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出十分钟,那男尸便就回来了,而此时他的手里却多了许多的止血用品,而且他竟是先帮我包扎好额头的伤口,才再转向了馨儿,去替她包扎受伤的虎口。最后男尸也并没有忘记我胳膊上的伤口,替我包扎好了。

  我看到他的每一次清创、包扎都是那么的仔细认真,生怕遗漏了什么或者是弄疼了我和馨儿。虽然整个过程他都是未发一言,但仍能让我感受到了他的深深关怀与爱护,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那男尸的无声关爱。

  我也是终于知道馨儿为什么最喜欢她的爸爸了。虽然,按受伤程度上来说,我胳膊远比馨儿的虎口伤的严重,但我也是无所谓男尸的包扎顺序了。毕竟我知道,在他的心里馨儿才是最重要的。他能在帮馨儿包扎之前先止住我额头上随时可能致命的伤口,我也是甚为感动了。

  经过了这一场大战,大家也都是疲累不堪,那男尸将馨儿报上床后便独自找了张床休息去了。我们住的是三人间,整好是一人一张床,于是我便躺在了剩下的那张床上休息。大家也都是如此的昏睡了一下午,直到被一阵急促的门铃声吵醒。我们不知门外是何状况,便也都提高了警惕,悄声走过去。

  门外的人怕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便大声喊道:“服务员!”

  我们听后,也是松了一口气,便放下心来前去开门。当然,我们也是先在猫眼里确认了一下。开门后,那服务员倒是恭敬“不好意思,打扰您了。我谨代表宾馆全体人员对宾馆中午的意外停电向您深表歉意。另外,请您晚上务必小心,无论听到任何声音也不要开门出去。”

  我感到很好奇,便问道:“为什么?”

  那服务员四下看了看,便凑过来低声说道:“不知道,据说闹鬼,以前好奇看的人都死了。没人知道真相。”

  这时,一直在一旁听着的馨儿显得很兴奋:“闹鬼好啊,我就是……”馨儿话未说完,那男尸便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服务员听着脸色一变,有些紧张的问道:“她说她就是什么?”

  “哦,那个,她说她就是喜欢看鬼。”我忙打着圆场。

  “噢。”那服务员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而且她又看了一眼我身上的伤口,便是有些慌张,急忙离开了。

  此时,我不免有些感慨,自从我见了鬼之后,所有人见了我都跟见了鬼一样,此时,我不禁有些失落。

  馨儿也看出了我的伤心,便安慰道:“没关系的姐姐,我们会一直陪着你的。”有了馨儿的安慰我心里也是好受许多。可突然之间我看到她嘴上还残留着猫毛,想起来午间的事情,便问她道:“馨儿,你中午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要咬那猫怪?”

  馨儿看着我却是一脸的狐疑,又仔细的想了一会儿便答我道:“我只记得看见你额头流血之后,我就感到头疼欲裂,然后就不知道发生什么了。只是记得看见爸爸回来后,我就晕过去了。”

  这时,那男尸居然开口了,或许是因为他存在的时间比较久知道其中原由,便替馨儿解释道:“馨儿一定是遇到了与她生前大受打击的情景相似的情景才会突然发狂的。等你之后再救她的时候就知道了。”

  他说完后我就有些吃惊了,一是惊于馨儿生前到底经历了何种事件,才让她如此发狂;二是惊于那男尸竟然知道我还要再救馨儿。不过,转念一想我就明白了,男尸心里肯定也明白我不会特意救他的,救他不过是为了救馨儿。

  "酷匠V)网"唯一t正:b版m☆,其sc他都是i盗版

  显然,现在也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我们此行是来找邪道士的,但现在才刚到山脚下就遇到了这么多怪事:突然出现的猫脸怪,传言闹鬼的宾馆,也是让我心里打起了小鼓。

  此时都经过了一下午的休息,大家的体力也都恢复了不少。我便问起了那男尸山脚下的情况,毕竟在猫脸怪之外,那才是我们最重要的事。可是,那男尸却说他什么都没发现,除了有些黒雾之外别无异样,这不禁让我有些失望。

  我们一时之间未能得到什么线索,对于净月山之事也只得作罢。只好先行研究一下宾馆晚上闹鬼之事。

  我的意见自然是听服务员的话,待在房内不出去,毕竟我们是来找邪道士的,不是来捉鬼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馨儿却对此兴趣很大,坚持要去看看,她的理由是:“反正我也是鬼,有什么可怕的。”那男尸自然是向着馨儿,好吧,少数服从多数,我也只好同意一起去探查宾馆闹鬼真相。

  转眼间,便到了晚上,为了便于应对随时可能突发的危险,我们三人就都挤在了一张床上。馨儿靠在男尸怀里,两只手分别牵着我和男尸的手,我们就这样依偎在一起,等待着那随时可能出现的奇怪的声音。可是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十多分钟过去了,那奇怪的声音却一直都没有出现。我现在甚至都有点怀疑那服务员说的是不是真的,还是只是怕我们追究宾馆突然断电的责任而故意编谎吓唬我们呢?(这句话好长,大家看懂了没?这逻辑也是够复杂的。)

  明显,那服务员不是在诓我们,当钟表时针指向“12”的那一刻,屋外突然传来呼啸的风声。那风声中还夹杂着“嘶嘶”的怒吼声,而与此同时竟传来了莫名的敲门声。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倒是很默契的一起起身向着门口走去。这里似乎只有我是最为害怕的,身体有些不受控制的颤动。那男尸虽然并不害怕,但也显得尤为谨慎,也只有馨儿毫无害怕之感,一股子兴奋劲儿,要不是我和男尸拉着她,恐怕早就冲出去了。到了门口,我小心翼翼的打开门,馨儿却是突然“啊!”的一声尖叫,我和男尸都一同看向了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冷热交替,小心感冒,小曜已中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