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柔剑这副可爱的样子一点儿都不输于馨儿,蠢萌蠢萌的,把大家都逗乐了。我也更是毫不犹豫的调侃道:“你跟馨儿是亲姐妹吧,都这么二五零!”这话一说完,馨儿和至柔剑就都不干了,挥着小粉拳朝我打来。

  不过,说辞倒是各有一套,至柔剑回道:“谁跟她是姐妹啊,简直就是侮辱我这上古神剑!”馨儿则回我:“我哪有她那么笨,那么老啊!”当然了,终归都是玩笑,打闹一阵儿,开开心也就罢了。

  这时,至柔剑也是终于正色与我们解释道这“幻像警真”的意思。她开口之前还特意干咳了两声,装出一副“大家”的样子,差点没让我再笑出来。她道:“这‘幻像警真’是以抽象的虚假画面来警示我们真实存在的危险,让我们做好防备。也就是说刚才的气泡是告诉我们经理会对我们不利,但并不是说他就会长出獠牙来咬我们。”

  “那经理会做出什么对我们不利的事呢?”我问道。“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据我猜测,他很可能对你有不轨企图。”至柔剑顿了顿,又说道,“可是,这也不对啊,毕竟那人费了这么大劲把我们引这来,不可能就为了这点儿小事,而且还只跟你有关。”

  “或许,他是为了倩倩而甘愿成为了别人的一颗棋子呢?”男尸接话道。他这么一说,我却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今晚经理从背后抱住我,是不是就对我有那种想法呢?

  我当时只是受限于经理在KTV里一贯和善可亲的样子,而没有往这方面想。现在看着这个神秘的提示,我也是想起以前在KTV中工作的时候,经理也经常会有一些挑逗的话语,开一些极限的玩笑。只不过我那时也只是一笑而过,没有往深处想,现在想起来,那时的自己也是太过天真。

  不过现在经理要还是对我有一些不好的想法,倒也无所谓,毕竟从自私的角度讲,这具身体虽然还是我的面貌,但却早已不是我自己的了,即使在被人摸来摸去,受害的反正不是我。

  不过我这样想着,却并没有觉得轻松,反倒是更加害怕了。因为这表面上的事情越显得微不足道,就越证明了背后的阴谋的可怕。显然大家也都想到了这一点,也不敢太多耽误,赶回了家中。好在,我们到家的时候,经理还在睡觉没有一丝异样。

  我们在家中又讨论了一阵,一致认为,那个引我们到海底大殿中的人是林夕,他可能一直在暗中帮助我们。我们又看了看时间,虽然是已近清晨,但大家还是宽衣而卧,以免被经理发现破绽。

  不过,我们都没敢真睡,一是怕被经理趁机偷袭,二是怕起的太晚引起怀疑。可是最终我还是没能撑住,昏睡了过去。我这一睡就是四五个小时,醒来时已然是早晨九点多了,但好在不算太晚。我赶快坐了起来,穿好衣服走出卧室。

  我见其他人包括经理也都早早起来,围坐在餐桌旁等待开饭,毕竟现在有外人在场不吃饭显得怪异了些。但令我惊奇的是在厨房中忙活的居然是馨儿,这个小丫头,似乎自从上次被我和男尸夸做饭好吃后,就对此上了瘾。

  今日,她也算是又逮到了机会,自然又要炫耀一番厨艺。我和男尸对此都有所了解,也就没阻止她。那经理虽然看此景象也感觉有些奇怪,但碍于客人的身份也不好说些什么。

  最终,大家一起围坐在餐桌旁边吃早餐,边聊了一些家常。当然,我们也是想从经理的话中套出些有用的线索,可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转眼间又到了下午一点来钟,我也该上班了。在这里我也多说一句,KTV里的排班也是挺压榨人的,但没有办法,人都是想多赚钱的。我们是先排一个早班,然后是个全天,最后是个晚班,才能有一个整天的休息。说这些也不全是为了凑字数,纯就是吐槽一下。更重要的是证明我不是毫无逻辑的瞎说,而是有逻辑的瞎说。

  我们本是想仿照昨日,大家一起去“上班”的,但现在有了经理在家里,而且我们又不知道他有什么阴谋。最终经过我们一番商议,决定留至柔剑在家中看家。

  这样既不会引起怀疑,又相对安全。当然这得在他不知道至柔剑有少女身的前提下。而且即使他想把她怎么样,怕他也不会是她的对手,而不能把她怎么样,好了绕口令说完了,大家懂了没?当然,我们这番商议都是背着经理进行的。

  酷Q4匠l网永久`免U费h@看小说}¤

  这样,男尸、馨儿就与我一起去上班去了,而且,男尸手中即使没有剑,他与至柔剑所学的至柔剑法,徒手对付一般人也是没有问题的。另外,至柔剑与男尸心灵相通,即使一方出了问题,另一方也会很快感知到的,这样的分配可谓是万无一失。

  如此,我们便踏上了去KTV的路,到了KTV之中依然是为他们单独开了包房。不过这一回,我却是找了个机会,让一个关系与我较好的同事替我守岗,而我则趁机进入了包房之中与男尸、馨儿展开了密谋。

  我们密谋的内容当然是有关于如何让经理露出本相的方法,男尸建议说,既然经理可能对我有那种想法,我们不妨就顺着这一层面去勾引他,看他最终到底要做什么事情。要是以前,我是绝不会同意这种办法的,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了。

  反正这身体不是我的,我也是不甚在意,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至于馨儿嘛,在男尸在的时候,那就是纯属一个摆设。不管男尸说什么,她都会无条件赞同的,不会提出任何意见,对此我也是无可奈何,只得直接忽视她了。

  我也不可能一直待在包房之中,秘密会议开完后我也是尽快,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请个小小的假,今日就先更一章了。今天实在是有些懒了,明天应该会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