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玩阴的就别怪我不按规矩办事了!”他的话音未落,我们四周顿时一片黑暗,就连那十万怨鬼头我都无法看见。不过,好在我与它们早就互有感知,我能感觉到它们就在我的身边,而且它们的血水也都消失了,便也将它们收回了身体之中。可这时,我与馨儿却也彻底失去了联系,甚至连喊叫她,我都听不到回答,只得孤身一人,慢步前行。

  没有一点点光亮,没有丝毫声音,就如同走在一个无尽的深渊之中,我的内心恐惧至极。因为我不知道下一步会遇到什么危险,这种的感觉是极让人崩溃的,可就在我绝望失落的时候,眼前居然出现了男尸的身影。

  看到他,于我而言简直就是黑暗中的一颗璀璨明珠,让人重新点燃了希望,我毫不犹豫的向他飞奔过去。可就在我刚刚到达他的近前时,他却突然抽起了剑,向我刺了过来。我猝不及防,被他的剑刺到了左肩之上,划出了一道几厘米深的血口子。

  他向我狰狞的笑着,举剑再度刺了过来,我迅即转身,避过了这一剑。我这时才明白,他不是真正的男尸,而是那邪道士为了蒙骗我而做出来的幻像。明白了这一点后,我也不犹豫,抽出短鞭向着他挥了过去,一击即中。但那毕竟只是幻像,我的出击也只是使幻像在那一瞬间破灭了而已,不会有任何杀伤力。

  与此同时,竟有一道惊雷劈了下来,虽未击中我,但却也让我吓了一大跳。随着雷声的响起,我的周围又多了一圈男尸,我肯定不会再上当了,手持短鞭,奋力一甩,带着疾风,划出了一个大圆,“唰”的一下就将所有男尸幻像一瞬击破。

  那邪道士却像是玩上了瘾一样,又造出了无数个馨儿的幻像,都在向我哭喊着:“姐姐,救我!”,这陈泓锦是脑残吧,一圈馨儿冲我这么喊着,我还能把她们都当成真的吗?况且她们的语言毫无感情,只是机械重复着一句话,我就算再笨也不可能上当啊!

  没有任何的多余言语,直接一鞭甩了过去,所有馨儿的幻像都化成了空气。可那陈泓锦真心是说他脑瘫都是在夸他,竟又释放出了无数馨儿与男尸牵着手的幻像。你这逗我玩呢?我明显感觉他是在耍我,我就把所有怒气都释放在这幻像之上,啪啪啪啪,干脆利落短鞭抽打在这些幻像之上,让他们也悉数破灭。

  我也不想再在此与幻像纠缠不清了,加快了速度向前冲去。可还没出多远,我眼前竟又出现了一排馨儿。那陈泓锦还真是没完没了了,我怒不可遏,挥鞭就要向她们抽去,可突然一声的喊叫:“姐姐,我真是馨儿!”,让我一下停住了手里的动作。这种真挚的情感,是幻像模仿不了的,她真的是馨儿!

  但面对着这一排的馨儿,我却是无可奈何,因为我根本无法分辨到底谁才是真的馨儿。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比唐僧还可悲,至少人家的真假美猴王好歹是一真一假,就算蒙,正确率还50%呢。我这是在一片段假里挑一个真的,简直是难于登天啊!

  我现在若不发起攻击,这一排馨儿就挡在我眼前,完全无法前进。几番考量之下,对着这一排馨儿说了句:“对不起了,馨儿!”就挥起了鞭子向着这一排馨儿打了出去。鞭子落到中间的那个馨儿之上,她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明显她是真的,而其他的馨儿也随着这声惨叫彻底消失了。

  我终于分辨出了真正的馨儿,也是异常激动,扑过去想要将她抱在怀里,可就在这一瞬间,这真馨儿竟然也不见了。我当然知道,这一定又是那邪道士故意搞的鬼,我不禁怒火中烧,他费了这么大力气,就只是为了让我抽馨儿一下。我甚是气愤不已,朝着空中大骂他:变态、狡诈,将短鞭狠狠的向地上抽了出去,来释放心中的怒火。

  此时,这无边的黑暗就如同受到了我心中的怒火影响,竟在突然之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了起来。我的周围划过一道道闪电,亮光在这黑暗之中频频闪现,伴随着周遭震耳欲聋的雷声,也显得惊悚至极。

  自从那邪道士让我抽了馨儿之后,我对他已是积攒了极大的怨气,便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任由雷闪劈打在我的身上。我的身上已然是血流不止,全身各处都处在了剧烈的疼痛之中,但我却是毫不在乎,拼尽全力向着前方的光亮处冲去,此刻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报仇!”

  我疯狂的向前冲着,似乎马上就要冲出这可恶的八卦阵了,竟“铛”的一下撞在了一个黑色半透明的圆盘上,圆盘之上书有三个金色的大字:“乾坤阵”,而在圆盘之下,竟还很狂妄的写着一行字:“乾坤大阵,无人可破”。

  透过圆盘,我看见一个满脸麻子的老道,正坐在我的对面,一脸奸笑的看着我,必然是那陈泓锦。看着他那么恶心的嘴脸,我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揍他一顿。于是,我猛烈的撞击着那圆盘,但圆盘却是毫无反应,那老道看着我是更加得意了。

  我不甘心如此失败,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撞向了那个圆盘,圆盘竟发出了轻微的“嗡嗡”声,显然已被我撞的有些震动了。这,那老道的脸色终于有些变了,但仍然在强装镇定。我再度卯足了力气,向着那圆盘撞去,此时十万怨鬼头也感受到了我愤怒的情绪与我合力,在我的身上发出了耀眼的白光,直刺向那圆盘中心,“轰!”的一声,那圆盘应声而碎。

  我一下就冲到了那邪道士陈泓锦的跟前:“臭道士,你的死期到了!”“呵呵,你以为冲破了八卦阵就能杀了我吗,你太天真了!”那道士依然显得很是不屑,并用手向他的右侧指去,示意我看。

  更新最快上8x酷{匠Mt网:4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很抱歉,昨天的章节倒数第二段的末尾不甚少写了一句“这声音居然是之前的那个划船的老头”。,现已在原文中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