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许新新的声音,我脑袋上的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整个人瞬间就清醒了许多。

  “新新姐?新新姐你在哪里?发生什么事了?”我捏着电话,急冲冲的连忙问道。

  许新新似乎喝了很多就的样子,声音断断续续的,而且还很模糊,又说道,“我在……银……银柜,我在……卫生间,偷偷打……房间号……四个……”

  我听到这里,电话里面传来一阵噪音,像是手机摔到了地上发出的声音,我冲着手机大喊几声“新新姐”,但听筒里面却再也没用声音传过来,过了一会儿,通话直接断掉了。

  放下电话,我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心里慌的不行,脑子里只剩下了一个念头,许新新出事儿了!

  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斌,许新新昨天说她这两天会去找张斌面谈一下,妈的,肯定是张斌,肯定是这狗东西!

  我紧捏着拳头,用力深吸了两口气,现在不是慌的时候,我尽量让自己稍微平静了一点,给许新新的电话拨了回去,可听筒里只传来手机已经关机的提示音,我连着拨了好几遍,都是关机。

  我心里的慌乱在也忍不住了,捏着拳头狠狠在自己腿上砸了两下,现在不是慌的时候,许新新肯定是出事了,她应该是只给我打了电话,只能靠我去救她。

  我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回想着许新新刚才说的话。

  她说什么银柜,卫生间,还有房间号是四个什么的,这几个词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卫生间什么的我听的懂,她应该是躲在卫生间里偷偷给我打的电话,但房间号是什么意思?难道她被张斌带到了宾馆里面?

  妈的,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我感觉脑袋都炸了,恨不得现在就过去把张斌活活打死。

  都说喝酒之后会做出来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但我最近这段时间也喝了不少次酒了,从来都是只觉得头昏头痛,从来没有觉得有热血上涌的时候,但这一刻,我感觉身上所有的血液都涌进了脑子里。

  我从未觉得像此刻一样暴怒,但无论如何现在不能发怒,我要维持清醒。

  如果是宾馆的话,那银柜两个字是不是宾馆的名字?想到这里,我一下觉得逻辑完全通顺了,连忙重新拿起手机,给张杰和袁东他们拨过去。

  谁知道我连着拨了他俩的电话,都没有打通,估计是刚才喝酒都喝太多了,这俩家伙现在也醉了。

  妈的,屋漏偏逢连阴雨,如果真的是张斌,靠我一个人去是肯定不行的,我拿着电话,把手机里存的几个比较核心的兄弟电话一个排一个的拨了过去,可比较核心的兄弟都参加了今天的饭局,一大班人都喝的差不多失去意识了,一直都没人接电话。

  许新新那边谁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我去的晚了,虽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我脑袋上的血管突突跳着,这个时候实在管不了太多了,我必须马上赶过去,想到这里,我抬头往车窗外面观察着,不一会儿到了一个五金杂货的店里,我连忙让司机停下车,给了他点钱,让他在这里等着我。

  下车之后,我忍着头昏,踉踉跄跄的快步跑到五金店里面。

  我一个人过去,肯定打不过张斌他们,为了救出许新新,我必须得带些趁手的家伙才行。

  上回我们买钢管的那个五金店里,卖的就有一些刀子匕首什么的,以前我不敢动刀子,但这回顾不了那么多了。

  我冲进五金店里,开口就问老板,这里卖的有没有匕首砍刀?

  这些店里卖匕首砍刀这些东西本来就是违法的,只敢偷偷摸摸的卖,还生怕出事,而现在我眼睛血红,满身酒气的冲进来,那老板估计是吓坏了,连忙冲我摆手,说他们这里卖的没有,让我去别的地方找。

  这时候我他妈哪里还有时间去找,许新新那里十万火急!我冲上去一把抓住老板的脖子,眼睛里面几乎瞪出血来了,恶狠狠的冲他说,“你他吗别唬我,五金店里没有那些东西?没有的话,把你们家做饭的菜刀给我拿出来!老子不会少给你钱,但你要是不卖给我,我今天就弄死你!”

  那老板是个中年人,个子不高,但身体有些粗壮,论打架我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但此时此刻,为了救许新新,就是一只老虎站在面前,我打不过也敢冲上去拼命,那老板可能是被我的气势吓到了,脸色有些发白,连声说,“小兄弟,有话好好说,你先放手,我这里有几把匕首,平时我自己弄着玩的,我马上给你拿过来。”

  我当然不可能放手,冲老板恶狠狠的问道,“在哪里?”

  老板伸手往墙边的柜子里面一指,说就在那里,我松开手,一把把他推出去,快步走到墙边,打开柜子,里面果真有三四把匕首,我随手拿起来两把,从裤子兜里掏出来一把钱,也不管有多少,扔给那老板之后,拔脚就往出租车上跑过去。

  虽然十万火急,但我还没完全丧失理智,跑到出租车上的时候,我把匕首藏在衣服下面,不让出租车司机看到,要不然的话,他再拒绝载我过去,就真的耽误大事了。

  重新坐到车上,我问出租车司机,知不知道有个叫银柜的宾馆,出租车司机说没听说过,但有个KTV是叫这个名字的。

  酷1匠B网vF首发0

  我一听这才明白了,估计许新新是在KTV里,我心里涌生出来了一点希望,连忙让司机把我载到那个叫银柜的KTV。

  出租车司机估计是听出了我声音里的急切,一路车速都很快,十分钟左右就到了地方,我匆匆下车,抬眼一看,是个规模不大的KTV,地方也有些偏僻,门口五彩霓虹灯,上面写着“钱柜KTV”。

  应该就是这个地方没错了,我伸手摸了摸别在裤腰上的匕首,深吸了一口气,抬脚走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