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咬咬牙,走到她跟前,想说两句话安慰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最后只好叫她一起回家。

  许新新却好像没听到我的话,反而是问我,“你刚才被人打了?”

  “他们问我要钱,我没有,就被打了。”

  许新新转过头来看着我,“我走的时候,跟你说过,只要你自己有点胆子,敢跟别人打,没人能欺负你,你都忘了?你说过以后要保护你妈妈,让她过上好日子,这些都是靠嘴说的?”

  我低下头,“他们人很多,我反抗也没有用,打不过他们……”

  “你就不反抗,就这么窝囊下去,任由他们欺负?你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

  许新新的话,像刀子一样,剜到我的心里。我低着头,想岔开话题,问许新新欠张斌多少钱,能不能凑齐还上。

  “我的事不用你管。”

  许新新说完就直接走了,留我一个人站在原地,我咬着嘴唇,脑子里满是刚才许新新说的话,心里面说不出来的痛苦和压抑。

  我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

  那天我在小胡同里站了很久,脑子里一直回想着许新新的话,等回到家里楼下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

  我家里住的是老式的筒子楼,我刚走进楼道,就听见前面有声音传过来。

  “刘哥,房租的钱本来我是够的,你忽然涨价了,我一时凑不齐,过几天,我下个月工资发了,一定给你凑齐交上……”

  这是我妈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我妈跟一个中年胖子站在黑黢黢的楼道里,正在交谈着。

  这个男的,房东,不是什么好东西,看我妈的眼神让我非常厌恶。

  看到我,我妈有些慌乱,推着我让我回屋,“怎么回来这么晚?饭都做好了,你快点上去吃饭。”

  大人之间的事,我也插不上嘴,只好先上楼,但我没有走远,从他俩身边走过来的时候,我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儿,我担心出事儿,就站在楼梯口,听着下面的动静。

  “每次都拖,我看你是拖着不想给吧?”

  “实在是还差一点凑不齐,刘哥,你宽限几天,就当是帮帮忙……”

  我站在楼梯口,听着我妈哀求的声音,眼睛里泪水一下就出来了。我妈是个刚强的女人,但生活逼着所有人都得弯腰。

  我手使劲儿抓着楼梯扶手,心里难受的厉害。

  “我看你就是不想给,不给也可以,只要你答应我之前跟你说的事儿,以后房租你们就不用交了。”

  我妈的声音一下子变了,“刘大哥,我们认识这么些年了,你放尊重点儿。”

  “我尊重个屁!你要不想现在就带着你儿子滚蛋,那就答应我!”

  接下来,我就听到了我妈的惊呼声,“你要干嘛!放手,放手!滚”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炸开了,许新新刚才说我的话,又回荡在我脑海中。

  你这么窝囊,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连我妈都保护不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我家就在二楼,我转身,拿了厨房里的菜刀就冲了下去。

  我要砍死那个禽兽!我要保护我妈!

  热血上涌,我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一个念头,什么恐惧,什么害怕,我都顾不上了,要是连我妈都保护不了,我他妈连畜生都不如。

  我冲下去的动静很大,楼道里的声控灯一下子亮了起来,房东和我妈看到我手里的菜刀,都愣在了原地。

  房东的手还拉着我妈的胳膊没有松开,我一丝犹豫都没有,菜刀直接往他胳膊上砍下去!

  这时候他才终于反应过来,松开我妈就往旁边躲,我妈也发出一声尖叫。

  我手里的菜刀终于砍了下去,那死胖子躲的飞快,这一刀并没有砍到他的胳膊,而是砍到后面的墙上。

  我对这死胖子恨之入骨,根本没有犹豫,扬起菜刀继续往他身上砍。

  房东发出一声惨嚎,估计被我吓破了胆子,匆忙往旁边躲,刚才胳膊好躲,现在我直接往他身上砍,他那么肥大的身子根本没时间躲开。

  就在我的菜刀即将砍到死胖子脸上的时候,我妈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我的胳膊。

  我妈身子瘦弱,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气力,硬生生的把我拦了下来,这一刀终究没砍到那死胖子的身上。

  被我妈这一拦,刚才憋着的那股子冲动劲儿消散了,我举着菜刀的手也放了下来。

  可就在这时候,刚才被吓呆了的胖子房东,忽然从我身后冲了上来,猛地一把推到我身上。

  {更新"}最4快u上LK酷dJ匠?S网…)

  我还在长个子,房东却是个又肥又壮的中年人,我根本顶不住他的气力,被他推的往前一个踉跄,连我妈一起摔倒在地上,手里的菜刀也扔出去老远。

  “小杂种,毛都没长齐,还敢砍人,还敢砍人……”

  房东脸上的恐惧依然没有消失,面容扭曲的对着我骂,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里那股劲儿虽然下去了,但依然没有一点害怕,从地上爬起来,恶狠狠的看着他,要不是我妈拉着,我还敢上去跟他拼命。

  我妈一边拉着我,一边跟那个死胖子求情,说我是小孩子不懂事,还催我赶紧回屋,可她越说那个胖子越愤怒,明显是个吃硬不吃软的人,他马上就继续大吼道,“都他妈砍人了还不懂事,不想交房租还砍人,行,你们牛,现在我不要房租了,都他妈给我滚蛋,现在就搬出老子的房子,等你们流落街头的时候,我看你们还能不能牛起来!”

  原本我还恶狠狠的瞪着他,但一听到这话,我再也凶不起来了。

  无论如何我也没想到,好不容易我才鼓起勇气保护我妈,却又闯下了大祸。

  我妈这时候已经继续求情了,说小孩子不懂事,让他不要跟我一般见识,还拉着我,让我给房东道歉。

  形势比人强,我把心里的恨意埋藏下来,咬咬牙,跟那胖子说了一声对不起。

  房东根本不吃这一套,更加猖狂了,恶狠狠的说,“想住下来也行,让这兔崽子跪下来,给老子磕三个响头,我就不计较今天的事。”

  没想到他会开出这样的条件,我妈似乎愣住了,没有说话,我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虽然我并不后悔刚才的冲动行为,但要不是我冲动,也不会闹成这样。

  是我闯下的祸,也得我承担责任。

  当时我心里很乱,以前的胆小弱懦也重新回来了,我沉默了一会儿,闭上眼就准备给他跪下,但这时候我妈拉住了我。

  “小虎,你别说话,事情我来处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