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那道士却是在吼骂那至柔剑:“好你个柔柔,竟敢背叛与我!”“揉揉,我还捏捏呢!臭道士,闭上你的烂嘴,人这叫弃暗投明!”我听见那道士的声音就是满腔怒火,便替至柔剑反骂于她。“哼,你别得意,早晚有你们好看!”那道士见骂不过我,甩下这句话后就又不吱声了。

  {酷~S匠网永X久1D免s费看√O小T《说

  此时,那至柔剑不知怎样,就像有强迫症似的再一次的显现出了人形,与我辩解道:“我本来就叫柔柔的,况且我是被他抓来困在这里的,不是主动跟他的,不算弃暗投明!”说完后她似乎还觉得差点什么,又详细解释道:“我本是邙山镇山宝剑,被这道士从邙山鬼殿之中偷了出来,放在这兑阵之中作为阵眼的。”她虽然说的有一些矫情,但这样的解释也是让我对她平添了许多好感。

  我问她说:“那其它阵的阵眼是不是也都是宝物呢?”“这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其它阵我也过不去!”我本还想借其之力全数破阵,省去诸多麻烦,现在看来这也只是奢望了。但看着至柔剑在剑形与人身之间不断转换,我也是有些烦了,就对她说道:“你这样来回变换不累吗?干脆就一直保持人形完了!”

  至柔剑听我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一丝惊喜,但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男尸就抢话道:“那个,还是让她保持剑形吧!”,“嗯?”我有些疑惑,但往这至柔剑上一看也就明白了:这剑一旦化成人身,就变成一个一丝不挂的少女模样,男尸看着她,怕是觉得难堪。看着男尸那微微发红的两颊,我和馨儿也都明白了其中的缘故,偷笑了起来。那剑也是明白,萌萌的把脸一捂,就又变回了剑的模样。

  笑闹过后,我们继续向着阵的更深处前行。似乎自那湖泊干涸之后,我们面前的道路就变得异常干燥,而且越发前行,道路就更显干燥,之后竟成了沙漠。这时,我们已然在山洞的外面,天空之上,火热的太阳高高的悬挂着,在这太阳的照耀下,我们的影子竟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我们三人的影子渐渐向中间汇聚,当它们彻底融合之后,一阵扭动,那影子竟变成了一个“离”字。这乃是易经八卦之一——离卦。这意味着我们已然进入了第三阵之中,离代表着内柔外刚,阳多阴少,它的卦象是一阴爻夹于二阳爻之间。

  我向着沙漠之中望去,竟也是一望无际,这样看来,这关应不会像之前的两关那么容易了。不过,我们如此的向前走着,却除了炎热在未能遇到别的危险,可这时我的心里反而更加紧张了。毕竟,那缺德道士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让我们破阵的。

  果然,这越来越热的天气,让人感觉似乎来到了《西游记》当中的火焰山。我们都已把外衣脱了好几件,仍是觉得很是炎热,但目前来说,大家倒还尚能忍受。而就在此时,更为奇怪的事发生了,虽然太阳还在天空上高悬着,但却突然打起雷来。

  我心说,难道是天公作美,见我们在这沙漠中太过艰辛,要下雨帮我们降温吗?但这想法在我脑中一闪而过之时,便被我立即否定了。毕竟,我们仍陷在八卦阵之中,那道士肯定不会这么好心的。确实,这雷打了半天,却未见一滴雨落下,太阳仍然炽热,而我们也更是汗流浃背。

  忽然之间,我们眼前突闪了一下白光,一道闪电直劈而下。闪电打在我们眼前的沙漠之上,竟激起了一道火光,一瞬间我们全都止住了步伐。可这时的闪电也是来势汹汹,一道接着一道的直击而下,我们周围频繁闪着白光。

  这些闪电打向沙漠,已在地上激起了一道道火光,最后竟形成了一片火焰。火焰燃烧的越来越旺,蔓延的也越来越快,大有要将我们包围的趋势。我们也不会坐以待毙,都快跑了起来,想赶快离开这里。这时的我们也顾不上身上不断滚落的汗珠了,汗水已把我们的衣衫浸得湿透,但我们却一直未能找到出口。

  我们似乎是被困在这沙漠之中了,此时,那至柔剑也总算是没有忘恩负义,主动化成了人形,对我们说道:“让我试试退去这火焰吧!”说罢,不等我们回答,就又一次的冲向了空中。她悬浮在空中,高速的旋转了起来。在旋转之下,她的身体再度变回了剑形,而她的剑刃却开始不断的软化,逐渐化成了钢水滴落而下。

  钢水的不断滴落,并没有使至柔剑的剑刃消失,反而变得更长了。似乎那剑刃是从剑柄当中不断延伸出来的,而伸出的剑刃也化成了钢水滴落下来。这些钢水的滴落也起了作用,火焰接触到那钢水的一瞬便小了不少,但好景不长,就在火焰似乎全要熄灭之时,竟突然之间又“蹭”的一下窜了出来,而且比之前更是高了不少。

  至柔剑化出的钢水也随着火焰的上涨一下飞回了天上,重新组成了至柔剑的剑刃。之后,那至柔剑也是急速的掉落在地面之上。看起来,刚才她也应当消耗了不少精力,现在貌似都无法化成人形了,甚至连剑身之上也没有了任何提示。男尸只好将至柔捡起重新背上,而此时他的脸上也显出了愤怒之情,但对着这无情的火焰,我们却都没有了办法。

  而就在这时,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原本高悬在天空之上的太阳竟逐渐的落了下来,而当它落在半空之中的时候竟幻化出了一个女人的形象。这个女人并不像至柔剑所幻化出的少女那么可爱,反倒透着一股苍老的气息,抬头纹、鱼尾纹等都在她的脸上隐约显现了出来,甚至还有几颗麻子,看起来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

  她身着着一袭黑色的风衣,披散着长发,再加上那及其严肃的面容,让人看着就不自觉的产生了一种畏惧感。

  为感谢本书的第一位打赏者:呜咪87150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特加更《天生术士》的同人笑话一则(因为小曜暂无加更文章的资本),即使暂时的打赏和小曜无任何利益关系(因为小曜目前尚未和网站成功签约):一天,黑娃领着丢丢上街,几个女孩为丢丢可爱的外表所吸引,冲着丢丢“喵、喵”叫起来逗它。这时丢丢却忍不住张口说道:“叫得什么玩意儿,真难听,来,丢爷教你,喵~”那几个女孩一下被吓得“嗷嗷”叫着四散逃开了,可丢爷还在后面不依不饶的追着喊着:“是喵~,不是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