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等了一会儿,却一直未见不见阴宇王的身影,我的心中立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毕竟阴宇王是最不想让我成为鬼王的,现在他迟迟不来鬼朝,我几乎可以肯定他应该又在筹划着什么。

  虽然心中有所恐惧,但我身为鬼王也不能表露出来,做出一副镇定的模样,按着计划和规定完成了新任鬼王首次鬼朝的一切任务。

  但就在鬼朝结束的时候,远处突然想起一阵阴森森的笑声:“哈哈,鬼王居然等不及老臣,就颁布新法了!”这分明就是阴宇王的声音。随着声音落下,阴宇王也渐渐从远处走来,他的身后仍然跟着一队的阴宇王府鬼臣。

  阴宇王率着这一对人马,走入了大殿之中,但是他们并没有按规矩退立在大殿的右侧,而是直逼着鬼王宝座而来。

  男尸是我们当中反应最快的,率先抽出了至柔剑,挡在了阴宇王的前面,厉声喝问道:“阴宇王,你要干什么,这可是鬼王,你要对鬼王不敬吗!”男尸还真不愧是男尸,言语之间竟如此有威慑力,这鬼王护将于他而言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不过,那阴宇王也不是等闲之人,依然面不改色心不跳,嘲讽一笑,回击道:“鬼王?老臣承认了吗?”说完,立时变成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转而冲我喊道:“你个邪魔,勾结阴殿王害死鬼王,现在还敢如此堂而皇之的坐在这里发布新法,老臣今天就为鬼除害!”

  不过说完之后,却没急于动手,反而又骂上了阴殿王,似乎今天他就是专门来骂人的:“阴殿王,我早知你与这邪魔为伍,但念在同为鬼臣多年,我也多番容忍于你,没想到你居然变本加厉,害死了鬼王,与她猖狂谋反!”

  “●酷FV匠n网首q!发

  他这一骂,似乎我们都成了邪魔,就他一个好人,我们也当然知道,他肯定不是来过嘴瘾的。将我们骂了个遍,只不过是为接下来攻击我们找个理由而已。

  果然,话音落下,他就露出了本性,将手中的牌位就朝我扔了过来,而男尸也不辱鬼王护将的使命,及时将手中的至柔剑掷了出去,至柔剑到了空中便与那阴宇王的牌位交锋上了。

  至柔剑毕竟也是鬼城宝剑,这里虽不是邙山鬼城,但终归也是鬼城,她在这里几乎是如鱼得水,再加上男尸的助力,恐怕是不赢都不行。

  事实也确实如此,至柔剑与那牌位相战,初开始时还是平分秋色,但不过多时,至柔剑便占了上风,我见此情景也是暗笑阴宇王自不量力。

  但就在这是却突然传来了“啊!”的一声惨叫,这叫声就在我的旁边,离我很近,我扭头看去,竟发现馨儿被一个男子从身后抱住,动弹不得,而那个男子居然是经理。

  他见我看向了他,便冲我微微一笑,随即就带着馨儿不见了踪影。这时,男尸也看到了这边发生的情况,一下也是有些慌神。可是至柔剑还在与那牌位酣战着,男尸也不能离开。

  按说,阴殿王去追那经理也是足够了,但是我也是很不放心馨儿,便让阴殿王与男尸守着鬼城,我带着那三十童鬼先锋去追那经理。

  我现在成了鬼王,能力也是今时不同往日了,追个人还是“步步高打火机,soeasy"的。仅几秒钟的时候,我就查出了那经理带着馨儿一路向着村西殡仪馆而去。

  知道了目的地,我们也不耽误,即刻前往村西殡仪馆。我们的速度比那经理快了许多,虽然晚出发许久,但也几乎是同时到的那里。

  然而,当我们到达时候,却是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馨儿独自一人(鬼)站在那里,面露出了极端的恐慌之色。她的身旁倒着那经理的尸体,那尸体腐烂的相当严重,几乎只剩下了一个骨头架子,明显是死了好几个月的样子。

  可是,在那玻璃前还站着一人,当我看到他的面容时便明白了,馨儿是看到他才变得极其惊恐的,而我身旁的童鬼先锋看到他也是甚为害怕,甚至不由自主的退出去了许多。

  当然,这人我也很是熟悉,就是那日在鬼教室中重现的历史画面里的大巴车司机:焦和。我在今日再度看见他,才终于想起,其实我早就见过他。

  那日,我送馨儿回殡仪馆时,在玻璃棺之中看到的恐怖男子就是他!此时,他的面容还是与那天一样恐怖,眼神中也射出了凶狠的光芒,但他出言却是十分平静:“倩倩,你终于来了。”

  可就在这句话话音落下的一瞬间,他的语气一下变成了怒吼:“当初在殡仪馆时,你为什么不救我!”他的声音之高,吓得我都差点坐在了地上。

  但身为鬼王,我再怎样也不能给自己、给鬼城丢脸,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也平静的盯着他:“我救你什么,救你出来继续祸害儿童吗?馨儿,还有我身旁的这些童鬼先锋还被你害得不够惨吗?”

  “惨?当初你们不是玩的挺尽兴的吗?现在不感谢我,还反倒怪起我来了?”他这话一处,立即就让馨儿和那童鬼先锋个个脸都憋的通红。

  我见此情景,也更是怒了,直接就要将鬼王权杖向他扔过去。可他在这时却突然说了一句:“你不救我,难道连那教室的女鬼也不救了吗?噢,对了!你也救不了了,哈哈!”

  他这话,一下就让我顿住了,我也是这时才想起来,当初费力去勾引经理,最终不就是为了救那女鬼吗?现在,我却不知不觉中成了鬼王,但却把这件事抛之脑后了。

  现在,我醒过味儿来,便直接冲了过去,将鬼王权杖抵在了他的脖子上,喝问道:“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见我如此激动的反应,也是一下就慌了:“别,别激动,先放开我,有话慢慢说!”

  没想到在这恐怖外表下,竟隐藏着这么一颗胆小如鼠的心,我内心也是冷笑了一下,就将权杖放开,但仍保持着警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其实,前两天的六一儿童节特辑不是我特意写的,只是时间恰好合适,便打了这么个旗号,吸引下眼球,不过内容个人感觉还是很合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