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佳丽每晚都会重复着那一套恐怖的行为,直到有一天,那何佳丽做饭切破了手指,少年仔细的帮她进行伤口清创、清理遗留在伤口上的污物,而且在这个过程中很小心,生怕将她弄疼。而这个过程,她也是看在眼里,不免有些感动。

  她的内心防线或许已被这少年的柔情融化,便是忍不住的问了一句:“如果我不是人,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少年抬头有些深情的看了看她,说了一句连我都被吓了一跳的话:“其实,我早就知道了。”

  “你早就知道什么了?”那何佳丽明显也是有些不可思议。

  “其实,自从那天晚上看见你在吸我的血时,我就知道你不是人了。”少年如此回答着,竟让我有些忍不住在心里骂他一句,你是疯子还是傻子啊,明知别人在吸你的血,你还让别人吸!

  “那你还让我吸?”那何佳丽明显与我有着同样的惊疑。

  “因为我爱你啊!从小到大,你是第一个真正关心、爱护我的人。你是第一个能够让我感到温暖的人,即使被你利用我也心甘情愿。”我不由的在心里暗叹了一句,爱情的力量可真是伟大。何佳丽显然也很受感动,便是全盘托出,说她本是一个游荡多年的女鬼,后来被一个名叫陈泓锦的邪道士抓住命脉,胁迫她取洪富贵的精.血与精.液以修炼不死之术。再有两夜她就可以完成任务,那时这少年也必死无疑。

  二人相互交心后,自觉是同病相怜,相拥而泣。那夜,女鬼,也就是何佳丽彻夜未眠,在临近清晨的时候,她封印了少年的魂魄便悄然离开了。

  少年醒来时未见何佳丽的身影也是急忙寻找,但此时一个身材消瘦、满脸褶皱,整个脸上布满了斑点,用那谁的话说就是“麻子上长了个脸”的道士出现了。他身着着道袍,那道袍倒显得干净。而此时,他却不由分说,手举着桃木剑向着少年的脸刺去。边刺边骂:“我叫你长的好看,勾引女鬼坏我长生大计,今天我就让你破相!”说罢,那剑便划在了少年的脸上。

  可那道士却并没有住手的意思,将桃木剑立于胸前,口念道决,决毕,将桃木剑直指向少年胸口。但那剑竟被少年身上所散发的红光弹飞了出去。

  “好你个何佳丽,竟从我这里偷学了封魂决,给这小子用上了!你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了吗!”那道士说罢将桃木剑从地上捡起,径直向着少年的心脏刺去。

  )酷%*匠i。网F正版首发√/

  而此时,我眼前之间的景色倏忽之间也发生了变化:我再次的看见了我自己还有阴殿王和馨儿,显然,我已回到了现实中来。

  那阴殿王见我也是那男尸睁开了眼睛,便知我已完成了截取复现男尸记忆片段的任务,便是念起了归魂决,使我的观魂再度回到自己的身体当中。

  之后,我将这些内容与他们一一细说,那男尸竟是潸然泪下,而大家对男尸也是分外同情。虽然我在男尸的体内经历了他一年有余的事情,而现实中不过只过了十来分钟而已。

  事情大家也都一一知悉了,便决定立即去找那邪道士算账好救男尸。我想既然馨儿与那男尸都无法离开冷柜,那必然会是阴殿王与我同去。

  不料,那阴殿王去却说:“我鬼城与道教、佛门有契约在前,均各自为政、互不干涉。我乃鬼城长老不宜出手,这一回只能靠你自己了。”

  我听后不免有些担心:“可是我自己恐怕难以应付那邪道士吧!”毕竟,当时我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16岁小女生,远不同于现在所谓的“女汉子”。

  “这你自不必担心,我先行教你几个道决,可在关键时刻用来保命。另外,让馨儿和富贵与你同去,也可相助于你。”阴殿王如此说道。

  但我听后却是疑问重重:“您既是鬼城长老为何要教我道决,而且馨儿与男尸……噢,不是,是富贵,他们不是不能离开冷柜吗?”

  “你现是人身无法使用鬼城法力,况且以鬼城法力与道士对战易引鬼、道两派争端,这些道决也是我先前与道士朋友所学。至于馨儿与富贵,我可先施法力让他们暂离冷柜七日并隐去他们身上的鬼气,所以你也必须在7日内回来。”阴殿王此时也一一与我详细解释清楚。

  我听后也知这一路是凶险异常,却是有些担心馨儿,便向阴殿王说道:“这一路当有不少艰难险阻,就不必让馨儿涉险了吧,就让她留在殡仪馆吧!”

  馨儿听后倒是当先反对,说道:“不要,我要和爸爸、姐姐在一起!”

  此时,那阴殿王却也说道:“你也太高估你自己了。这一路若是缺了馨儿,你怕是早早就丧命了!”

  馨儿听完后便是一脸的得意,而我站在一旁却是甚为尴尬。

  这样,确定了前去找那邪道士“算账”的人员后,阴殿王先是将注魂决、回魂决、镇鬼咒与清心明目咒教与我,之后又给了我一条短鞭。说是怕我再把剑捅到自己脖子上,我不禁有些汗颜。

  言归正传,阴殿王将道决教与我,短鞭交与我后,又为馨儿和男尸(好吧,我知道他叫富贵,可我还是更愿意叫他男尸)隐去了鬼气,暂时解除了对冷柜的依赖(其实就是保证他们的鬼体七日不腐而已)。当然,也顺便帮男尸“整了下容”。不然,这副模样出去当是要吓坏许多人。同样的,他的容貌在消除怨气之前也只可维持七天。

  阴殿王做完这些事情之后只是告诉了我们邪道士的住所后就消失了。他告诉我们那邪道士住在净月山顶的净月观之中,于是我们便启程向着那净月山走去。

  这里与那净月山相距并不算太远,即使步行也不会超过一小时,我们一番商议后便决定步行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