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娅走了之后,张杰和袁东嘻嘻哈哈的又没了正行,纷纷笑着向我表示祝贺,还说夏娅这种美人,只有我这种英雄才能配得上什么的,虽然嘴上说的没个正行,可他们眼睛里真挚的祝福和羡慕,我还是能看出来的。

  能让夏娅这样的女生倾心,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说实话,我自己心里也多少有些窃喜,但也有不少惶恐,不是惶恐我们之间有没有未来,而是惶恐于,我自己并没有夏娅说的那么好。

  因为这一场插曲,我们也没再坐多久,不久之后就分头回家了,临走时候,袁东冲我说,“虎哥,你明天可得好好考试,别到时候被嫂子比了下去。”

  说完,这家伙拉着张杰,撒丫子就跑了。

  看着他们欢快的样子,我心里也很开心。自从当初因为方小晴,跟许新新之间闹出误会之后,我就时常觉得,这个世界上最难理解的就是女人的心思,以前我对夏娅的心思也不理解,可没想到,今天无意中居然听到了她的真心流露。

  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大概就是你欣赏一个优秀女生,同时她也很欣赏你了吧。相看两不厌,绝对是最暖心的一句诗。

  晚上回到家里,我妈也特意请假早早下班回来了,给我做了一桌子菜,说是犒劳我这段时间的辛苦,让我把学习的事情先放到一边,好好吃顿饭,休息一晚上,第二天迎接中考。

  单亲家庭,患难母子,我和母亲之间的感情,不敢说比其他人更深刻,但至少,处于这个年龄通常会有的年轻叛逆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即便有时候心里也会有些古怪的想法,有时候也会做些离经叛道的事情,但面对我妈的时候,我总会保持着心底最深处的一丝柔软,这些年来,我从未跟我妈吵过一次架,而且我相信,以后我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吃饭的时候,我妈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欣慰和骄傲,虽然中考还没考,但平时我的成绩我妈都知道,这些年我从未让她失望过。

  饭后,我妈一个人收拾着桌子,我想过去帮把手,我妈却催着我早点去睡觉。

  我平时一贯睡觉都比较迟,这么早也睡不着,但为了让我妈安心,我还是早早去冲了个澡,躺床上睡觉去了。

  此时已经入夏,天气热的很,我们新租住的房子里有空调,比以前好了许多,不过即便有空调,我妈也不舍得用,总想着省点电,只有我房间的空调,每天晚上我妈都会提前打开,让我能安心睡觉。

  很舒服的躺在床上,虽然并不担心明天的考试,但我也睡不着,拿着手机,给许新新拨了过去。

  这些天来,给许新新打电话的习惯我一直保持着,这已经成了我释放压力的一种方式。

  很快电话就拨通了,我轻声跟她说着话,告诉她我心里对袁东张杰他们的担忧,对以后高中生活的向往,还说着假期的安排。

  一开始,许新新还是跟往常一样,只是沉默的听着,电话那头根本没有一点声音,不过到最后我说了晚安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几个月来,一直安静的电话听筒里面,终于传出了声音。

  “李虎,好好考试,不要让关心你的人失望。”

  这个声音纤细清脆,跟我印象中许新新的开朗外向并不太相符,但我能听出来,这的确是许新新的声音。

  一开始,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以为这是幻觉,沉默了几秒钟之后,我这才终于意识到,是许新新,她终于开口跟我说话了!
一瞬间,这些天来积攒的各种莫名心绪全部翻滚起来,我又是高兴,又是心酸,还夹杂着一丝委屈,到最后,千百种思绪交织在一起,我只是轻轻的叫了一声,“新新姐……”

  许新新就像是我的精神寄托,在我最无助,最灰暗的岁月里遇到了她,也正是因为她,我才走出了那片灰暗阴郁的天空。在我心里,总有一片柔软的地方,只为她留着。

  这一声“新新姐”里饱含的感情,我不知道许新新能不能听的出来,但起码感动了我自己。

  三个多月的苦苦坚持,到了今天,许新新已经不再是那个当初经常在我身边出现,让我感觉有血有肉的许新新了,她的影子在我心中变得飘忽不定,甚至连面容都变得模糊起来,这种感觉让我很害怕。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一个飘忽不定,看不清面容的影子,我拼命想去抓,但我们中间的距离远的就像天涯海角,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抓不住。

  但在这一刻,我的心一下就安定了下来,许新新也再不是我心中一个模糊的记忆,而是就在电话那头,让我魂牵梦萦的一个人,一个有血有肉的漂亮女生。

  听筒里面又是长时间的沉默,许久之后,许新新才叹了口气,声音还是那么好听,但我却觉得她不再像是以前那个坚强倔强的新新姐了,似乎整个人都柔软了许多,这些日子,想必她也过的不好。

  许新新轻声说,“在呢,我一直都在听……明天就是中考了,今晚你要早点睡,知道了吗?”

  “嗯。”我使劲点了点头,也不管隔着电话许新新肯定看不见。

  “那就晚安啦。”许新新轻声说完,似乎就准备挂断电话了。

  我心里莫名来了一阵惶恐,仿佛觉得挂断了电话,许新新就又变成了一段模糊的记忆轻烟,我着急的说,“新新姐,新新姐。”

  “在呢。”许新新纤细清脆的声音又传了过来,让我慌乱的心里重新安定了下来,她轻声问我说,“什么事?”

  “新新姐,我想你了。”

  许新新又沉默了,过了一会儿,她幽幽叹了口气说,“傻弟弟,你明天要考试,别想那么多,早点睡觉。”

  酷:"匠网首lA发x

  “不,新新姐,我想见你。”

  这次许新新没有沉默,很快就开口说,“不行,你今晚必须早点睡,等你考完试再来找我。”

  理智告诉我许新新说的才是最正确的,可内心一股涌动,让我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我像赌气一般继续说,“不,新新姐,我现在就要见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