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强宁带着他的人从胡同后面离开了,根本没跟我们说一句话,我心里也没在意,两边本来就有仇,虽然我们这回帮了他,但也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们就会感激我。

  强宁的人走了之后,我们这边也聚了起来,我让袁东他们去看看下面兄弟有没有受伤的,带着出去包扎一下什么。袁东去检查了一圈,没什么人受伤,本来刚才就只打了一会儿,所有人也没动家伙,只是拳脚相向,自然不太可能受什么伤。

  这些善后工作做完之后,那群新加入的家伙,虽然刚才打架的时候不行,但现在打完了却一个个都很兴奋,还不停吹着牛逼,说刚才把那群人打的落花流水什么的,吹完牛逼还叫着我,说一起去喝酒。

  我本来是不太想去的,但考虑到张杰现在的情绪,去喝个酒倒也不是坏事,所以我就点头应了下来。

  一群人找了个小饭馆,坐了两三桌,随便找了点菜就开始喝酒了。

  我把其他人都支到了一边,只有我、袁东和张杰坐在一张桌子上,张杰表情还是有些冷漠,我们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多说话,只是陪着他喝酒,等一人灌了三四瓶,有点醉意上来的时候,我又问张杰刚才到底是什么回事,那个烫发头跟他是什么关系。

  TL更新最9快上酷匠网:。

  这次张杰终于开口了,他又灌了一口啤酒,才苦笑着说道,“你们刚才也听见了,他是我二叔家的,算是我堂弟。”

  我皱皱眉头没说话,袁东在旁边把我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他小声说道,“都是亲戚,怎么结仇了啊?”

  张杰摇了摇头,脸上表情又变得狰狞起来,冷冷的说,“不是我跟他有仇,是我们家跟他们家有仇。”

  在我们的追问下,张杰终于把他今天为何如此愤怒的原因说了出来。

  张杰他爸几年前跟他二叔,也就是那个烫发头张俊他爸合伙做生意,后来利益上起了冲突,他爸被他二叔坑了,生意赔了,负债累累,家徒四壁,他二叔却趁机发家致富了,两家人从此就成了仇人。更可恨的是,他爸后来借钱还债抵押了房子,他二叔不知道怎么回事把他家房子给弄到了手里。张杰说他永远不会忘记他二叔带人把他一家人赶出家门的情形,他当时就发誓,将来一定要报复回去。

  听完他讲的故事,我和袁东都沉默着说不出话来。

  我们现在在学校里是混的不错,但也仅仅如此罢了,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无力做到的,比如说我家里的困境,比如说张杰家里的困境。

  我也实在没有想到,平时一贯温文尔雅的张杰,背后还又如此心酸的故事,莫名的,我从他身上看到了一点自己的影子。

  以前我就觉得张杰跟我是一类人,现在这种感觉更加深了一些。

  我想说些话宽慰一下他,但实在找不到合适的话,最后还是又开了一瓶酒倒上,说不出来话,就陪他喝醉吧。

  那天晚上我们喝了很多酒,回家的时候都打飘了,不过第二天是周末,我妈正好又上夜班,回家之后,我一觉睡到了天亮。

  周末时候我去办了张银行卡,袁东把这周收上来的钱给我送了过来,足足有一万块钱。

  虽然之前已经有心里准备了,但听到钱的数目,跟真的看到这些天摆在自己面前,还是有很大区别的。看着这些钱,我心里很是感慨,前几天我听我妈说过,她已经看了房子了,准备再租个地方,但钱还是缺一部分,只能等她再攒一个月工资才行。

  我妈每个月那么辛苦的工作,不过只能赚三千块钱,而我什么都没做,只是打了几次架而已,现在就有一万块钱摆在了我眼前。

  现在我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把钱拿给我妈,凑够租房子的钱,让她不要再这么辛苦,不要再去上别人不愿意上的夜班,不要再为了便宜几毛钱的菜钱,跑到很远的市场买菜。

  我把袁东和张杰叫了过来,告诉他们说,我要把收上来的钱拿走一部分用,袁东奇怪的看着我说,这钱本来就是我的,我爱怎么用就怎么用,不用征询他们的意见。张杰也是笑着跟我这么说。

  看来他们是真的把我当作老大了。我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心里把他们当成了真正的兄弟。

  我把一万块钱分成了两部分,拿了五千存到了银行,剩下的五千等我妈晚上回来的时候交给了她。

  我妈看到这些钱吓坏了,连忙问我从哪里弄的钱,我不想骗她,但这件事实在不能说实话,只好跟她说,是学校里发的助学金。

  我上次考试是班里第一名,全年级的第三名,再加上我以前的学习成绩也一直很好,这个理由我妈自然不会怀疑,反而开心的流了眼泪,把我抱在怀里,说我是她的骄傲。

  虽然我骗了她,但我一点也不后悔,反而很开心,我终于能帮上忙了,终于能撑起我的家庭,让我妈稍微休息一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月中马说:

  三更完毕,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