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向着我们说道,语气也是极为冷漠,甚至都透着一股冰寒的气息:“你们若想离开这里,就必须有人牺牲,将火引到自己身上,否则没人能够出的去!”“我来!”男尸此时自是毫不犹豫,一下就喊了出来。

  黑衣女子却是对他摇摇头,说道:“你不行,必须是女性来才可以。”“我来吧!”这时,我对那黑衣女子说道。“你真的想好了,愿意牺牲自己救他们?”“嗯。”我冲她点了点头。其间,男尸与馨儿都是未言一句。

  这并非是他们冷漠,而是无可奈何。毕竟,现在男尸自己不能牺牲,在我与馨儿之间他更不想让馨儿牺牲。而我死是保护馨儿的唯一办法,但当我看到男尸眼中的泪水时,也是觉得自己算是死得其所了。

  可是馨儿的举动却是让我大吃一惊,就在那黑衣女子将火引到我的周围时,馨儿却是一下将我推开而站在了那火焰之中。我与男尸在这一瞬间全都愣住了,等我们回过神来之时,她的身躯已全被火焰包围。

  这时,我们还能看见她的脸上依然挂着满满地幸福。她还在笑着,对我们说道:“b爸爸,谢谢你这些年来对我的照顾,我真的很爱你;姐姐,谢谢你在今世还给了我一个快乐童年,过去的事,就让它烂在我的心中吧。”待她说完之时,火焰也彻底将她吞噬,我和男尸也是泪如涌泉,没想到外表如此柔弱的馨儿内心正是这般成熟懂事。

  可是,我与男尸终归也是不想让馨儿死,我突然想起上一次那至柔剑乃是阵眼,我们也可以如法炮制策反此阵的阵眼。想必,眼前的黑衣女子应当就是此阵的阵眼,只要说服于放我们过去,便可救馨儿一命。而那黑衣女子似乎能洞知我们的思想,对我说道:“不要妄想了,我乃是陈泓锦的异性幻想,怎么可能放你们过去害我自己呢!”

  那陈泓锦少说也有好几百岁,而眼前这个黑衣女子却只有四五十岁,怎么会是他的幻像呢。况且她既不想我们破阵,又为何要教我们破阵之法呢?我将这些疑问一并问出。那黑衣女子倒也是给我解释了明白:“我是他四十岁时形成的幻想,自然也就保持了他当时的模样。而我教你们破阵之法,是此阵的设定,道家是不允许设置死阵的,也就是无法破的阵。”

  我与她对话,本意是为了给馨儿争取生机,可是现在馨儿却已是倒在了火焰之中,再也没有机会了。

  此时的火焰已经熄灭了,馨儿的身体已是变得焦黑,但或许是因为阴殿王法力的庇护,馨儿的身体还保持着人的模样,而未化成灰烬。但很快我就发现,这并非是阴殿王的功劳,黑衣女子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唉,你们过关了。喂,那个小孩,不要装死了!”

  她的话音刚落,馨儿竟活了起来,身上那层焦黑的外皮也掉了下来。在那焦黑外皮的下面,分明就是原本的馨儿,她的身体未受到丝毫伤害。而与此同时,那黑衣女子的身形也渐渐虚化消失了,在她消失的位置出现了一行字:“明两作,离,大人以既明照于四方。”

  我随口将它念了出来,馨儿听到显得很兴奋,又恢复了原本可爱的模样,问我道:“我是大人了,是吗?”馨儿表现出了难以掩饰的高兴。看到她仍然活着,我也是激动不已,笑着抚摸着她的头说道:“这个大人可不是那个意思哦!不过,馨儿确实长大了,今天的表现很好啊!”

  虽然不是大人,还是让馨儿有些小失落,但是听到我夸她,也是很高兴。男尸看到馨儿的再度“复活”也显得很是激动,但他终归还是一个不善言谈的人,没有多说什么。此时,地面上竟出现了一个箭头,指着正前方,应当是为我们指示出阵方向吧。

  我们顺着箭头方向走去,不一会儿就走出了这个沙漠。而有了前几阵的经验,我们一直在寻找指示着下一阵的字样,可是找了半天却一无所获,而天却已是渐渐黑了。

  明月高悬在天空,点点月光洒落下来,传来了阵阵寒意,大家都把衣服裹得更加严实了。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觉得寒气逼人,而在不知不觉间天上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由于正值冬日,出来时自不会带着雨伞,我们也都被浇了个湿透。

  这时,我们特别希望能有一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在我们这样想着的时候,前方竟出现了一户人家。偌大的四合院几乎将道路全部挡住了,看起来就是一个大户人家。我们看到这四合院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般,快步走了过去。

  可当我们走到四合院之前,正要敲门时,那门竟突然打开了,从内走出了一中年男子,笑嘻嘻的对我们说道:“哈,三位进来吧!我这院中空房很多,足够你们避雨了!”我看着他略显惊疑,而此时男尸也与我想的一样,对他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来了?”中年男人只是呵呵一笑答道:“小生略学过一些占卜之术,今日算到几位途径寒舍,欲避风雨便提前迎了出来。”

  、酷CX匠)、网|唯一4J正}-版,'n其他yT都¤是#盗Hi版u*

  男尸看了看这中年男人,虽然还是有些怀疑,但也叫我们一起进去了。这中年男子人看上去虽不及现在的男尸帅气,却也比男尸之前的狰狞模样强了不知多少倍。虽然他的脸上有些小痘,长相也略显凶恶,但身穿着一套运动服,反显得有些孩儿气,再加上刚才那极度酸腐的话语,也让我们对他没有多少防备之心。

  初入院中,竟发现这四合院的布局也有些另类。传统四合院都是讲究坐北朝南,各主屋也当是居中而建、排排罗列或是围墙而立,中留庭院。可这中年男子所住的四合院,房屋的建造位置也显得甚为随意,几乎没有什么规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昨天话没说完,网站字数限制太严重了,昨天把上下两层全占满了。我接着说啊,昨天之所以更的是《天生术士》而不是本文的同人笑话,有以下几点:1.作者暂时不会写本文的同人笑话,2.作者个人比较喜欢看《天生术士》,3.受到生活时间的启发,4.作者在看《天生术士》评论区时看到过“呜咪87150”的身影,好了,说完了。另外,对呜咪同学表示我这真的不是敷衍,只是临时起意的赠个小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