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阴殿王并未接话,反问我道:“你真的想救她吗?”

  我见阴殿王如此问话,便知那小女孩一定有救,当即就毫不犹豫的答道:“当然。”我怕我说的不够明白,就又补充了一句:“我看那小女孩很纯真,不像是恶鬼。”

  “你倒确是善良。”阴殿王不由赞道。听后,我心里不免有些小骄傲。

  可那阴殿王却又继续说道:“不过世间自有天道,人之生死均有命数,已逝之人不可复生。”

  他的话一说完,我的心顿时就凉了:“那就是说那小女孩也救不了了吗?”

  这一瞬,我突然感觉自己好渺小、好无助。虽然我已是竭尽全力、费尽心思,甚至不惜让自己处于生死边缘,还差点丢掉了自己的性命,可最终却仍是一事无成!

  女女终归还是死了,甚至连魂魄都没能留下。而馨儿她还救过我一次,而我却没有办法帮她,还让她在那冰冷的冷柜当中躺着,不见天日,甚至还有可能遭受恶鬼的欺凌。我如此想着,便越发的伤心了,最后又再一次的哭起来。

  “哭什么!”那阴殿王冲着我吼道,他的眼中充满愠怒,我不禁是吓了一跳。自我见阴殿王真身以来,他一直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我从未见过他如此严厉的模样。我一下便将眼泪憋了回去,不敢再哭。

  他看我不再哭了,便用稍微缓和一些的语气对我说道“你要知道,你的眼泪只会增加恶人在作恶时的快感,让他们更加猖狂。”他说的很是语重心长,虽然语气中仍显严厉,但我也却是甚为受用。随即立刻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这一回,他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欣慰的表情,接着跟我说道:“你只可以使她不必依赖冷柜而存在于人世间,却无法使她真正复活。”

  我心想,即使是这样,也比在殡仪馆忍受寂寞被恶鬼欺凌好啊。我便答道:“即使这样,那我也要救她!”

  可是那阴殿王却是未置可否,反又问了我一个奇怪的问题:“你希望这个小女孩最后的下场和女女一样吗?”

  “当然不希望!”我虽不知他的问话是何意思,但我的回答却必然是这样。

  “那你就要先救那男尸,否则馨儿必死无疑。”阴殿王继而说道。

  “哪具男尸?”我心生疑惑。

  阴殿王一脸的黑线:“你是有恋童癖还是同性恋啊?怎么只记得小女孩,记不住那么一个大男人呢,就是那个差点把你咬死的男尸!”

  我虽知他只是和我开玩笑,但在心里我还是忍不住腹诽了一下:我这么纯洁的小女生哪里像“百合花开”了,况且我那是母爱好不好!

  另外,那男尸差点把我弄死,我竟还要救他,我又不是活腻了!

  那阴殿王倒也是看出了我的心思,便笑道:“你现在的境地已与活腻了没什么区别了。”

  “现在,你的未来之路艰险重重,稍有不慎即可殒命,甚至连你周遭之人也难免牵连。你若救得那男尸,他未来必可保护于你。”阴殿王与我讲着,同时他又把殡仪馆活尸之事与我讲清。

  原来那些活尸都是生前为人或鬼所害,阳寿未尽,阴司不收,却又无法复生。它们怨念未除,魂魄难以离开肉体。若想使它们的魂魄可以离开肉体而单独存在,就只有惩治恶人、消除怨念这一种办法了。那时在为他们重塑虚体,便可使他们永世存活,只是年龄不会再变化,而是一直停留在他们逝世时的年龄。

  我听明白了这一切之后,对那男尸也是心生怜悯,便欣然答应了救那男尸。阴殿王告诉我,若要惩治恶人,消除怨念,就必须将自己的观魂注入那时体内,以男尸的视角看到他生前的事情。了解了他为人所害的经过后,再去找那害他的恶人,惩治于他便可。所谓惩治即让那恶人得到该有报应来化解鬼魂的怨气,却不一定非要致其于死地,这是由鬼魂的怨气深重决定的。

  这个过程听起来很容易,但真正做起来却也是困难重重。首先要找到男尸,这倒并不难。但要将我的观魂注入其中就不是那么容易了,毕竟那男尸还是要加害于我的。

  这一次,阴殿王与我同去,既省去了诸多时间,也好降伏那男尸。有了阴殿王的带领,转瞬间我们就到了殡仪馆的冷藏室内。但始料未及的是,那冷藏室内却是变了个模样,冷柜早已不知了踪影。而地上则有着八卦图阵,乾、坤、震、巽、坎、离、兑、艮八卦不缺一卦,而我们则站在图阵中央的阴阳鱼上。

  “不好,这里被人做了手脚。”阴殿王话音未落。我们脚下的阴阳鱼陡然打开,一瞬间我们便坠了下去。这地下倒是不深,不过几秒,我便摔在了地上。那阴殿王也确是功底不凡,在这不过几秒的时间内竟将身形正了过来,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这地底漆黑一片,虽未到伸手不见五指之地步,但也确勉强只能看清周身一米左右物体。那阴殿王不知从何处掏出一张纸来,仅用手指一弹便将其点了起来,顿时火光照亮了四周。那纸说也奇怪,无论怎样燃烧却永远也烧不尽。

  那阴殿王手持着那“纸蜡烛”四处照了照,突然之间一个人影出现在我面前。那身影太熟悉不过了,脸上的刀疤、微凸的双眼,不是那具男尸还能有谁!

  再一次与他对峙,我虽然还是有些紧张,但却是不怎么害怕了,毕竟身旁有着保护了我那么多次的阴殿王。可这时阴殿王却对我说道:“你不能事事依赖他人,要学会自己应对。”他说完竟消失了。

  ●,酷匠r。网1*正版。)首发!

  我必然知道那阴殿王并没有真的离开,只是隐去了身形而已,但我也深知那阴殿王为了锻炼于我,不到紧急时刻是绝不会轻易出手的。只是我没有想到,他对紧急时刻这一定义的阈限却是高得可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小说不是你想写,想写就能写,累得作者死去又活来,还是没人看。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