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层地表竟与人的皮肤相似,是浅黄色。我过去伸手摸了摸,还有一些弹性,似乎就是拿人皮做的一般。我实在不想踩在这人皮地表之上,便尽力躲在原来的黑色地表之上。

  但这时,那黑色地表也是越开越大而且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我终于也是未能躲开,一下踩在那人皮地表之上。可当我初走在人皮地表之上时,却感觉其与原本的黑色地表并无多大区别。

  此时,我也是略放下了一些心,在那人皮地表上往前走着。但毕竟走在人皮地表上也总是让人不那么舒服,我便是快速的向前走着想早些离开,这时的我也顾不得前面到底是哪里了。

  可我还没走多大一会儿,就听到周围响起了奇怪的声音。“嘻嘻、哈哈”的就如同有人在笑一样,而在这其间还夹杂着“嗷嗷”的叫声,似乎在起哄,而我四下望去却并未发现有人。但这声音却显得越来越大,似乎离我很近,可我猛一回头,仍是未见异常。

  最后,那声音似乎就在我耳边,这时我再一侧头,想再仔细看看周围时,一个斗大的眼睛竟与我对视上了。吓得我“哇!”的一声连退几步跌坐在地上。而此时我在看向那个眼睛,发现竟是一个悬浮在空中的人头。

  酷匠“Q网%永!久√◇免=‘费看{小、O说

  它冲着我笑,那笑本身并不吓人,可是放在一个没有身子的人头上那就不是一般的吓人。我实在不敢看那恐怖的人头,便扭过头去,可是一个人耳朵又映入我的眼帘,竟又是一个恐怖人头。我猛一激灵往后连错几步,竟又撞到一个东西之上,显然也是一个人头。此时,我再看向周围,竟发现我的身边已围满了人头。

  这些人头表情各异,老少不一,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是死死的盯着我。而且他们的额头前推,颧骨回收,均是俯冲之态,似乎下一刻要将我就要将我淹没在人头堆之中。

  可显然,我还是把事情想的太乐观了。那些人头大约停滞了五秒钟左右,就如同商量好了一般,径直向我冲了过来。不是包围我、不是打我也不是强奸我而是……咬我!我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像西游记里的唐僧了,不管什么人见了我都想咬我。男尸这样、猫妖这样,连这诡异人头都这样。

  但我毕竟不是待宰羔羊,就这样任他们来咬我。我挥舞起短鞭,打向了这些啃咬我的人头。现在没有了馨儿在身旁,我反而不必担心打到自己人了,于是使出了全身力气挥出了短鞭。

  初开始的时候倒也起些作用,那些鞭子打到这些人头之上,它们倒也是一个个血肉横飞、坠落在地。这些人头也均纷纷化成了血水,再不能起,连这人皮地表都被染成了血红色。

  可是猛虎架不住群狼,况且我还不是猛虎。刚打飞了几个便又补上来一片,可谓是“子子孙孙无穷尽也”,我就这样不断挥舞着短鞭,约过了有二十来分钟,我的胳膊也是越来越酸痛。挥动短鞭的速度也是渐渐减慢了,已是很难以再行驱赶人头了。

  人头在我身旁已然围成了黑压压的一片,而我身上也是被这些人头咬得鲜血横流,头、脸、身、脚等全身各处均无一幸免,似乎今日我就要葬身于万口之中。

  但这时却有一个声音从我脑中响起:“这是十万怨鬼头,用你的仁慈来感化它们!”这声音不同于阴殿王的声音,不是从外部传来,而是源于我自己的身体,似乎就是我自己说的话,但却并非是我自己所说。

  她的声音尖厉清脆,明显是个女人的声音,所以他也不可能是阴殿王,也不会是那邪道士。那她是谁呢,我不知道。而且我也不敢相信她说的就是真的。但是现在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可是,仁慈之力又是什么呢?我从未听说过更不知道如何去使用。但忽然之间,我的脑中灵光一现,就想起了佛祖割肉喂鹰的故事。

  佛祖为了救鸽子一命,又不让老鹰饿死,不惜割自己的肉让它吃,由此也是自己终成正果,或许这就是仁慈之力?可是我又如何使用自己的仁慈之力呢?“用你的意志,清洗它们的怨念。”我脑中的声音再一次的提示我,这时,我似乎有些听明白了。

  这时我盘膝而坐,闭上双眼,一点点的感知自我,感受自己的灵魂。而至于外界那些啃咬我的人头,我置之不理,任由他们的疯狂啃咬。我闭目凝神,似乎感觉自己的体内在散发清香,那股清香沁人心脾,一点点的渗透过我的肌肤向外发散了出去。

  我能感觉到这股清香就萦绕在我的周围,而此时那些人头也不再啃咬我了,但我却能感到它们仍然围绕在我的身旁。我知道这股清香并非是真正的仁慈之力,只是它的“开路先锋”而已,真正的仁慈之力还潜藏在我身体中的某个角落。

  就在此时,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许许多多我从未经历但却感觉特别熟悉的画面:在一个阴暗的大殿里,我站在一群人中,似乎在参拜着什么人。那个人走过来,对我笑笑,我能够感觉到当时的我特别明白他的意思,而现在我却并不知道那时的我在干什么。

  忽然,画面一闪,还是刚才那个大殿,此时却是火光冲天,所有的人都在疯狂的逃命。只有那个人静坐于火中,任由火焰吞噬着自己,他似乎是在用生命中最后的能力去熄灭这场大火。

  最后,火焰熄灭了,而那个人也烧成了灰烬,而我也只是对着那捧灰烬深深的鞠了一躬,随后,画面消失了。但此时我也明白了仁慈之力的真谛,它是一种敢于自我牺牲而保卫他人的意志与决心。

  顿时,我感觉潜藏在我身体中的仁慈之力渐渐苏醒,它似乎要冲破我的身体,冲向云霄。就在这一刻我的身体猛然爆裂,每一寸肌肤,每一块骨骼均化成了无数碎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