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进卫生间了老半天,许新新这才走了出来,跟个刚嫁人的小媳妇似的,红着脸,也不敢看我,羞答答的一步一挪往我这边走了过来。

  白衬衣被打湿了,就算穿上内衣,还是有些不太稳妥,她索性脱了衣服,裹了浴巾在身上。

  这下一来自然是不如刚才诱惑,可依然有种勾魂摄魄的挠人感觉存在,不过看着她此刻娇羞的样子,我有些忍俊不禁,这哪里还是我印象里那个骄傲洒脱,比男人还要英气几分的新新姐?

  我忍不住就想挑逗一下她,站起来,等她走到跟前之后,我伸手就在她脸上捏了一下。

  许新新本来就害羞,被我这突然袭击吓了一跳,往旁边一躲,跳到床上,就钻进了被窝里,然后两只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满是戒备的看着我,开口说,“好你个李小虎,连老娘都要欺负,快滚蛋洗澡去!”

  这小娘皮,还是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怎么也不丢了气势,只不过她催着我去洗澡是几个意思?难道是暗示我抓紧时间去洗澡,然后出来?

  想到这里我也激动了几分,冲她张了张嘴,做出一副老虎咬人的样子,张口说,“我可不是小虎,我是打老虎,一会儿洗完澡出来就吃了你!”

  这话说的暧昧,也不知道许新新听懂了没有,说完之后我自己也有点心虚,赶紧转头往卫生间里去了。

  到了卫生间,打开淋浴,脱掉衣服,正准备进去冲澡的时候,我眼睛一瞥,看见旁边梳妆台上放着的许新新的衣服。

  刚才许新新是裹着浴巾出去的,所有衣服都留在卫生间里面了,不光有外套,内衣也在这里,而且还放在最外面,我一眼就看见了。

  刚才许新新第一次从卫生间出去的时候,看着许新新的样子,我虽然冲动,但毕竟脸皮薄,当着许新新的面,也不敢真做什么。而此刻,卫生间里就我一个人,看着许新新那仿佛带着体香的内衣,我完全把持不住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心里变态,看到许新新内衣的时候,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想拿过来,放在鼻子旁,闻一闻新新姐身上的味道。

  脑子里这么想着,我不由自主就颤颤巍巍的伸手,往那粉红色的内衣抓了过去。

  等把内衣抓到手上之后,我脑子里却清醒了一点,抬手就抽了自己一巴掌,妈的,太没出息了,许新新人都在外面床上躺好了,正等着我呢,我他妈躲厕所里,跟内衣较什么劲?

  匆匆忙忙的冲完澡,我也裹着条浴巾走出去,刚一开门,就看见许新新站在门口,似乎就等着我出来似的。

  新新姐就是新新姐,连这种事情都这么主动……不过她也太猴急了吧,直接就在门口等我……

  我正准备兽性大发,扑过去把她按倒在地上呢,许新新却绕过我,往厕所里进去了。我一愣,然后就反应过来了,许新新肯定是想起来她的内衣都还放在厕所里,这才羞的不行,站在这里,等我一出来就进去拿自己的内衣。

  这小娘皮,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可真涉及到这些羞人的事,却比最柔弱的女子还要胆小几分。就跟她人似的,外表看起来很坚强,可内心里却柔弱的不行,一点点伤害都会让她遍体鳞伤。

  不知怎么的,我就想起了之前跟她闹矛盾的时候说的那句伤人的话,忍不住心里就是一疼,当时许新新肯定难过到了极点吧。

  我这脾气,也太冲动了点儿,当时怎么就说出了那样的话呢。

  心里这么想着,我满脑子的欲望也消减了几分,等许新新红着脸抱着衣服出来的时候,也难得没调戏她,只是温柔的看着她,看着这个让我魂牵梦萦,日思夜想的新新姐。

  许新新把衣服放在床里面,然后又钻进了被窝里,两只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我,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的样子,但还未出口,脸上不知怎么的又红了一大片,最后才跟蚊子哼似的,小声说,“虎子,时候不早了,咱们睡吧。”

  听她这么说,顿时我心里就是一阵失望,这个房间是标准间,两张床,许新新一点没有让我钻进她床上的意思,亏我刚才还自己意淫了老半天。

  心里一泄气,我也没啥想法了,虽然很喜欢新新姐,心里也迫不及待想跟她发生些什么,但我总不可能用强啊,这种事情还得你情我愿,得了新新姐的同意我才敢啊。

  实际上许新新当时的举动已经暗示了很多东西,只不过我没谈过恋爱,这方面经验更是一片空白,这才平白的失去了一次机会。

  我带着失望回到自己床上,心里一片尴尬,也不知道该跟许新新说些什么,索性就关灯睡觉了,只不过有了先前发生的事情,耳朵里还能听到许新新相距不远的呼吸声,我怎么可能睡得着?

  虽然房间里有空调,可我身上还是燥热的不行,翻来覆去的,一点睡意都没有。翻身子的时候不小心还碰到了头上的伤口,搞的我更加清醒了。

  心里的一团火没发泄出去,我满脑子里想的还是那方面的事情,心里恨不得什么都不管了,站起来就扑到许新新床上去,可想归想,终究我还是没那个胆子,只能自己跟自己较劲。

  我睡不着,许新新那里似乎也睡不着,虽然没什么大动静,可不时翻身的声音还是能传进我耳朵里。很显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她的心绪也不平静的很。

  酷{匠$(网LD正版B首(发

  这一片诡异而暧昧的气氛中,我在床上躺了两个小时,才逐渐有了一丝困意,闭上眼睛准备睡觉了,可才刚刚有一丝要朦胧睡着的意思,耳朵里忽然听到许新新那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她从床上爬了起来。

  她怎么起床了?难道是要上厕所?

  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但那窸窸窣窣的动静却越来越近,正在我准备睁开眼睛的时候,耳朵边忽然传来了许新新仿佛猫哼似的声音。

  一股热热的气息扑打在我脸上,她轻轻的冲我叫着,“虎子……虎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