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夏娅,我心里总会有一丝尴尬,同时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遗憾。

  错过了这个女孩,以后我这辈子都不一定会再遇到这样一个无论外貌还是心地都如此完美的女神了。

  酷N.匠网永j}久8免8费I?看%小e{说¤

  妈的,怪不得上帝要创造“女神”这个词,这种完美的女生,本来就是拿来仰慕用的吧。

  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夏娅先开口说话了。

  “李虎,我今天的高中志愿表上填的是我们学校的高中部,你的应该也是吧?”

  我一边收拾东西,沉默的对她点点头。

  夏娅“嗯”了一声,又说道,“以我们的成绩,到了高中部,肯定都会分到宏志班,到时候说不定还会做同桌。”

  “宏志班”是我们学校高中部划分的最优秀的班级,成绩最顶尖的人都在那里,以前很多学校都有这种分班,这些年因为社会舆论,公立学校基本上都没了这种情况,但我们学校是私立学校,依然还保留着这种分班。

  我叹了口气,虽然夏娅只是很平常的说着这些事情,但我心里怎么听不出来她话语背后的弦外之音?

  有时候我也想不明白,明明只是普通的同桌,为什么夏娅这种女神,偏偏就看上了我这种屌丝?

  一贯书呆子的她,能把话说到这种份儿上,如果我心里再没有一丝感动,那就是冷血动物了。

  但我苦笑着摇摇头,对她说,“班长,以后的事情可说不准,还是多谢你这一个学期的帮助,如果以后还能做同桌的话,那我们……我们还能做好朋友。”

  “好朋友?”夏娅看着我,轻声的反问了一句。

  初中生活就要结束了,我是想狠着心把自己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给彻底完结掉,但看着夏娅娇好的面容,我的话也只能说到这种地步,更残酷的话,我根本说不出来。

  但即便是这样,夏娅这种蕙心兰质的女生,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我的弦外之音?

  可夏娅好像偏偏就没听出来,反而是冲着我一笑,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编贝小齿,冲我小声说道,“那么李虎,高中见啦。”

  说完之后,她便拿着书包,转身往教室外面去了,那里有个在等着她的外班女生,两个人打了个招呼,一起走远了。

  直到她离开很远之后,我才从刚才的惊艳中清醒过来。古人说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以前看到这些词语的时候,我都忍不住闭上眼想象,如此美好的词汇,怎么样的女生才能将其表现出来,以前我觉得词语的美好是不可能跟现实结合起来的,但刚才夏娅的那一笑,却让那些最美好的词汇,都仿若暗淡了下去。

  良久之后,我才吐了口气,管他妈的那么多事干嘛,真要有缘分的话,高中时候我再去思考这些问题吧。

  我收拾好东西走出教室,袁东和张杰已经在那里等我了。从今天离开学校之后,我们的初三生活就算是结束了,即便混不吝如袁东,此刻脸上也有些唏嘘落寞,这收敛了我们三年青春的学校,不管这些时光是美好还是不幸,终归都会封存在我们记忆里,成为一生最重要的东西。

  更何况,毕业之后,将来的高中生活充满了不可知,以袁东和张杰的成绩,想读我们学校的高中部很困难,张杰还有些希望,袁东干脆就是绝无可能。

  除了他们俩,其他绝大多数兄弟,也都一样,初三这最后一学期交来的兄弟,到了高中之后,可能就真的像那首歌里唱的一样,散落在天涯了。

  在此刻的离别气氛下,这些都是我们不可避免要想到的问题。

  我不是没想过干脆跟袁东他们去别的学校算了,但许新新在这里,我妈对我的寄托在这里,夏娅也在这里,我真的能不顾这些,洒脱的走掉吗?

  当然不可能。

  我吐了口气,笑着拍了拍袁东的肩膀,跟他俩说,咱们出去找个地儿坐坐,就当是庆祝初中毕业吧。

  没有叫别人,就我们三个,一起出去到了校外不远处的一个挺安静的水吧里。

  平时我们聚在一起,不是喝酒就是闹腾,安静的地方几乎从来没呆过,但今天的心绪显然不是闹腾的时候。

  坐下来之后,我们也没喝酒,只是点了一壶茶,小声探讨着将来的问题。

  想聚到一个学校里几乎没有可能,袁东说他肯定不可能考上我们学校,而张杰也说,他的成绩有些吃力,而且即便能考上,高中部更加高昂的学费他家里也不一定能应付,所以他最大的可能还是去距离他家比较近的二中。

  除了他之外,袁东和其他考不上我们学校的兄弟们,最终的归宿,极有可能都是二中。

  当初跟张俊他们打架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一直很陌生的二中,最终会跟我们牵扯到一起。

  说完他们的情况之后,张杰笑着说,其实去哪个高中都一样,反正距离也不远,以咱们兄弟的本事,分开到各个高中里面,没人都拉上一个新队伍,到时候发展肯定比现在更好。

  展望完美好的未来之后,张杰还看着我说,虎哥你可是兄弟们的骄傲,上回你在学校大会上演讲时候的情形我现在还记着呢,到时候你中考考个市状元啥的,说出去咱们兄弟们也有面子。

  “屁个市状元,我可没那本事。”我笑骂一句,开口说,“要是兄弟们都去二中也行,十几分钟的路程,到时候真有什么事,来回也能照应。先别考虑这些事了,你们俩中考也努力一下,指不定就考上了呢。”

  袁东和张杰一起苦笑。

  我们瞎扯着又说了几句话,张杰忽然叫我了一声,伸手往水吧门口那边指了一下。

  我是背对着门口的,看到张杰的动作,我转身往那边一看,门口吧台那里,夏娅和刚才那个等她的外班女生站在那里,跟服务员说着什么。

  怎么她们也来这里了?

  这个水吧每个座位都是有小隔间的那种,彼此都有一个独立的空间,夏娅她们在吧台站了一会儿之后,就跟服务员一起往我们这边走过来,最后在我们隔壁的小隔间里坐了下来。

  刚才夏娅跟我道别的时候,我心里还好生唏嘘了一阵子,真没想到,这才几分钟,就又见面了。

  亏我刚才还想着什么缘分不缘分的,要是真算缘分,我俩之间太他妈有缘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