一百多分,这水平都能去打业余比赛了,却过来跟我一个菜鸟来场公平竞争,真他妈的有出息。

  “张杰在哪里?”我冷冷的问了一句。

  长发男打了个响指,那个服务生走过来,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电话给我,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正是张杰的手机,是个很一般的山寨机,长发男这种人当然不可能用这种屌丝手机。

  跟我想的一样,长发男拿着手机直接丢给了我,等我接住之后,他开口说,“电话里面有个号码,你拨过去,接电话的人会告诉你张杰的地址,你能及时赶过去的话,说不定能把他救下来……不过呢,我瞧着你带的人,估计赶过去了也得吃亏。”

  说完,他冲我嘲讽的一笑,就不再搭理我,伸手又让那个服务生摆球了。

  我吸了口气,拿着手机掉头就走,找到张杰才是最重要的,现在没功夫掰扯别的,更何况,我也没身子资本跟这长发男掰扯什么。

  匆匆到了门口,叫上老鼠他们一起走了出来,里面那阵仗,把老鼠他们吓的也都够呛,出来之后,一个个心有余悸的冲我问着说,这些人是什么人?虎哥你怎么认识他们?

  现在我也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会找我。我就一屌丝,跟这些人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区别,这事真的是处处透着蹊跷。

  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摇了摇头,摆手让老鼠他们先安静下来,然后打开张杰的手机,上面果然有一个号码,也不知道是谁的,我按了下通话键,拨了过去。

  马上就有人接了起来,声音听起来挺客气的,开口问,“海城哥吗?”

  这个声音我能听出来,是张斌身边的小弟,以前带人打过我的那个板寸头。这人跟刚才那个服务生显然认识……难道这些人跟张斌真有什么牵连?

  我心底更阴沉了,妈的,这些人要真是张斌的人,那我啥玩意儿也别想了,赶紧有多远跑多远才是正理,想跟她们打架,根本是痴心妄想。

  不过就算跑路,也得先把张杰就出来才能跑路,丢下自己的兄弟,算他妈的哪门子的事。

  我吸了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平稳一些,开口说,“我是李虎。”

  “李虎?电话怎么会在你手里?”那边板寸头的声音很是疑惑,不过不等我答话,他马上又狞笑起来,继续说道,“我明白了,你他妈的现在来体育场广场露天篮球场这里,张杰在我们手上。”

  跟张斌手下的人自然没什么说的,他报了地址之后,我就挂掉了电话,没着急立刻出发,而是转身对着老鼠和另外两个跟我过来的兄弟开口说道,“杰哥在张斌手下的人手里,我现在得过去救他,就凭咱们这几个人肯定不成,但刚才那个人说了,我们去的晚说不定要出事。你们三个,谁愿意跟我先过去?”

  我这么一问,他们三个人根本没有犹豫,立刻就说自己跟我过去,就连以前一直胆子比较小的老鼠也是没有丝毫犹豫。

  我心里挺感动的,不过必须还得有人去联系人,就凭我们这几个人过去,一旦发生了什么事情,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能任由他人摆布。

  而且即便这样,前景也并不美妙,张杰在他们手里没错,就连袁东的电话也打不通,说不定大头他也被张斌的人弄走了。而且现在还是我们手底下势力最薄弱的时候,假期里面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情,想把人都召集起来并不容易。

  但不容易也没办法,现在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简单的安排了一下,让老鼠回去联系人,他也算是我们这一伙人里面的元老级任人物,虽然胆子不大,但好在人面广,其他人也会给他面子,让他联系人会更有效果。

  )E看、3正j版章NE节s上…\酷?;匠z网"

  而我和两外两个兄弟,则是打了车,直接往体育场那边去了。

  时间不容耽搁,匆匆赶到体育场里的露天篮球场,我远远就看见那边站了一群人,他们围成一团,一群人大呼小叫的,仿佛正在看什么有趣的事。

  我心里一沉,感觉很不妙,也不管自己势单力薄,带着身后的两个人快步往那边跑了过去。

  等走近之后,我就看见了人堆中间,正是张杰和袁东两个人,他俩被人打的很惨,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躺着,而周围的人手里拿着棍子,似乎在玩什么游戏一般,一下一下翘着他俩身上的不同部位,其他人全部笑的前仰后合。

  我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心里也顾不上害怕了,冲到那伙人跟前,找到那个板寸男,直接冲他开口说道,“你们要对付的人是我,把他们两个放了。”

  “放了?”板寸男嘿嘿笑了一声,披头一巴掌就往我脸上砸了过来,我伸手挡了一下,但随着他的动作,其他人也动手了,马上就有人在我身后踹了一脚,把我踹的身体一个踉跄,我前面跌出去了两步,被板寸男找到机会,一下子就把我放翻了,然后才冲着我“呸”的吐了口唾沫,张口说,“老子今天就是找你们麻烦的,放你麻痹,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说完他一招手,周围二三十号人,全部朝我们涌了上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