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这时,一直默默无语的老者却突然说了一句话:“不要向海里看!”说完这句话,他又不再言语了。我本来还没有往海里看的意图,可他这么一说却相当于给我提了个醒,而此时本意睡意朦胧的馨儿也突然抬眼望向了我。

  我当然明白她的意图,她是想往海里看,却又不敢,在征求我的意见,而她的眼神也分明在告诉我她对海里的样子也很好奇。我本是有些犹豫,但转念一想,也只是看一眼不会有什么大事。但为了以防万一,最终我还是示意馨儿等一会儿,我先看一眼。

  }L酷r匠网n9永1|久kC免G费=看小V)说+

  但就是这一眼竟出了大问题,原先深蓝色的海水竟在一瞬间变成了血红色,吓得我赶紧将目光从海上移开了。我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可这时,那老者竟停下了划桨的动作,对我说道:“叫你们不要看,你非要看,这下可没人救的了你们了!”说罢,老者身形一晃,便不见了踪影。

  此时,船上只剩下我和馨儿两人,馨儿刚才没有看向海面,更是疑惑了许多。现在那老头消失了,这船就没有人划了,我只好拿起了船桨继续划。可突然之间,狂风大作,小船竟被吹的摇摆不定,我和馨儿死死的摁着船的两侧,才让船不至于翻覆。

  但这时已然没有办法继续划船了,我们只有等风小一些的时候,才能腾出手来,继续划船。然而,我们就这样与狂风僵持了十多分钟,那风竟变得越来越大,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馨儿见此,手上竟再度加力,对我说道:“姐姐,你快划吧,我还能撑住。”我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见馨儿手撑着船甚是吃力,便也不再犹豫,松开了撑船的手,再次拿起船桨,奋力向前划去。

  可船却是一动不动,似乎有只手在拽着小船,让我使出全身力气也难以让船移动分毫。我回头看了一眼馨儿,她的表情显得很痛苦,头上的汗珠已经不断的滴落下来,看的我也甚是心疼。我只能更加卖力的划动,已然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依然无济于事,小船还是纹丝不动。

  馨儿更是突然朝我喊了一句:“姐姐,我快撑不住了!”,她此时已显得相当疲惫,我立即就放下了手中的木桨,与其一起摁着船帮,这样馨儿还会稍微轻松一些。我们再度坚持了几分钟,风居然渐渐停了,似乎“曙光”即将来临。但显然胜利不可能来的这么容易,水中突然间伸出了无数只鲜血淋淋的血手臂,朝着我们抓了过来。

  这些血手臂数量极多,而且速度极快,一下就将我与馨儿死死抓住,这时,我与馨儿的身上都布满了血手臂,而且它们还在向下淌血,不出一会,我们的身上就都被染成了血红色。现在的样子,就连我与馨儿互看,都觉得对方狰狞无比。

  可这还远远没有结束,很多只血手臂扒在船上,一下就将我们的小船掀翻,我与馨儿也都掉入了这血水之中。即便在这血水之中,这些血手臂也是死死的抓住我们不放,使我连呛了好几口血水。这血水灌入嘴中,不仅使我们呼吸变得更困难了,而且它其中裹杂着那种腥臭味,也令人厌恶至极,但陷入其中,我又难以动弹。

  事情还不至于太糟糕,我的身上白光忽闪着,让我一下就想起了十万怨鬼头的存在,立即用意念控制它们,让它们冲出我的身体,去攻击者这些血手臂。而在这血水之中,它们似乎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不过,好在这十万怨鬼头的能力也非同寻常,即使是这种恶劣环境之中也能与这些血手臂勉强打个平手。

  我与馨儿在这十万怨鬼头的帮助之下,也终于脱离了这些血手臂的束缚。我也是毫不犹豫抽出了短鞭,立即投入到了与血手臂的战斗之中。短鞭落处,血手臂砰然而碎。那血手臂碎裂之后,溅出了许多极为恶心的鲜红血浆,这些血浆一下子就溅到了我的脸上。但已然身处血水之中,我也已然顾不得这些,几近疯狂的抽杀着这些血手臂。

  馨儿此时也没有闲着,徒手与这些血手臂搏斗着,这些血手臂的气力远不及她。一片血手臂还尚且能控制住馨儿,而一个两个的还远不是她的对手,瞬间就被馨儿撅的粉碎。在我与馨儿和十万怨鬼头的努力之下,终于将这些血手臂消灭殆尽。

  而此时,我也打算将这十万怨鬼头收回来,可一个声音却突然响起来,是在黑森林之中的神秘女人:“不可,这些怨鬼头被这秽血沾染,你此时若将其收回,必将损害你的灵气,严重的甚至可以丧命,待其上的秽血消失后才可。”

  我现在对这女人自不会有任何怀疑,便按她所说的去做,让十万怨鬼头跟在我身边一同游向对岸。没有了小船的代步,在这水中要到达对岸,也只有自己游这一种办法了。好在我虽然体育不好,但游泳技术还算不错,而我的看了看馨儿她的泳技也算可以。

  我们身旁的血水虽然依然肮脏,不过我们却早已不在乎了,不出半个小时也算是艰难到达对岸。而那十万怨鬼头一直在我身旁,此时也与我们一并上了岸。

  “这、这不可能啊,明明是以申命行事的,她们怎么能逃脱!”一阵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吼声传来,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又是那邪道士。当时我本是想与其对骂而去,却有一个声音先我们一步而出:“道长,您别生气了,是有人在暗中帮助她们,给了她们第二次机会!”这声音居然是之前的那个划船的老头。

  我是后来才知道,那是巽阵,那阵的关键之句也就是破阵之法是“随风,巽,君子以申命行事。”只是,在那神秘人的帮助之下和邪道士之后的动怒,破坏了八卦阵原本的结构,才让这句话没能显示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闲聊一句:作者强迫症,无论再绕嘴,题目也一直坚持五个字,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发现。::>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