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上次看到许新新和张斌走在一起之后,我就尽量不让自己想许新新,不是因为生气,更不是因为不喜欢许新新了,而是因为我害怕。

  我害怕失去许新新,是她让我鼓起勇气面对生活,是她把我从恐惧的泥潭里拯救出来,也是因为她,我的整个人生才有了起色。失去她,我就会失去一切勇气。

  思念是一种病,平时尽力压抑的时候,甚至连自己都忘记了,但在这样一个寂静的夜晚,这种病猛烈的爆发出来,根本无法抑制。

  我拿出手机,拨了那个无比熟悉的号码过去。电话是通着的,很快听筒里面就传来了嘟嘟的等待音。

  我心里使劲儿跳着,既期待又恐惧,等到“嘟嘟”的等待音忽然中断的那一霎那,我心脏几乎都要停住了跳动,紧张到了极点。

  许新新接了电话!

  我带着颤抖的声音,小声的说,“新新姐?”

  听筒里面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微弱的电流声嗞嗞响着。

  我又叫了一声,许新新还是不说话,但我心里有很强烈的感觉,许新新就在电话的那头,默默的听着。

  我开始跟许新新道歉,开始跟她说我这些天心里的后悔,以及对她的思念。我告诉她,我不能没有她,也告诉她,我一定不会失去她。

  我不知道该怎么补救当初犯下的错误,只想用话语打动她,让她原谅我,只是听筒里一直没有声音,许新新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等我说完这些话之后,许新新挂了电话,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最后电话即将挂断的时候,听筒里终于有了一丝微弱的声音,似乎是哭泣声。

  挂了电话,我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静。我现在无比的后悔,当初我怎么就那么冲动,许新新跟我交往了这么久,虽然她一直表现的很柔和,但骨子里,她还是我当初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很有性格的许新新。

  她有自己处理问题的方法,更有自己的骄傲,而我当初做的那些事情,对她来说,的确是太残酷了,只希望一切都还能补救吧。

  今天这一通电话,我也不知道究竟算不算一个好的信号,但一下子,让我觉得跟许新新的距离又拉近了许多,不再那么飘渺虚幻。

  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以后每天晚上都在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

  第二天到了学校,强宁的人过来找我了,带了一句话,说那天商量的事情,他们答应了,等周五下午,大家在校门口集合。

  这个结果一点也不出我预料,强宁只要不傻,最终只能答应我,他没有别的路可走。

  与此同时我也松了一口气,虽然心里已经下定了决心,强宁要是不同意,我就先跟他开战,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今这个结果算是最好的了。

  跟聪明人打交道,远比跟一个冲动的笨蛋打交道好,即便这个打交道的人是敌人。

  我把这个结果告诉了袁东他们,让他安排好下面的兄弟,不用再准备跟强宁开战的事了,让大家同心协力,做好周五跟二中的人开战的准备。

  张杰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跟我一样,都松了一口气。这件事从本质上来说,还是因他而起,所以张杰心里一直挺愧疚的,现在这个结果也算是让他的愧疚之心略略恢复了不少。

  而袁东很无所谓,这家伙脑子简单,心里根本不想那么多事,他的主意就是别管什么强宁,我们直接跟二中的干,能打赢就赢,打不赢就输,回来积攒一下力量,以后再把仇抱回去,不想那么多有的没的。

  其实说实话,袁东这种想法说不定才是最好的,简单明了,潇洒霸道。但处于我的地位上,就容易患得患失,架打输了,人心肯定散了,以后队伍就不好带了。所以我不能容忍失败。

  ,X酷T;匠网√`唯&‘一N%正版{,-%其他都W是、盗\版:

  转眼之间,就到了周五。

  中午的时候,袁东已经把打架用的棍子都带来了,人手也组织了起来,大家中午已经见了一面,棍子也一人一根的发了下去。

  当初只有我、张杰、袁东,以及老鼠他们几个人的时候,那一袋子棍子每次都发不完,但这一次,袁东召集来的人手足有三十多个,一袋子棍子居然也不够用了,他跟张杰俩人去了一个五金店,花大价钱买了几个自来水管,一米长一根,尽头处还带着铁疙瘩,看起来无比的凶悍,杀伤力远比之前的木棍更强。

  这些钢管一共弄了八根,正好够我们之前的八个老兄弟用,那么空出来的木棍发下去,正好也能人手一根了。

  准备好了这些东西,张杰又过去跟强宁最后联系确定了一下,让他们也做好准备,终于算是万事俱备了,只等着二中的人到来。

  即便做了完全的准备,但究竟最后是个什么结果,谁也说不准。

  下午一放学,我们第一时间就从教室里赶了出来,我匆匆往外面跑出去的时候,夏娅又转头盯上了我,显然也从我的动作里察觉到了不对劲,不过这时候我可没时间跟她纠缠了,万一被她缠住,非让我不打架,那可就蛋疼了,所以我干脆二话不说,直接撒腿跑了,气的夏娅在后面直跺脚。

  匆匆赶到校门口,我们这边的人基本上都聚齐了,一共三十三个人,所有人袖子里面都藏着棍子,脸上满是激动的神情,几乎掩藏不住。

  看到我到来,三十几个人齐齐喊了一声“虎哥”,很有几分水泊梁山忠义堂里的风采。只不过这是在校门口,我们也不敢太放肆,我摆了摆手,让他们不要说话。

  这时候强宁也带着人过来了,他们依然还是原本的十二个人,所有人袖子里也都鼓囊囊的,显然也带了家伙。

  这样一来,我们这边就有四十多号人了,尤其强宁手底下的人,战斗里也十分强悍,这下子,所有人信心都凭空增添了不少,大家一起往外面走了。

  我心里也终于有了信心,不过我一贯谨慎,即便这个时候,还是觉得这么正面硬碰硬不太好,我必须得给自己留下点余地。

  仔细思索了一下,我把强宁叫了过来,让他带着他的人不要跟我们走到一起,我们先去小胡同里,让他等两分钟左右再过去。过去之后,也不要直接跟我们会和,而是见机行事,等我们跟二中的人干起来之后,再加入战团。

  我平时爱看书,很多书里写古代打仗的时候,都要设置中军和侧翼,中军迎战,侧翼奇袭,这样才是取胜之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