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由分说,一把夺过我手中的寻尸皿,随即便消失了。寻尸皿被夺,女女尸体也一并被掠走了。这一下我有些手足无措了。

  我先是略定了定神,然后决定先回去找阴殿王再说。回至家中,那阴殿王正闭目端坐,似在冥想。我正要与他详述事情经过,他却是先言道:“不必说了,我均知悉。”

  继而,他又说道:“你所遇那二人,乃是阴宇王的两个得力大将:灭魂将军与镇鬼元帅,他们手执的长剑名为灭生剑与噬魂剑,凡为剑所斩之人、鬼均神魂消散,再无生机,他们未攻击于你也算是手下留情了。”我听后,不禁一阵后怕。

  “那我还有机会救女女吗?”我心中确是依然想着女女。

  “还有,但恐怕很难救回来了。”阴殿王显得有些伤感。

  “哪怕只有一线希望,我也一定要将她回来!”我显得异常坚定。

  i酷匠网Gb正!版)2首%E发.A

  “好吧,既然你一定要救她,那我送你去阴宇王府,现在女女的尸身与魂魄都在那里。”阴殿王的语气显得有些无奈但仍是默念法诀,转瞬间便将我带到了一座悬崖底端,四周高山峭壁围绕,一般人若想进入这里恐怕是难于登天。

  而我见眼前的景象倒是像极了微缩版的故宫,只是由于四周黑雾缭绕,其阴森程度不知高于故宫多少倍。大门上方的匾额上书有“阴宇王府”字样。两扇大门分刻有“鬼”、“门”二字门的两侧还贴有“人间鬼府,活人莫入”和“鬼魂入府,永效宇王”的警示语。

  阴殿王说道:“这就是宇王府了,你将这归魂符带着,只要找到女女魂魄贴于其上,那魂魄自会寻找尸身与其融合,那时便可复活了。”

  “知道了。”我接过归魂符,便要入宇王府。

  “切不可让人发现。”阴宇王随即又再次叮嘱道。

  我应后便悄悄将宇王府门推开了一条缝,从缝隙中望去,未见府内有人,我便顺着门缝钻了进去。进入大门后先是有一巨大庭院,庭院四周种有一些花花草草。只是我对植物不是很了解,所以亦无法分辨这些花草是何品种。只是闻着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再配上这花草五彩缤纷的颜色,倒使得这屋内别显雅致。

  不过我不是来游山玩水的,还是尽快找找女女魂魄才是正事。我快步走过前院,穿过正殿一路步行至后庭,畅通无阻,未见有人。我心想,这阴宇王府的守卫倒甚是宽松,想必门前那些警示语也只是用来唬人的。

  可就在这是,那个阴冷可怖的声音又不知从何处响了起来:“你不知道阴宇王府活人莫入的吗,哈哈!”他话毕的一瞬间,我周围的景象竟全都变了样。附近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鬼魂,其中既有面目狰狞,呲牙咧嘴的冤魂怨鬼,也有眉目清秀,长相大方的“美男”、“美女”鬼。但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带着锁链被关在了监牢之中,而我亦被困在其中。

  每一个鬼都在那里低着头,一言不发,对于我这个新来的“客人”并无多少反应。最多只是略看了一眼便又低下了头。可就在其中,我却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就是女女!

  我看着她眼泪不由得夺眶而出。而就在这时她也看见了我,脸上也露出了喜悦的神色。她瞬间就“飘”了过来:“倩倩,我好想你啊!你一定是来救我的,对吧?”

  再一次看到女女我也是十分的激动,我刚想与其细细讲述这一夜的惊心动魄之事,却是突然想起天马上就要亮了,若再不救她可就来不及了。于是我急忙在身上翻找了一番,找出了那张归魂符。不及细说,便将其贴在了女女魂魄之上。

  此时,只见那归魂符连闪了三下金光,便带着女女的魂魄飘了出去,连这监牢的栅栏都未能阻挡于她,就那样一点点的飘走,直至飘出了我的视线,我心想这一回定是能将女女成功救活了。

  但是大概过了三五分钟之后,我突然听见一声尖叫:“啊,我的头呢!”听见这声大叫后我才反应过来,心说:坏了,忘记了女女尸身没有头这件事了。

  果然,不出一会儿,我便看见一具无头尸向着监牢走来,这回连那些在监牢里的鬼魂都被其吓了一跳。

  “呵呵,连尸身都不全就敢用归魂符,简直是愚笨致极。这一次,任谁都救不了她了,哈哈。倩倩,你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哈哈哈哈!”那阴冷的声音不断地奸笑着,这时我才知道这一次是我彻底的害了女女。

  女女的无头尸不一会儿就倒下了,再也没能站起来,我不禁失声痛哭起来。

  “我的府内不收留活人!”那阴冷的声音厉声喝道。他的话音未落,我便感觉到似乎有人狠狠的踹了我一脚,之后我就飞了起来,最后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唉,命数啊!”我抬头一看,阴殿王已然站在了我的身边,在不住地叹着气。明显,我已又回到了那悬崖底端,旁边依然是那阴宇王府。此时,再看那阴宇王府,我似乎觉得它比之前更为阴森可怕了。

  “走吧!”阴殿王说着就要带我离开这里。

  “女女真的没救了吗?”我还是有些不甘心。

  “没有。”阴殿王的回答似乎毫无情感,可是他又补充了一句,“而且,事情更麻烦了。”

  那阴殿王话音一落,我竟已置身家中。不必说,这自是阴殿王的法力。那阴殿王依然还在我的身旁。

  “这些时日你要小心谨慎些。”阴殿王说完便要走。但突然之间我想起了那个小女鬼,忙拦住他问道“我想救那殡仪馆的小女孩,您有办法吗?”

  阴殿王那即将离开的身影顿时僵住了,脸上的表情也显得甚是伤感。摇了摇头叹口气道:“可怜那鬼王的千世善行,却还是终遭此报啊!”

  我不明白他的意思,便问道:“您是说这小女孩救不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女女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吗?PS:愿意看的读者不妨点一下追书,好让小曜有更新的动力。(也不需要大家注册,qq,新浪微博,百度账号都是可以登录的而且微信搜酷匠网都可以直接登录进网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