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粗细的钢管,这一次我们还专门挑了上面带着焊接螺帽的那种,每根一米长,顶端的焊接螺帽完全就是一个铁疙瘩,跟拳头差不多,但却比拳头硬了许多。

  这东西挑出来一模一样的三十三根不大容易,最后还是给了五金店老板大价钱才让他特意去弄齐了。

  昨天那一架,如果没有手里的钢管,我和袁东他们也支撑不了那么久,虽然打输了,但手里家伙的好坏我们却都品了出来,这次复仇,只能赢,不能输,所以,必须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一根钢管放在手里没多重,但三十三根加在一起,也是个不小的负担,我让老板弄了三个袋子装起来,我们三个一人提着一袋,出门之后,到附近的公园里,找了个僻静的绿化树下面,把袋子丢在地上。

  袁东去附近转了一圈,也不知道从哪家小饭馆里寻摸了一个木凳子过来。他把凳子放到地上,从袋子里拿钢管出来,抡圆了胳膊,往凳子上一砸。

  只听一声巨响,好端端的木凳子居然已经散了架。

  这钢管上面加个铁疙瘩,简直已经成了杀人凶器,真他妈的猛。虽然这玩意是我去五金店的时候,临时起意挑出来的,但这时候我和张杰还是看的目瞪口呆。

  我又从地上捡起了一根凳子腿,左右挥舞了两下,感觉跟之前我们用的棍子差不多,然后我举着凳子腿对袁东说,“我用这个,你用钢管,咱俩打两下试试。”

  袁东听我这么说,牛眼一瞪,马上答道,“这不公平啊,我手里这家伙可猛,打伤你了咋办。”

  “草。”我骂了一句,“又不是让你真打,就是试试这铁疙瘩有多厉害,你注意点儿分寸。”

  袁东听我这么说,才抓着脑袋,嘿嘿笑着抡起了手里的钢管。

  我也原地站好,咬着牙用里把手里的凳子腿往袁东身上砸过去。

  "E酷匠Jb网首!发%m

  袁东这家伙虽然看起来傻乎乎的,但手上的活儿可不简单,也没见他用多大力气,在我的凳子腿抡过去的一瞬间,他把钢管往前一砸,顶端那铁疙瘩好巧不巧的正好砸到我的凳子腿上。

  又是一声响,我只感觉手里一震,震的虎口发热,半条胳膊都发麻了,几乎抓不住凳子腿。好不容易才拼命抓住了凳子腿,但只听“咔嚓”一声,手腕粗细的凳子腿居然从中而断,我手里只剩了半截,另外半截被砸断后,飞出去老远。

  我们三个人都是暗暗咂舌,虽然只是钢管上多了一个铁疙瘩,但这战斗力,真他妈的翻了个翻都不止。

  要是昨天我们所有人手里都是这家伙,张俊那伙人,绝不可能一开始就把我们打的溃败。

  震惊之后,我们三个对视一眼,彼此心中都多了几分胜算。

  倒是张杰这时候又凑到我面前,有些担心的说,“虎哥,这东西厉害是厉害,可到时候真打起来了,一不小心,哪个兄弟下手太重的话,恐怕会出事啊……”

  张杰不愧是心细之人,这个时候还能考虑到这个问题。我脸上的笑容也收敛起来,仔细思索了一下这个问题。

  说实话,如果不是他提醒,现在我完全蒙蔽在复仇的情绪里,说不定最后真的会搞出不可收拾的大事。

  我点了点头说,“这事我会注意,不过也不用过于担心,毕竟跟二中的人相比,咱们并没有优势,只能靠着比他们更狠,才能赢。”

  袁东把手里的钢管往地上一砸,大声说道,“没错,咱们不拿铁疙瘩往他们脑袋上招呼不就行了?妈的,这么大个铁疙瘩,砸到身上就够他们受了!”

  张杰也点了点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对我问道,“虎哥,接下来咱们做什么?”

  今天是周末,想找强宁他们,当然没办法去学校,我思索了一下,开口说,“一会儿把咱们的人叫过来,互相打听一下,问出来强宁家的地址,咱们去他家附近蹲点儿,等他一露面,就干这个煞笔。”

  张杰这时候却冲我摇了摇头,开口说,“难道我们还拿着家伙打上他们家门?咱们在学校里打架还没什么,但如果被他们家人参与进来,恐怕咱们这仇可就报不了了。”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报仇的心思,张杰这一盆冷水泼下来,我才稍微冷静了一点,他说的没错,我们要真拎着钢管去找强宁,被他家里人看到,绝对会直接报警,到时候会闹成什么样,可就不好说了。

  张杰又开口说,“虎哥,咱们报仇也不急这两天时间,还不如让兄弟们再养养伤,咱们也好好合计一下,争取到时候万无一失。”

  他说的在理,我虽然很着急,但也说不出来什么反对的话。这事确实是我有点不冷静了,都是因为那天发生在张杰身上的事太让我愤怒。

  我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张杰的话,让袁东打电话通知一下下面的兄弟,这两天就好好养伤,报仇的事等下周一开学之后。

  接下来我们又好好合计了一下报仇的事,二中毕竟距离我们学校太远,贸然去找他们不太明智,而且昨天那件事,强宁做的孽更可恨,更何况,经过昨天那件事,学校里面肯定会各种风言风语的乱传,到时候我这刚坐上的初三老大的位置恐怕也不稳定了,必须得立刻找强宁开刀,把我们丢掉的东西再捡回来。

  至于二中的人,我们处理好强宁,做好完全准备,就直接打上门去找他们!

  制定好下一步的计划之后,因为我们身上都还带着伤,也不便在外面多呆,我就让他们先回家去了。

  临走的时候,我叫住了张杰,给他丢了一根烟,我俩抽了半根之后,我开口对他说,“杰哥,我知道咱们现在力量有限,打强宁没问题,找二中的人报仇也有一战之力,但出了校园,涉及到社会上的事情,以我们现在的力量,根本无能为力。但杰哥,你相信我,我不光要打张俊,还要报复他一家人,早晚有一天,你家的仇,我一定会给你报回来。”

  站在我的角度上,其实我心里很明白张杰的心思,昨天张俊对他的羞辱不算什么,张俊全家人对他一家人做的事情才是他仇恨的根源,既然是兄弟,我自然要为他着想。

  可能张杰也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楞了一下,老半天之后才低沉的声音对我说道,“虎哥,谢了。”

  我摆摆手说,“兄弟之间,没那么多废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月中马说:

  多谢“Monicaae03”的一千多台挖掘机,还有“super二货胖子”、“你的芳香”、“别调戏我、小心”等兄弟的挖掘机,十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