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许新新和张斌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我才从柱子后面走出来,失魂落魄的离开高中部,整个人跟行尸走肉一般,往家里回去了。

  一直以来,我都十分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对许新新的爱,而且也一直以为她像我爱她一样的爱我,但现在,我心里动摇了,许新新真的是我想的那样吗?

  我越想心里越苦涩,以前我没谈过恋爱,心里很羡慕那些走在一起的男男女女,觉得人生能得一红颜知己足矣。但现在我真正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才明白,原来谈恋爱带来的不光是甜蜜,还有撕心裂肺的痛苦,这种苦涩的滋味让人难受的想发狂,比被人打了还难受。

  被人打了好歹知道哪里痛,可现在,我心里满是茫然。

  原本就心情苦闷的我,现在更加的郁闷,回到家里后,害怕我妈担心我,我干脆早早写完了作业就上床睡觉了,可是一直在床上躺了很久,我还是睡不着。

  可能是心里还有一丝不甘,晚上十点多,我缩在被窝里,又给许新新拨了个电话,这一次,她没有关机,电话顺利的打通了。

  可是电话拨通了之后,我心里更加慌乱,响了两声之后,我很无措的挂断了电话。

  电话打通了又能如何?难道许新新会回心转意?不,不可能的,今天看到她和张斌说话时候的表情,我心里就明白了。

  说实话,我害怕了,我不敢跟许新新说话,不敢听到她亲口说出让我绝望的回答。

  小旅馆里没有暖气,我蜷缩在冰冷的被窝里,双手使劲儿捏着手机,难过的想流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睡着,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我看见了许新新,她和张斌一起像我走过来,张斌一拳把我打翻在地上,然后许新新默默的看着我不说话,脸上带着笑,仿佛在说,你这个臭屌丝也能配得上我吗?

  午夜梦醒,我一抹眼角才发现,憋了很久的泪水,终于在梦里流了出来。

  昏昏沉沉的想了一夜心事,第二天早上来到学校的时候,我脸上顶着两个大黑眼圈,看起来憔悴的不行,才刚在座位上坐下,夏娅马上就转头惊讶的问我,“你昨晚上干嘛去了?一夜没睡觉吗?”

  我摇了摇头,因为心情不好,所以也不想说话。夏娅却一下子严肃了起来,看着我又问道,“你是不是通宵上网去了?李虎,现在是初三下学期,马上就要迎接中考了,你怎么对自己这么不负责?”

  这书呆子女班长,什么情况都不了解,就给我下了这么个结论,本来我就不爽,听她这么一说,心里的火一下子就起来了,大声对她说,“你是不是有毛病啊?我去没去上网跟你有什么关系?”

  夏娅愣住了,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不客气的跟她说话,两只大眼睛盯着我,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心里也挺后悔,人家跟我无怨无仇的,问我也只是因为关心我而已,我他妈没事发什么火啊,草,认识的女的,全部被我得罪了一遍。

  #‘酷匠l%网CY正q版首‘3发

  果然,夏娅看了我一会儿,就一言不发的转过头去不再看我,显然是生气了。

  我叹了口气,连道歉也没什么心情,索性就不说话了,拿起书默默的看。

  接下来整整一上午,夏娅别说跟我说话了,连转头看我一眼都没有,本来就面无表情的脸上,更加冰冷了。

  我心里倒是想跟她道歉了,可是抹不开面子,也一直呆呆的坐在自己座位上。

  中午的时候,袁东和张杰又把我叫过去一起吃饭了,这回没了昨天那群幼稚的学生,我自在多了,才刚坐下来,袁东就神色兴奋的过来跟我说第一批保护费收上来了。

  我心里一惊,本来以为这钱肯定不好收,再快也得等个一周才能收点钱上来,没想到才刚刚一天时间,这么快就搞定了。

  不过我心里没抱太大的期望,才一天时间,能收多少钱?

  我随口问了袁东一句多少钱,这死胖子也不说话,给我比划了三根手指头。

  我点了点头,一天收了三百块钱也不错了,虽然你不多,但好歹算是第一桶金,回头用这钱跟大家吃个饭什么的,联络联络感情,以后做什么事情也方便些。

  心里这么想着,我就对袁东说道,“这钱就先放到你这里吧,等周末时候把以前的老兄弟,还有新加入的人,一起叫出来,大伙儿吃个饭,熟悉一下。”

  袁东眼睛一瞪,很奇怪的对我问道,“虎哥,你准备带着大伙儿去吃什么东西啊,三千块钱呢,咱们能吃完?”

  “傻?”我眼睛也瞪大了,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多少钱?”

  “三千啊。”袁东开口说,“这是第一批,回头到下周还能收第二批上来。”

  我简直傻了,这尼玛,怎么收了这么多钱?

  心里没有多开心,反而我还有些担心,对袁东问道,“怎么收了这么多?这会不会不妥?要钱太多的话,回头交钱的人扛不住了,万一有人去告状,那咱们可就完蛋了,你跟下面兄弟吩咐一下,这种事情一定要谨慎一点。”

  袁东看我的眼神更奇怪了,对我说道,“虎哥,才三千块钱而已,不算很多啊,我给你算算,咱们初三一共十二个班,现在咱们在八个班里面都有人,能收上来钱,每个班大概能收二十个人的钱,一个人一月只交一百块钱,以咱们学校学生的家庭条件,这绝对没问题啊,二十个人就是两千,一共八个班,就是一万六,更别说昨天那十几个新加入进来的人,每个人也交了一百块钱的份子钱,这就是一千多了,这总共才三千块,我还显他们收钱收的太慢了。”

  听完他这一番话,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个月能收一万多块钱?这尼玛,我不是在做梦?

  愣了半天,我才深吸了口气,让自己冷静了下来,袁东说的没错,一个人一个月只收一百块钱,这绝对不是问题,并不算很黑,反而比其他小规模的混混敲诈的更少,但积少成多,最后得到的数额竟然如此的巨大。

  我感觉自己眼前全是一片金灿灿的光芒,妈的,怪不得这些小混混们要去敲诈,要去收保护费,这尼玛来钱太快了啊!

  老子发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