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的厨房位于正门左侧与门垂直而建,而且还被两侧的库房夹在了中间。主居室却是贴着内墙靠右而立,而四间小屋则两两相随与主屋相斜而立,成“八”字形,别有特色。那中年男子指着这些小屋对我们说道:“这里平时也只有我一人,房间都是空的,你们随便住吧!”说完,他便独自进到主屋当中了。

  我们将这四间小屋也都看了个遍,发现倒也都算干净,这男人平日里应当没少清扫,看起来也是勤劳之人。我们也没有太过挑拣,就住在了离主屋最近的那间。这屋中还是传统的火坑,虽然不算宽敞,但我们三人也还能勉强挤下,也就算如此了。毕竟在这种陌生的地方,三人分开而睡,也是有些危险。

  这时,我们虽在屋内,但凉意却丝毫未减,大家也就和衣而睡了。我正躺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却听见滴滴答答的落水的声音,屋外虽然下着小雨,但这声音明显与雨滴落下的声音不尽相同。它落下的声音有些沉闷似乎落地之后就黏在了地上。

  听到这声音我是猛然坐起,推了推身旁正在睡觉的男尸和馨儿。他们都睡的正香,猛的被我推起,都显得有些不明就里。我示意他们仔细听,男尸听着听着似乎也察觉出了不对,而馨儿却是没有什么感觉,竟又躺下了,或许是上一阵让她耗费了许多精力,现在有些疲累不堪了。

  男尸看了看馨儿,悄声对我说道:“让馨儿现在这儿睡会儿,我们出去看看。”说完,他便背起了至柔剑与我一同出去,但就在我们推开门的那一刻,我们全都惊呆了。

  那中年男子在院中的空地上舞着桃木剑,而随着桃木剑的舞动竟从剑锋中闪出了一道道的红光,此时的雨水也变成了血红色。我和男尸几乎是不约而同的蹲下来,用手蘸了蘸落地的红水,放在鼻前闻一闻。

  当我的沾到红水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水很像是血水。因为我的手一碰到红水就感到它有些粘稠,而在鼻前一嗅竟传来一股浓烈的血腥味,明显是血水无误,而且目前来看极有可能是人血。

  酷匠VF网:唯WS一n正Zy版g,W其他都\☆是、^盗gC版

  我和男尸同时意识到这点,立时就觉得馨儿现在很不安全,可正当我们想往回走的时候,那中年男子竟手持着桃木剑一下向我们刺了过来。男尸的反应很快,就在桃木剑刺来的一瞬,便抽出了至柔剑挡在我们身前,与中年男子的桃木剑来了个“硬碰硬”,随后,二人就缠战了一起。

  我也不会傻到站这观战,立即向屋内赶去。还好,我进到屋内,远远的向床上望去,发现馨儿还睡的正香,也是松了一口气。可就在我准备过去之时,馨儿的身旁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竟是那个中年男子。他挡在我与馨儿的中间,不让我过去,但奇怪的是,他却没有伤害馨儿的意图,而是将自己的上半身脱光,露出了八块腹肌。

  他的体形看起来也是甚为健硕,此时竟在我面前舞起了桃木剑,不过这回的剑锋并没有带着红光,而且那动作也是相当优雅。他如此的舞着,一时之间竟也让我看的入了神。舞着舞着,我似乎就被他的剑势迷失了心智,只觉得眼前的男子离我越来越近,渐渐的他竟抱住了我,而我也不知为何竟也配合着将他抱住在互相的身体上摸索着。

  逐渐的,我的上衣也被他掀掉,当时的我就如同受到了他的吸引,主动的将自己的胸部贴在了他那八块腹肌之上,上下蹭着,甚至手还不自觉地的摸向了他的**之中。这时,我似乎沉浸在一种快感之中,对于这一过程感到很是享受。

  可当我无意中瞥向馨儿之时,竟发现似乎还有一中年男子手持着桃木剑站在她的边上。他手中的桃木剑已然举起,将要向着馨儿砍去,顿时,我就清醒了不少,一下向着那中年男人扑了过去,那人没有防备,瞬时就被我扑倒在地。

  他被我扑倒之后,立刻便拿着桃木剑向我刺来。经过这好几阵的历练,我的水平也算是有些进步,向侧方一闪,险之又险的避过了他的攻击,得空又抽出了短鞭向着其挥了过去。按说,我的水平应在这中年男子之下,但他的桃木剑却难以伤我,不出几时,中年男子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再与我纠缠,再次突然消失了。

  可是这中年男子消失后,那八块腹肌的男子又向我围了过来,还在向我展示着他的身材,似乎还想与我亲近。此时,我再看着他却是觉得恶心的不行,立时便将短鞭甩了过去。就在短鞭甩到他的那一瞬,他的身形却一下消散在空气之中。

  这时,我才知道这男子本是幻想,但就这一下我却是全明白了。正与男尸缠斗的中年男子应当也是幻像,只有刚才刺杀馨儿的才是真身。

  那中年男子从这里消失之后,一定是去对付男尸了,想到这里我赶忙要出去找男尸,可就在这时,j我竟听到屋顶瓦片碎落的声音,这房子似乎要塌了。于是急忙抱起还在酣睡的馨儿向着屋外冲去,可当我冲到屋外时,却发现男尸呆愣在大院中间,而这四合院之中的房屋连带着院墙竟全都塌了。

  我赶过去问那男尸:“怎么回事?”“那男子不见了,院墙也突然塌了!”他回答我道,而他看到我也像是一瞬间回过神来,急忙问我:“馨儿怎么样了?”我将怀中的馨儿递给他看,算是回答他了,而他看到馨儿安然无恙也算是放心了。

  馨儿今晚看来是真的很累,我们这么大的动静都未能将她吵醒,还在我的怀中昏昏睡着,对发生的一切毫无知觉。此时,空中的雨水也可以说是血水也渐渐停了,并停滞在空中组成了一行字:“水洊至,习坎,君子以常德行习教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最晚5月17日起,尽量5月16日起,每天保底两更,视情况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