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张斌知道许新新换的钱是张杰袁东他们陪着我去弄的,所以把他们也打了?我觉得有点匪夷所思,张斌未免也太神通广大了吧?

  我心里更沉重了,想起来昨天晚上,我被堵的地点是我回家的必经之路,而我跟我妈是一周前才搬去小旅馆住的,我在班里也没什么朋友,班里同学也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张斌就知道了呢?

  再往深处想想,虽然从下学期开学开始,我就跟许新新走得很近,但张斌一直不知道,他应该是昨天下午看到我和许新新拥抱之后才知道的。从他看到我和许新新拥抱,到他派人堵我,前后总共不到一个小时时间,这么点时间,就把我的情况摸清楚了,这他妈也太吓人了吧?

  很多事情都不敢往深处想,越想越害怕,我心里对张斌的忌惮更深了,这样一个对手,真的是我能对付的?亏我昨晚上还想着拉拢袁东和张杰他们一起对付张斌呢,万万没想到,我才动了个念头,人家张斌那边都已经动手了,说起来我有点对不住袁东和张杰,这件事跟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纯粹是被我牵连到了。

  这么一想,我也没有拉拢他俩的心思了,虽然他俩是混混,但谁被打了不怕?而且瞧着他俩的样子,比我更惨,俩上都挂彩了。

  我寻思着有必要过去跟他俩道个歉,把书包放到自己座位上,然后就走过去在袁东身边坐下来,犹豫着开口说,“大头,杰哥,都是因为我把你们俩也牵连上了,实在是对不住。”

  听我这么说,袁东和张杰都愣了一下,然后袁东开口说,“你也知道了?不过你道什么歉啊,这事儿不怪你,张成浩那傻叉,你那天不说我们也是要打他的,就是没想到,着没卵子的东西,竟然跟强宁那伙人认识,草他吗的,我说着狗东西凭啥对老子不服气!”

  我一听有点傻,不是被张斌的人打的吗,怎么跟张成浩又扯上关系了?

  我赶紧又问了一下具体情况,这才搞明白,原来张杰和袁东他们并不是被张斌的人打的,而是被我们初三的老大强宁的人打了,而强宁是张成浩找来的,目的是报复上周末他被打的事。

  敢情是我弄错了啊,搞明白之后,我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原来张斌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神通广大,是我自己有些杯弓蛇影了。

  跟我说完之后,袁东又说,“张成浩那狗东西昨天说,那天打他的人都不会放过,虎子,那天你也动手了,昨晚上你走的早没被他堵上,这你天你小心点儿,估计这狗玩意也会找你会弄你。”

  一听袁东这话,我心里竟然有点感动,妈的,这家伙倒是耿直,前几天我俩还是不共戴天的死对头,原本以为经历过这些事,我们之前虽然能说上话,但远不到称兄道弟的程度,真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我点了点头,又问他这事儿准备怎么办。

  袁东他们也是出来混的,虽然没多大势力,平时只能在我们班里横行霸道,跟学校里那些大混混还有很大距离,但人活一张脸,这口气他们肯定也咽不下去。

  果然,袁东恨恨的说,“我们正在商量,妈的,我本来是想跟他们硬干的,但杰哥说,强宁他们人多,咱们拼不过他们,还是先弄张成浩这狗玩意,强宁能帮他出头一次,不一定能出头第二次,先弄他一顿再说。”

  我点了点头,又问张杰,张杰也是很无奈,说跟强宁那伙人拼,肯定打不过,这口气又咽不下去,只能先打张成浩出出气,然后看强宁那边的动静,实在没办法的话,也只能跟他们拼命了。

  我皱了皱眉头,有些犹豫的问了句,“硬拼的话,恐怕咱们不是对手吧?”

  张杰叹了口气说,“是拼不过,但没办法啊,总不能就这么被他们白打了,然后眼睁睁看着张成浩那煞笔压到老子头上吧,妈的,那老子还混个毛。”

  张杰这家伙跟袁东不一样,他是玩脑子的,平时他们一伙人也都是他拿主意的,现在他都这么说话了,肯定是确实没办法了。

  ◇酷》_匠网b8唯x一jV正v版n,}其17他*◎都!是_2盗版)

  我有心想帮帮忙,但实在也想不到什么主意,就跟他说,动手的时候把我也叫上,毕竟那天打张成浩也有我的参与,不管张成浩找不找我报复,这事儿跟我也脱不了干系。

  张杰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看来他也把我当成自己人了。

  聊了这么一会儿,上课时间也到了,我赶紧回到自己座位上,也没什么心思听课,满脑子都在想着怎么解决这些事情。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还真他妈是这个道理,张斌的事还没有一点眉目,现在得再加上一个初三老大强宁,这他妈该怎么办?

  想了一天我也没想到什么主意,下午可见的时候,袁东过来跟我说,事不宜迟,他们准备今天下午放学就去打张成浩。

  已经说好的事,我自然没什么说的,就点点头,跟他说放学我跟他们一起去。

  约定好这件事之后,我给许新新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下午有事,放学后我就不去送她了。

  挂掉电话之后,我坐在座位上发呆,心里很不是滋味。

  昨天张斌打我的目的就是让我自己知难而退,不要再接近许新新,今天虽说是有事要去做,但这跟躲着许新新有什么区别?

  妈的!我狠狠捶了自己脑袋一下,心里觉得蛋疼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