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我的心中显得有些浮躁,有种莫名的担心,害怕自己真的会做那种事情上瘾,害怕自己真的会爱上了经理而一发不可收拾。同时,我也担心计划暴露,害怕伤了自己,害了男尸,害了馨儿。担心着我们会不会都在这一晚上神魂消散。

  虽然,我的担心都是毫无理由,毫无根据的。但这些杞人忧天的想法却足足让我苦恼了一个下午。终于,熬到了下班时分,我的心跳也变得更厉害了,是那种即将完成一件大事之前的激动与紧张。

  然而,这种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我们就到了家里。这时,已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了。那经理就像是睡不够一样,又早早就躺在床上睡觉了。但他这样,却给我商量事情提供了诸多方便。

  酷‘:匠Y网正#Z版首$%发R

  至柔剑此时也悄悄的化成了少女身,随我们进到了卧室之中。白天的计划,她还并不知晓。男尸这时也与她一一讲了清楚。

  她仔细思考了一番也觉得可行,不过却是略带玩笑的说了一句:“就我这身材,不比她有吸引力,而且还安全多了!”说着,她就在自己身上隐约显出了剑形,来佐证她说的话。

  我当然也明白她的意思,就算经理有什么意图,她这么一变身,不把他捅死也得把他吓个半死!不过我也是很不服气的说了句:“就你这万年老妖,有我这纯种的十六岁美少女漂亮吗!”“切,你才万年老妖呢!你现在这身体还不是别人的!”

  我就这么与她斗了会儿嘴,也是突然想起那计划来,便问道:“那,现在是h是不是该开始了?”但没想到的是,所有人都是以疑惑的眼神盯着我,问我:“开始什么?”“开始那个计划啊!”我看着他们这种样子也很是不解。

  但很快,我的疑惑就被至柔剑解开了。她似乎对刚才的斗嘴还没过瘾,略带调侃的说道:“现在,人都睡着了,你做那事有什么意义,过手瘾呢!再说了,现在有这么多人在,他就算有贼心,也没那贼胆儿啊!”

  是啊,我居然突然笨了,光想着这些事情是应该晚上干的,却忘记了我们本身的目的。不过,今晚不用做那事了,我心里也是轻松不少。

  既然没有别的事,我们就先睡觉吧,我把我的想法一说,馨儿却突然来了一句:“睡、睡,就知道睡,你猪啊!”

  我也是一愣,我心说我也没惹她啊!后来仔细想来想,才终于想了起来。之前,不知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在破八卦阵那阵儿,调侃过一次,说她睡的跟死猪似的。这小丫头,倒还是真记仇,今天可算是终于找到机会把这句话跟给找补回来了。

  当然了,我也没跟她较劲,毕竟话是这么说,觉也还得睡。大家也都不耽误,即刻都宽衣而睡。至柔剑嘛,又变回她的剑形,挂回墙上去了,省得露出破绽。

  一觉醒来,天也是刚刚蒙蒙亮。但突然之间,两张“大”脸突然毫无预兆的贴在我的眼前,用着一脸坏笑的眼神看着我,低声说道:“这回,可就看你的了!”说完就那么坏笑着出去了。

  没错,那两张“吓死人不偿命”的脸,就是男尸和馨儿!他们不知道编了个什么样的借口,就从这虎穴当中逃了出去现在,家中,只剩下我和经理,当然了,还有那把至柔剑。不过,那把破剑除了会和我斗嘴,也就只认得男尸了,现在怕是偷笑着看好戏呢!

  但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坐在床上犹豫了许久,也终于是干起了正事来。虽然说这具身体不是我自己的,做这种事情,对我的魂魄也不会有任何伤害。但真让我做起来也甚是不齿。

  不过,我最终还是狠下心把衣服脱下,做着那些不堪入目的动作,只是鉴于羞耻之心的缘故,即使衣服脱下,我也是把被子盖的紧紧的,就差把脑袋也蒙住了。

  当然了,这时,我将卧室门也开了一个小缝,毕竟要是全关上了就真如至柔剑所说,成了自己过手瘾了。但若是开的太大,成心勾引人的意图就太明显了,那计划就该暴露了。而且,为了“引人入胜”我还特意做出了一些“哼、哼”的声音。

  只不过我确实是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只是纯属模仿在鬼教室的画面中看到的那一幕。但是模仿水平确实有限,这声音,毫不夸张的说,猪哼的都比我哼的好听。

  我那时自己都有预感,就我这“哼哼”声,那经理就算真的对我有那种想法,也得被我吓跑了。但不知道,是那经理对我“爱的太深沉”还是另有所图,愣是被我吸引了进来。

  当然了,我看他进来,也不会主动迎上去,否则就显得太假了。自然是装出了一副,正沉迷在自我陶醉的快感,而突然被人发现打断的惊恐表情。不过那经理更是不会在意我的这副表情,而是笑眯眯的看着我:“倩倩,干什么呢?”显然一副不怀好心的样子。

  他这幅样子竟一下吓得我真的心虚了:“没,没什么!”“不用装了,我都看见了。让我帮你吧!”说着,他就要脱自己衣服。我急忙说道:“这不好,一会儿他们回来看见多不好,我们还是去别处吧!”

  这也是,早先我与男尸他们商量好的一套说辞,就是希望能不能借此机会,找到经理幕后黑手的老巢。虽然,我们都知道希望渺茫,但也不想轻易放弃这个机会。

  然而,经理听我这么一说似乎是上套了,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说道:“还是倩倩想的周到,走,我们这就去外面找个地方。”最后,竟又给了我一个猥琐的笑容,看的我只恶心,真枉我一直把他当作好人。

  然而,这经理的心计也不是一般深,竟在楼外随便找了一处草地就要扒我衣服,吓得我差点就“啊”的叫出了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众所周知,小曜写这部小说一分钱都赚不到,只得靠变卖电脑生活了,足足跑了一天,所以今天又只有一更了。但大家不用担心断更,因为手稿我已经写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