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此时的馨儿却是很懂事,一直强忍着痛苦乖乖的配合我们,也不哭闹。最终,馨儿在我和男尸的合力之下被拽了出来。馨儿的腿上几乎全是血道子,让人看起来着实心疼。

  男尸也是随即找来一些止血用品,帮馨儿包扎好。看的出来,他还是很关心馨儿的。得此当空,我向山洞的上方望去,那上面竟出现了一行大字:兼山,艮,君子以思不出其位。我看着,不由自主的就念了出来,也引得男尸与馨儿一同向那看去。

  男尸品着这句话:“看来,刚才山洞中的物品应是此阵的阵眼,馨儿碰到了娃娃,启动了机关,才让山洞坍塌的。”馨儿听到是因为她的原因才启动的机关,脸上也是面露愧疚之色,低声向我们道歉。这回,我与男尸倒是很默契,一同摸了下她的头,以示关爱。

  这样看来,我们应当已是通过了第一阵,前面就该是第二阵了。这时的我们实际上还在山洞之中,但此时的山洞已比刚才的大很多,洞顶在距离我们很高的位置。我们向前走着,可是一片湖却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这时,湖的中心竟渐渐形成起了一个涟漪,之后,涟漪逐渐消失,湖面上隐隐约约的显出了一个“兑”字,这应当是兑卦阵,兑的卦象是一一阳爻位于两阴爻之上,整与之前的艮卦相反,有上柔下刚、阳多阴少的意思。

  正在我回忆兑卦含义之时,湖的中心竟渐渐出现了一个少女。这少女不着寸缕,在湖水中央随着水波的荡漾翩翩起舞,她优美的舞姿,让馨儿也忍不住鼓掌喝彩。

  那少女的舞姿甚是飘逸,闪转腾挪间竟在水面上舞出一道道涟漪。每道涟漪大小不一,涟漪纵横交错之时在水面上组成了一幅幅美妙绝伦的图画。即使并非实景,但在那涟漪激荡之间也彰显出了少女功底不凡的舞姿,俨然是一位水上画家。我们看的入神,竟已忘记了还在破阵之中,纷纷为其叫起好来。

  少女似乎为我们的叫好声所触动,舞得更为卖力了,在那少女的卖力舞动之下,水面上的涟漪也逐渐变大,甚至都起了些小波澜,但同时那副画面也显得更为美丽了。可是不出一会儿,我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那少女舞动的速度是越来越快,已经快到我们甚至都无法看清她的动作。

  随着少女动作的不断加快,水面上的波涛也变得越发汹涌起来,渐渐地竟掀起了一层巨浪朝着我们打来。我们之前虽是看的入神,但见形势不对也是早已做好了准备。在巨浪打来的一霎那,大家也是急忙后退。我的动作虽然相对慢了些,但也只是被打中了脚踝,毫无影响。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未等我们站定,又是一股巨浪打来,这一回我们的半身都被巨浪淹下,而且这股巨浪一直未退。但暂且看来,除了打湿了衣物,并没有什么其他问题。

  可是即便这样,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此时馨儿受了伤,而我一界女流除了十万怨鬼头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可是怨鬼头用在现在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这时降伏少女的任务就交给男尸了,男尸自也是明白,主动向着那少女冲了过去。要我说那少女也挺有个性,她完全可以色诱男尸,而且现在她一丝不挂更有便利。可她却并没有用,竟也是迎着男尸冲了过来。

  两人转瞬间便缠斗在一起了,但是更准确来说,是男尸被那少女缠住了。那少女围着男尸旋转舞动,动作依然优美,只是在那柔美动作之下,却隐含着刚劲有力的攻势向着男尸打去,招招制敌,男尸在那少女闪电般的动作之下竟毫无还手之力。

  此时,男尸似乎陷在少女的缠绕之下,进难以攻击到那飞速旋转腾挪的少女;退,又被少女紧紧围住,退无可退,俨然成了少女的活靶子。我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甚至都想用那十万怨鬼头帮那男尸。

  我正欲这么做时,馨儿却是一下拦住了我,竟问我道:“你不觉得这个姐姐很可爱吗?”“可爱?可爱个屁!”好吧,我承认我说脏话了,可在当时我看到男尸的处境,也是十分焦急。馨儿没理我的脏话,见我不明白她的意思,便继续解释道:“你有没有发现,那个姐姐出招虽狠,却并无一招是致命的,甚至是致伤。”

  我听她说完后,再度看了眼那少女,似乎正如馨儿所说,那少女的每一招都在刻意避免打中要害,甚至会刻意打在一些比较禁打的部位。我好像恍然大悟:“你是说那少女是在和男尸,不,你爸爸在玩吗?”馨儿对我屡次把她爸爸叫成男尸却并不在意,回答我说:“看起来是,不过爸爸似乎不太愿意。”我心说,你这不废话吗,谁乐意给别人当活靶子啊,又不是她亲爹、亲儿子的。

  “可是,我们就这么看着他被打吗?”我想着馨儿问道,馨儿却是没有理我,突然“哇!”的大叫一声,这声音并不是害怕、恐惧而是惊喜,甚至还透着兴奋。我问馨儿:“怎么了?”馨儿一边看着自己的腿,一边回我说:“姐姐,你看,我腿上的上不见了!”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发现原先男尸包裹在馨儿腿上的纱布全都自动掉落了下来,而那些原本触目惊心的血道子竟都完全愈合了。

  up看正版h“章节f√上酷匠\P网

  馨儿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向着正与男尸缠斗的少女喊道:“姐姐,谢谢你!”听到馨儿的喊声,少女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男尸先也是一愣,便立刻借着这个机会撤了回来。此时,那少女也已静默的站在了岸边。

  但是,馨儿刚才的一喊却让我心里有些吃味,冲着馨儿说道:“我不才是你的姐姐吗?”馨儿先是一愣,随即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倩倩姐姐吃醋了,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五一放假,多休息了会儿,更新略晚了些,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