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安排,大家也都没有什么异议,馨儿也只是嘟着小嘴嘟囔了一句:“我的单人床没了!”呵,这小鬼独立性还挺强的,或许是在冷柜里待久了,习惯了一个人待着的缘故吧!不过话虽是这么说,但还是很高兴的和我们挤在了一起。

  大家也都是挺开放的,馨儿和男尸都脱得只剩内裤了,我也只穿着内衣。其实,原本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更习惯于裸睡,但是有男尸在旁边终究还是不太好意思。我刚躺下没多久,就听见小卧室那传来了浓重的鼾声,不用说,一定是那经理的。没想到,经理一个平时看起来挺斯文的人,睡起觉来却是“惊天动地”的。

  我看了眼旁边的馨儿和男尸,他们也都把眼睁开了,明显也是被那呼噜声吵得睡不着觉。但是,我们也都不好说些什么,况且,打鼾这事也不是说说就能管用的,也只能忍着了。

  我刚准备闭上眼睛,接着睡觉的时候,馨儿却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紧紧抱着我,头埋在我的胸口,压得我都快喘不过气来。我问她:“怎么了?”她手指着门,头都不敢抬的回答我说:“门,门上面有东西!”

  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在那卧室门上有一个形似人的黑影在不断晃动,看的我也是害怕至极,竟一下把馨儿抱得更紧了,两腿也紧紧夹在馨儿的腿上,来寻求心里上的安慰。而我的眼睛也一直盯着门上的那个黑影。

  那黑影就像是有知觉一样,似乎是发现了我们在看他,居然渐渐地从门上滑到了地上,最后竟顺着地上的门缝钻了出去。我这时看了眼旁边的男尸,发现他也一直在盯着那个黑影,就问了他一句:“出去看看?”他想了想,也冲我点了点头。

  此时,馨儿还趴在我身上,不肯下来,我便拍了拍她的脑袋:“宝贝,再不下来,就成狗皮膏药了!”“不,我就要姐姐抱着!”这小鬼竟又撒起娇来,连脑袋都不肯抬,没有办法,我也只好,这么抱着她坐了起来。

  可是这小鬼这么趴在我身上,让我连站起来都困难,就让她挪挪位置,最好能趴在我的背上,这样我背起来也省力些。不过,她也不知从哪学的,变得越来越狡猾了,把两腿一岔,往上一蹬,就正骑在了我的身上,而我的双手也托着她的小屁股,身体与我紧贴着。

  好吧,这样也能动,就让她这么贴着吧!与我起来的同时,男尸也从床上下来了,我们一起向着门口走去。这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那晚在宾馆之中,与魂娘对战的情景。

  我正要推开门的时候,却突然听见了卧室门外的入户门的声响,似乎是有人开门出去。这回,我更是赶紧开门,一下就看到刚才那人影也到了防盗门上,顺着防盗门向外逃窜。我们当然不肯能这样放过他,慌忙就要追出去,可低头一看,却觉得有些麻烦。

  我还只穿着一件内衣呢,而馨儿更是仅穿着一条小内裤,我们要是这么追出去,怕用不了几步,就该被人扭送到精神病院去。我四下看了看,发现沙发上还扔着之前的白纱裙,便直接套了上去,好歹也能遮个羞。

  至于馨儿,也一并被我套在了里面,远看上去就像一个快要妊娠的孕妇一样。但我也顾不得这形象了,能遮个羞就算不错了。了,而馨儿这样被套在裙子里,反倒觉得好玩,还咯咯的笑着。男尸毕竟是男的,更为大胆些,直接穿着内裤就追了出去,我抱着馨儿也是紧随其后。

  出门后,竟见那人影就待在楼梯拐角处,就像是特意等着我们追出去一般,我们也毫不犹豫的追了过去。但那人影跑的也是飞快,出了楼道,就向大街上跑去。

  L看46正.,版章节)上酷.匠1网

  但奇怪的是,他是从门地下出去的,可是似乎每一次他都需要开门,因为我们能听到楼道防盗门开启的声音,而在大街上的时候,那个人影则总是待在拐角处等着我们。如此,我便有个猜测,这或许只是个人,只是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使自己的影子变得诡异了一些。

  这时,我就想起了那个住在我家里的经理,可仔细一想,又觉得有些不对,因为我们出来时,还听见他那震天的鼾声呢!但最终,我们还是决定回去看看,至少看看经理现在安不安全。

  我便拽了男尸一下,和他说了我的想法,他也同意了。我们便准备转头回去,可是眼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他长得高大威猛,身着着一个黑色的披风,手中握着权杖。他的头上没有一根头发,但在额头的正中,却长着一根长长的角,双眼紧紧盯着我们。

  我说不出来什么感觉,他的眼神并不是那种凶神恶煞的样子,更像是随意的看着,但却隐隐约约透着一种冰寒的气息。“呵呵,不错嘛!怀里几个月了?”他看着我的“大肚子”在嘲笑着,不过立时就换了一种凶狠的语气,继续说道,“既然来了,你觉得你们还走的了吗!”

  几乎在这句话说出的同时,他就将手中的权杖打出,朝着我和馨儿的位置飞了过来。难得一见的是,这回至柔剑竟在没有男尸的任何指令下,就自动飞了出来,一下啊横挡在了我的胸口前,与那权杖狠狠一撞。

  “当!”的一声,在二者之间竟产生了巨大的气流,震的我也是连退好几步。看的出来,这回至柔剑用的是她自身的法力了,而并非冷攻击。我猜测,至柔剑应该认得对方,而且很了解对方实力,否则不会一开始就用出了如此招数。权剑相交,几乎不分上下,最终还是那个独角怪先收了权杖,并叹了一句:“没想到至柔剑都被你们收了,看来,我还是准备的不够充分啊!”说完,披风一挥,就如同变魔术一般,彻底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这章应该不那什么吧,人物塑造的太要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