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身上还很虚弱,但跟之前背着许新新从KTV里逃出来的时候相比,我现在的状况已经好多了,把许新新背在身上之后,我咬着牙往外面走出去。

  才走出去两步,身后许新新忽然有了动静,她轻哼了一声,虚弱的声音出声道,“李虎?”

  估计是折腾的动作有点大,她清醒了过来,我顿时大喜,连忙问道,“新新姐,你怎么样了?能走吗?”

  许新新咳嗽了一声,开口说,“应该可以吧,你把我放下来……咱们这是在哪里啊?”

  我把她放了下来,许新新身子软了一下,差点摔倒,我赶紧又扶住了她,问她怎么样了。许新新摇了摇头,说自己没事,又问我头上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说,“发生了很多事,这是在医院,现在咱们必须马上离开,等出去之后我再跟你说。”

  许新新似乎也隐隐约约知道事情不对,没再说话,在我的搀扶下,咬着牙跟我一起走除了病房。

  刚才我病房里那个女医生正站在外面,看到我们出来,大声对我们说,“你们身上的伤还没好,不能离开医院。”

  她大声说着,旁边闻声而来了两个女护士,奇怪的看着我们,我根本没理会她们,心里着急的不行,搀着许新新一言不发的往外面走。

  幸好现在是深夜,医院里值班的只有这个女医生还有几个女护士,要是有男医生在,恐怕我们根本走不出去。

  我回头瞪了那女医生一眼,她似乎被我眼神里面凶煞震住了,嘴里的声音停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我们走远了。

  今天这条命都是人家医生给救回来的,我现在这行为有些忘恩负义,但没办法,我必须得尽快离开这里。

  匆匆逃离了医院,外面街道上车水马龙的,我也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掏出手机看了下,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都是我妈打过来的,我想跟她报声平安,但又担心张斌那边报警的话,我家里说不定已经都是警察了。

  电话也不敢打,我四下看了下,医院四周有不少宾馆什么的,但住宾馆要登记身份证什么的,我和许新新也没有,就算有的话,也不敢用,警察要查,肯定最先查这些。

  四周倒是也有些小旅馆,那里不用身份证可能也能住,但我也不敢冒这个险。

  想了想,我给张杰打了个电话,让他赶紧出来一趟,我就在医院不远处的公园里,找了个阴暗的角落,带着许新新一起过去,在那里先躲着,等张杰出来再想办法。

  夏天晚上热,即便现在是深夜,公园里也有稀稀疏疏的人影,不过我找了个花园的墙角旁,周围很安静,并没有人。

  在墙角坐下来之后,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现在应该暂时安全了。

  才刚坐下来,许新新马上就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吐了口气,把之前接到她电话,到最后带着她一路赶到医院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许新新听完,脸色变得惨白,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紧张的说,“你,你真的把张斌捅了?”

  我点点头,许新新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喃喃的说,“虎子,是我害了你……怎么办,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更zB新?0最X快!上酷)匠h网

  怎么办?我现在心里也是一片茫然,感觉天地之大,已经没有了活路。但听着许新新哭泣的声音,我必须得坚强一点,咬着牙说,“新新姐,你不要这么说,我已经叫了人出来,咱们先找个地方躲着,我找人去打听一下情况,等搞明白情况之后再说吧。”

  等我说完之后,许新新忽然停住了哭泣,抬起头来,伸手在脸上擦了一把,很坚定的开口对我说,“虎子,今天这事都怪我,张斌叫我去唱歌,我本来不想去的,但他说去唱了歌,最后聚一下,以后就没有关系了,我不该相信他的……虎子,我们去自首吧,就说张斌是被我捅的,是他要欺负我,我正当防卫才捅的,跟你没关系。”

  我苦笑一声,把她揽进了怀里,叹了口气开口说,“不行的,新新姐,当时那么多人都看见了。事情交给我来解决,你别多想了,好好休息一下,相信我,我能处理好的。”

  “那怎么办?怎么办?”许新新声音无比凄惶,靠在我胸口,说着说着,眼泪又出来了,呜咽着说,“都怪我……”

  我没再说话,伸手在她肩膀上轻拍着,安慰着她。过了几分钟,许新新又抬起头来对我说,“虎子,要不咱们跑吧?”

  “跑?”

  我一愣,许新新又急促说道,“对,上次我离家出走的时候去了南方,车票很容易买,咱们隐姓埋名,这样别人就找不到我们了,好不好?”

  我脑子里一阵茫然,如果捅死了张斌,不想坐牢的话,好像只能跑路了,但我妈怎么办?她就我这么一个相依为命的儿子,没了我,她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怎么活得下去?

  不行,我摇摇头,我不能抛下我妈,说不定张斌没死呢?

  但就算没死的话,我这也是故意伤害,肯定也是要坐牢的……怎么办?怎么办?

  就算跑路,我一个老爷们儿,吃点苦也没什么,许新新跟我一起走的话,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受苦?

  脑子里纷繁错乱,无数杂乱的念头闪过,我也彻底没了主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