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拿刀子捅人,即便在决定跟张杰和袁东他们一起混的时候,我也从来没用过这样的想法。

  但这一刻,捅完张斌之后,我一点都不害怕,甚至一点惊慌都没有。我一直都是个很冲动的人,张斌在刚才对许新新做出那样举动之时,我满心的疯狂已经把自己淹没了。

  即便捅了他一刀,我心里的疯狂也没有完全发泄出来,恨不得拔出刀子来,把他身上再捅出几百个窟窿来。

  对一个男人最大的羞辱莫过于如此,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人,永远不会体会我此刻的疯狂。

  张斌眼睛瞬间就瞪了起来,几乎要从眼眶之中脱落出来一般,他长大着嘴巴,双手捂着肚子,嘴里发出“嗬嗬嗬”的声音,仿佛已经吸不进去气了一般。

  四周原本吵闹的人群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长大嘴巴看着这边,即便他们是一些混久了的混子,但面对这一幕,依然全都呆愣住了,甚至都没有一个人走过来查看张斌的伤势。

  我头依然很晕,身上也很无力,但我没忘了自己是来救许新新的,我不再管张斌,艰难的往前走出两步,把许新新的衬衫拉在一起,把扣子一颗一颗的扣上。

  更,W新zA最快&$上0酷匠¤o网《,

  我双手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疯狂,弄了好半天才把扣子扣好,然后我把许新新扶起来,她眼睛闭着,但嘴里还在喃喃自语着什么,像是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也不知道张斌给她吃了什么东西。

  我蹲下身子,把许新新背在身上,咬着牙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张斌手下的人在外面围成了一圈,把我围在中间,但我背着许新新往外走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来拦我,所有人都这么直愣愣的看着我,整个包厢里,只有张斌发出的濒死的“嗬嗬”声。

  就这样,我背着夏娅从包厢里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走到门口外面,我双腿一软,差点就摔倒在地上。我拼命的咬着嘴唇,甚至已经咬出了血。

  刚才张斌手下的人只是被我震住了,但保不齐会不会有人反应过来追我,现在的我,已经再没有任何战斗能力了。

  幸好这段时间来我一直锻炼身体,身体比以前好了许多,而且今天还喝了酒才能忍住身上的疼,否则的话,我真不知道此刻我还能不能撑得住。

  我们那边虽然闹的动静很大,但这里是KTV,四周都是震耳欲聋的歌声,外面的人倒是也没有注意到我们这边的动静,我背着许新新走出来之后也遇到了几个服务员,但都是一脸惊恐的看着我,并没有人敢阻拦。

  等我走出KTV之后,才听到伸手传来了惊呼声,整个KTV里面好像都闹腾起来,不断有人喊着“杀人了,杀人了”,我拼尽所有气力,快步走到街边,拦到一辆出租车,钻进去之后,我眼前一黑,差点就要昏过去。

  但这种时刻,我怎么可能让自己昏过去?跟刚才一样,我拼命咬自己的舌头,让自己保持着清醒,冲司机说让他送我们去医院。

  因为咬了两次舌头,我舌头已经咬破肿了起来,连说话都有些说不清楚,那出租车司机估计是看到了我浑身是血的样子,心里害怕,也没敢说什么,车子发动起来,往医院极速赶了过去。

  一直到此刻,我才终于放松了一些,但依然不敢昏睡,忍着头昏硬撑着,好多次我都差点倒下去,但低头看看昏迷不行的许新新,心里头不知道怎么就又生出来几分气力,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

  也不知道这一路赶了过久,跟过了几个世纪一样,出租车终于到了医院,那司机是个好人,停车之后,先跑到急诊部叫来了医生和护士。

  这时候我连下车去的力气都没有了,医生和护士门打开车门,把我和许新新往外拉的时候,我看清楚他们身上的白大褂,这才心里松了一口气,彻底昏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刚一睁眼,就感觉头上一股剧痛传过来,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这时候旁边一个声音传过来,问我说,“你醒了?”

  我抬眼看过去,是个女医生,她正站在我旁边,拿着笔在写着什么东西。

  我脑子里一下回忆起之前的事情,慌忙问她说,“跟我一起来的那个女孩儿怎么样了?”

  那女医生说,“她在隔壁的病房里,初步诊断是服食了致人昏迷的药物,已经催吐过来,身体还很虚弱,休息几天就没事了,倒是你,头上的伤口很严重,虽然已经缝合好了,但失血有些多,需要多休息……”

  不等她说完,我抬手往头上摸了一下,脑袋上包着纱布,伤口应该已经完全处理好了,我直接从病床上跳了下来,手上一痛,才发现手背上还扎着吊瓶,我直接把针头拔掉,问那女医生说,“从我来到现在过了多久了?”

  女医生被我的举动弄的目瞪口呆,反应过来之后才皱着眉头训斥我说,“你这孩子,你受伤很严重,需要躺下来静养,你别……”

  我哪有时间跟她废话,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胳膊,又问了一遍,“从我来到现在,过了多久了?”

  女医生似乎被我弄害怕了,小声说,“大概,大概有四个小时左右吧。”

  四个小时……我松开手,冲出病房,推开隔壁病房的房门,往里面一看,许新新正躺在床上,眼睛闭着,似乎还在昏迷之中。

  我跑到她旁边,用力推着她叫了两声,许新新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我等不及了,直接把她扶起来,准备背着她离开医院。

  张斌那边我不知道怎么样了,但那一刀捅到他肚子上,不死也差不多了。我跟许新新不能在医院多呆,谁知道什么时候警察会找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