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沉默着不说话,连袁东都看出来不对了,他把手上吃的东西放下,凑过来也满是担心的问道,“杰哥,到底咋回事儿啊?咱兄弟还有啥不能说的?”

  张杰还是沉默着不说话,但脸上愤怒的表情更加严重了,甚至眼睛里面都有血丝泛出来。我心里也很着急,忍不住大声冲他说,“老爷们儿别婆婆妈妈的啊,到底什么事儿,你说出来,咱们一起去应付啊。”

  张杰终于开口了,他咬着牙只说了一句话,“虎哥,我想打人。”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说的我愣了一下,然后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肯定是去找刚才那群外校的学生打架。

  刚才经过校门口的时候,我特意注意了一下那群外校学生,他们至少有二十个人,看年龄应该跟我们差不多,但身上都有种类似于强宁他们那种老混子的气质,一看就是不好惹的。

  我现在说起来手底下也能拉出来二三十号人,但大多都是新加入的,素质良莠不齐,也没一起打过架,真动起手来,他们敢跟着一起拼命,还是吓得屁滚尿流,我心里一点底走没有,真正能指望的,其实还是我们班这十几个兄弟。

  说实话,真跟那群人干架,我心里并没有必赢的把握。但看着张杰现在这愤怒的样子,拒绝的话我也绝对不可能说出口。

  什么是兄弟?兄弟就是你有事的时候,他二话不说就能跟你一起上的人。我跟袁东张杰他们混在一起,最初心里想的不也是,以后我跟张斌干起来了,他们能跟我一起上吗?

  我心里都这么想,现在张杰有事,我怎么能不跟他一起上?

  脑子里这么想着,我咬咬牙,马上开口说道,“大头,你回去叫人,杰哥,咱俩先过去,观察一下他们那边的情况,等人过来了,咱们找到机会就动手!”

  “行!”袁东早就等着我这句话了,点点头,站起来就往学校那边过去了。而张杰抬起头来看着我,眼睛盯着我,良久之后,才点点头,低声说道,“虎哥,谢了。”

  “谢什么。”我哈哈笑着站了起来,冲张杰说道,“走吧,咱们也过去。”

  我和张杰出了水吧,重新回到校门口,但奇怪的是,刚才那群外校的学生已经不在这里了。

  我心里奇怪,那些人显然是过来打架的,打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完事儿?难道是没堵到人,被人给跑了?

  但这种情况也不太可能,他们闹了那么大的声势,跑到我们学校,结果连人都没堵到,那他妈这群人简直可以去吃屎了。

  我还在寻思的时候,张杰直接从路旁拉过来一个男生,冲他开口问道,“刚才在校门口那一大堆人,现在去哪里了?你看见没?”

  那小个子男生一看就是特老实那种,看到张杰这种混混,自然是吓坏了,连忙伸手一指,说那群人去对面的小胡同里了。

  原来如此,这些外校来的倒也懂行,知道我们学校的打架圣地。

  张杰丢开那个男生,直接就往对面的胡同里面去了,我也赶紧跟过去。

  到了对面胡同入口那里,有一个黄毛站在那里抽烟,还不时探头往胡同里面张望着,这家伙一看就是打架时候派过来望风的那种,但奇怪的是,我看这个人有点面熟,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还没等我想清楚,我们已经走到了胡同入口,黄毛看到我们伸手想拦,开口说里面有人在办事儿,让我们别进去。

  不等我说话,张杰一巴掌就把那黄毛伸出来的手给打开了,冷声说了一个字,滚。

  黄毛楞了一下似乎准备发火,但忽然他眼睛瞪大了,盯着我看了一眼,脸上表情很不自然的脱口说道,“李虎?”

  看样子他认出了我,我也没说话,冲他看了一眼,然后就和张杰直接走进去了,那个黄毛认出我之后自然不敢拦我了。

  这个小胡同能成为我们学校的打架圣地,就是因为里面七拐八绕的很难走,真正打架的地方,在胡同尽头的一块空地上,只要有人在外面望着风,不管学校老师来查,还是有警察过来,外边人喊一声,等警察赶到地方的时候,人肯定早就散光了。

  进了胡同之后,我急冲冲的往前走,但张杰却忽然停住脚步,拉住了我,沉默了一下,对我说道,“虎哥,刚才那个黄毛是强宁的人。”

  强宁的人?我说刚才我怎么感觉那孙子很面熟呢,肯定是之前跟强宁打架的时候见过。

  %/最lM新章M节0上'酷匠网◎}

  我心里没多想,只是有点奇怪,问张杰说,“强宁的人怎么了?”

  张杰皱着眉头说,“那群人进了胡同,强宁的人又在这里,很明显,那群人来咱们学校是找强宁麻烦的。”

  “管他找谁麻烦,咱们来是给你出气的,不用管那么多。”

  我摇摇头,就准备继续往里面走,但张杰又拉住我,叹了口气说,“咱们还是不要去了,今天不打架了。”

  这下我更奇怪了,张杰这是脑子坏了还是咋地?我皱着眉头问他,“为啥?”

  张杰开口解释道,“强宁这个人不简单,上次被咱们打了,现在肯定是在积蓄力量准备报仇,但要是今天他再被外校的人来打一顿,但以前树立起来的威望就全部没有了,再想找咱们报仇,几乎是不可能了。”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张杰竟然从这件事上想了这么多。

  还没等我说话,张杰又继续说,“今天外校的人至少有二十个,强宁如果还只有上次打架时候那点人手的话,基本上没什么可能会赢,但如果咱们参与进去,今天的事情就说不好了……说不定会让强宁躲过这一劫,到时候他重振旗鼓,又是咱们的心头大患。”

  这下我算是明白张杰的意思了,心里很是感动。先前他那样子,肯定对那群人有深仇大恨,但现在他为了我们这个团体的利益,居然又要放弃报仇。

  这时候正好袁东也带着人过来了,张杰看我沉默着不说话,又开口劝道,“虎哥,咱们回去吧。”

  袁东赶过来,正好听到这句话,瞪着一双牛眼疑惑的问,“啥?为啥要回去?”

  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张杰说的很有道理,但我能看出来他眼睛里面的不甘,真按照他说的回去的话,我总觉得对不住他。

  到底打还是不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