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这时候,我才明白为啥那些小混混每次打架的时候,都爱装把自己脑袋伸到别人对面让人打,这是一种气势的碾压,证明自己已经把别人完全镇住了。

  之前袁东冲我这么做过,刚才强宁也冲袁东做过,可惜那两次都是失败的装逼,而现在,强宁的人都被我们干趴下来,还有陈飞他们这群大混子虎视眈眈的看着,强宁是真的服软了,以后还敢不敢报复不一定,但起码现在,他没了跟我做对的胆子。

  当然,这不能算是他怂,任凭谁面对现在的情况也得暂时低头,煞笔才会在没有任何胜算的情况下主动找死。只不过这一次认怂了之后,再想恢复初三老大的名头就难了。

  初中生们最喜欢传闲话,这事儿都不用我宣扬,第二天保准在学校里面传的沸沸扬扬,而我心里也想明白了,要报复一个人,就得把他最重视的东西给毁了,强宁最重视的无疑就是这个初三老大的名头,之所以能祸害方小晴,凭的也正是这个老大的名头,这回说什么我也得把他这顶帽子给摘了。

  我冷笑着看着强宁,开口说,“怎么着?不敢动手是吧?”

  强宁低头看着地上,嘴唇紧紧抿着,一声不吭。我在他身上又踹了一脚,骂道,“连他妈打人都不会,还他妈学别人当老大,以后给我记住了,好好滚回你自己班里,安生的呆着,别他妈把手伸到我们班,听明白没?”

  强宁还是不说话,两只拳头使劲儿捏着,满是血的脸上十分狰狞,心里估计想的都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之类的话。我心里也不是很在意,他是不是看得起我一点都不重要,不服气以后大家再打就是了,只是他现在不回答我问话让我很不爽。

  “不回答是吧?”我冲他笑了笑,弯腰捡起来刚才丢在地上的棍子,招呼袁东他们过来把强宁的手按在地上,用棍子直接往他手指头敲下去。

  不是我狠,他们对方小晴做的事,杀了他都不过分,现在这么对付他已经算是很仁慈了。

  强宁是个硬汉没错,但铁打的汉子也经不住这种折磨,只敲了一下,就让他疼的闷哼了一声,脸上汗珠子都出来了,只不过他还是硬挺着不说话。

  我连问都没再问他,直接又举起棍子,敲他第二根手指,这下他差点惨叫出来,身体剧烈的挣扎,但刚才他一个人对付那么多人,体力早耗尽了,现在完全是强弩之末,怎么可能从袁东他们手里挣脱出来。

  砸完第二下,我手上不停,继续往第三根手指砸下去,这下强宁终于被整怕了,大喊这说他听明白了我的话,以后保证不再去我们班找事,不再去我们班打人。

  我停住手等他说完之后,点了点头,又猛的一下把手里的棍子砸到他第四根手指上,这一下来的突然,强宁一点准备都没有,立刻就惨叫出声,眼睛愤怒的瞪着我,虽然没说话,但显然是在质疑我为什么又打。

  我冲他冷冷的说,“这下是因为方小晴的事砸的,咱们老爷们儿打架,打成什么样都是自找的,我也不会太为难你,但你他妈对一个女的做出那么丧尽天良的事,我他妈怎么能轻饶了你?记住,以后少他妈作点孽,早晚有报应!”

  最后说完这些话,我就放开了强宁,带着袁东他们和陈飞一行人一起出了小胡同。

  今天这件事算是完美的解决了,虽然陈飞他们没动手,但也算是帮了大忙,我自然不能让他们白跑一趟。从小胡同里出来之后,我就招呼着他们一起去吃个晚饭,算是酬谢。

  陈飞他们也没客气,跟着我一起去了一家不大不小的川味餐馆,我身上没多少钱,所以进去之前我悄悄把袁东拉过来说了下,让他一会儿先把饭钱垫上,回头我再想办法还给他,谁知道袁东一听就瞪着眼说,“虎哥你这是什么话,今天要不是你叫来这些高中部的大哥,我他妈这辈子都不知道能不能把仇报了,哪能让你请,上回你分给我那一千块钱还没花完呢,这顿算我的!”

  酷》W匠/网!y永Cf久免X费}看?小说*y

  他都这么说了,我就没再说什么,拍了拍他肩膀,就一起进了饭店。

  饭桌上的气氛很热烈,大家都是中学生,彼此谈论的话题都差不多,袁东他们这些初中部的小混混对高中部的老大哥们很崇拜向往,陈飞带来的那些混子们跟乐于给小兄弟们吹牛,大家伙嘻嘻哈哈的。

  陈飞这家伙也是个浪货,刚才听到我跟强宁他们提到过方小晴的名字,吃饭的时候就一脸猥琐的问我方小晴是不是大美女,让我这么冲冠一怒为红颜的为她打架。

  我摇了摇头,不想多提方小晴的事儿,不过袁东这家伙是个大嘴巴,立刻就跟陈飞说起了方小晴,而且说着说着就变成了关于女人的话题,俩淫棍聊的不亦乐乎。

  吃到最后还整了三四箱啤酒,我根本就没喝过几次酒,结果又给整晕了,回家的路上两条腿跟飘着似的,根本没法骑车,最后还是袁东打车把我送回去了。

  好在我还没晕的太彻底,还记得住址,到了小旅馆之后,我头晕的厉害,连作业也不写了,匆匆的上床睡觉去了。我妈晚上要加班,等她回来时候,我已经睡着了,倒是也没注意到我喝酒。

  年轻人,身体恢复的快,再加上喝的只是啤酒,第二天早上起来之后,我就没任何不适感了。去到学校之后,跟我昨天的猜想一样,我带人打了强宁的事已经在全年级传遍了,所有同学看我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大多数都很敬畏,有的很崇拜,甚至还有几个平时在班里表现的很开放的女混混,媚眼不要命的往我身上甩。

  中学生就是这样,在学校里学习最好的人也不可能多出名,但混的最好的人绝对全年级闻名。

  我心里对这些东西并不在意,拎着书包就回自己座位上坐了下来,一边掏课本,一边寻思着昨天没写作业,一会儿得想办法把作业给补上。

  正思考着这事儿呢,旁边忽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喊了我一声。

  我转头一看,夏娅怒冲冲的看着我,面色很不善。

  怎么把这个书呆子班长给忘了,昨天我跑得快,但今天可跑不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