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佛梦

  一顿素餐,骆升铭却觉得十分美味,因为他一个月没有吃过一顿像样的饭了,虽然是素的,在掌勺和尚的手里却变得如山珍海味一般可口,把茄子做得如同鱼肉一般,把朴实无华的豆腐,做得像是肥肉般细腻多汁,虽是山野乡间的寺庙,却有一种白马大寺的感觉。大快朵颐之后,骆升铭被小沙弥又带到了大雄宝殿,方丈大师仍然坐在那个蒲团上,仿佛从来没有移动过一般。

  …酷*匠网首0J发m;

  骆升铭刚刚到,便听到方丈的声音:“施主用膳可曾满意?”

  骆升铭虽落魄,却也不失一个儒生的风度,连对着方丈的背影作揖道谢。

  方丈却是直接问了一句“施主可是在弱冠之后连逢厄难,未曾顺遂过。”

  骆升铭听此言后,一想,自己刚满二十的第二天,母亲便感染了风寒,本为小病却一病不起,父亲因母亲逝去心中愤懑,常年饮酒致与人冲突被两人打死,虽凶手被缉拿归案,杀父之仇业已得报,但骆升铭一年之内痛失双亲,对他是极大的打击。母亲去世之前千叮咛万嘱咐希望他能前往京师长安,考取功名,骆升铭本为十里八乡第一才子,县令等人对其是大为夸奖,认为他定有可能高中,甚至在骆升铭离乡之时还赠与了盘缠,可惜骆升铭不但名落孙山,还落魄到如此田地。方丈所说的话,确实如此,语气带着凄楚之色,问:“却是如此,大师从何而知。”

  方丈又是摇了摇头,道:“天机不可泄露,不过施主近日似有血光之灾,恐怕是阳寿将尽。不知施主可有察觉。”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惊呆了骆升铭,他想到此去归乡的千山万壑,自己最近也的确霉运连连,确实有可能如和尚所言凶多吉少。便问:“血光之灾指的是什么,我该如何去化解?”言语仓促,相信了老和尚的话。

  方丈微微颔首,说道:“如何化解,你今夜便知。施主只需好好歇息,一切自有命数。惠真,请带骆施主去厢房歇息吧。”

  骆升铭听后带着忐忑和疑惑随小沙弥前往了厢房。

  夜色很快就降临了,白日里还是浓云细雨的天空,却异常地放起了晴,明月皎洁,月华流转在禅院里,本应阴冷的秋风却并不冻人,山里的凉气也未尝袭扰。骆升铭和衣躺在床上,望着窗外,思索着方丈的话,不知不觉便坠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骆升铭见到身旁起了层层的薄雾,看不清外界的情况,但仿佛听到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骆升铭,过来;骆升铭,过来。”

  骆升铭心中充满了恐惧,这声音与那些说书先生所讲的鬼怪一般无二。但脚步竟然不由自主地朝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绕过院门,走入了大殿,不一会,便看到方丈大师坐在前面,眼睛盯着自己,背后本应庄严的释迦摩尼像竟然是阴森森的感觉。佛像前点了三支白烛,哪有佛前点白烛的,骆升铭看着方丈便如同看鬼魅一般,心道这莫非是吃人的妖物用妖法化了这一座寺庙,想要加害于我。方丈的手中捧着一本看似非常古老的书说道:“你知道你的阳寿快尽了吗?”

  骆升铭见了,心中的惊惧更是多了,大喊道:“什么阳寿尽了,我才二十岁,你不要在这里吓唬我,装神弄鬼,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人,你定是想谋财害命。”

  老和尚听后并没动怒,只是淡然对着骆升铭道:“施主,生死有道,你寿元二十一载,还有七天便是你二十一岁生日,你若想活命,终南山是你唯一的去处,还望施主尽快前往。”

  说完,老和尚化作一股青烟而去,而骆升铭却如重锤击中了头部,一时昏倒在地,陷入了沉睡之中。

  第二天,骆升铭感觉头昏脑胀,一睁开眼却看到的是蓝蓝的天空,赶忙爬了起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块巨石之上,之前的庙宇沙弥等渺无踪迹。骆升铭一想,果真怪异,昨天的庙里只有老和尚和小沙弥,整个寺庙空荡荡的,当时竟然没有一点察觉,现在果然有鬼。

  紧接着又发现自己手边多了一本古书,古得书页都快要掉了,茶黄色的纸张写着星星点点的文字,还有一幅地图,骆升铭看后觉得很害怕,把书一扔就跑了。

  才跑出没多远,骆升铭就进入了一个峡谷,骆升铭顺着峡谷下的小路跑,只有惊慌,根本没想别的。这时峡谷上方一块巨大的石头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砸在奔跑中的骆升铭前方不足一尺的地面上,“嘭”骆升铭猝不及防地撞了上去。

  “啊,痛!”骆升铭捂着头,看着前面的巨石,心中一阵后怕,要是再快一点就完了。

  “难道真的阳寿将尽?”骆升铭的心跳的厉害,蹲在地上,反复思考着自己到底是哪里做了不该做的事,思索许久,也没想出个道理来。前路又堵死了,只得回过身去,不一会便又看到了那个石板,书还扔在上面,他一想,反正是死,倒要看看这书里卖的什么药。便走上去拿起了书,放入了行囊之中。

  “人生二十年,一向中规中矩,未敢有半点逾越之心,为何命运如此不公。”骆升铭对天长啸,哀叹着人生。思考中,又莫名生出了一股怨恨。恨命运不公,恨苍天不垂怜,一生未有丝毫享受,便要撒手而去。

  “我要吃,我要喝,我要享受生活!”骆升铭说罢便调转方向向着山脚走去,他要去回长安,大吃大喝一顿,还要喝花酒,人生二十年了,除了母亲和奶奶,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这么死了未免太可惜了。既然要死了,也要享受一番,和朋友们唠叨唠叨,再去见见住在城南的张家小姐,那是骆升铭在长安唯一的朋友,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

  “滚!”哪来的叫花子!骆升铭被酒馆小二们丢了出来,骆升铭进去还没开始说话,就被骂了,再说了两句,他就出现在了大街上,不过是躺着的,还被毒打了一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