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双手握住寻尸皿的两侧,欲把其做为盾牌使用,以抵挡那男尸的攻击。不料想,正当我信心满满准备对抗男尸时,却又出问题了。那寻尸皿像是突然之间叛变了一样,一下子就飞了出去,继而贴在了冷柜之上。

  此时,我已经没有功夫去管那寻尸皿了,因为那男尸又一次张着大嘴向我扑了过来。这时,我已挡无可当挡,躲无可躲,而那男尸的血盆大口又在不断的逼近,我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但就在那一瞬间,我感到屁股上一阵生疼,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硌着我,我将它拿了起来,发现居然是人的头骨。

  随着“啊!”的一声惊叫,我一下将其扔了出去。那人头骨正巧砸在那男尸的头上,他被砸的有些重心不稳,踉跄着往后退了几步,才算站定。

  我一看如此,慌在附近一通摸索,希望能再找出些骨头与其对峙一下。可惜天不助我们,经过我的一番搜寻仍一无所获。

  这时那男尸的血盆大口已然悬在了我的头上,仿佛下一秒就要将我的头颅咬碎。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抱着一线希望大喊了一声“馨儿,救命!”没想到就是这一喊救了我的命。

  突然之间,8号冷柜的门一下打开了。瞬间,馨儿就挡在了我与那男尸的中间,而那男尸的动作也一下停住了,并向后退了几步。此时,馨儿一把抓住我的手带着我往外跑。

  她打开了另一侧的门,我刚才无论如何也打不开的门却被她一下推开了。

  门的那面是火化间,正中矗立着一个火化机,但此时忙于逃命的我已顾不得“欣赏”殡仪馆的布局了,飞也似的逃离了出去,依次经过了几个房间后,终于逃到了殡仪馆的后院,再从这里出去就可以离开殡仪馆了。

  我正欲离开,但看见身旁的馨儿,忽然之间想起来一件事,当即低下头对她说道:“馨儿,你不是怕黑吗,我送你回去吧!”

  “嗯?”馨儿有些惊讶的看着我,她似乎没有想到我在这种时候还会如此关心她,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我看着她哭泣的样子,心生怜爱。轻轻抚着她的头问道:“怎么了,不开心吗?”

  她一把抱住了我,有些哽咽:“姐姐,你对我真好,从没有人对我这么好!”她说的时候特意把“人”字加重了,或许是为了与她的“鬼爸爸”区分开吧。

  不知为什么,在这一刻,我真的感觉她就是我自己的孩子一样。“走吧。”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再一次牵起了她的手,重新往殡仪馆内走去。

  这一次我没有走入冷藏室,就走到了火化间便停了下来。对馨儿说你自己进去吧。”馨儿倒也很善解人意,知道我对冷藏室还有所恐惧,点了点头就自己往里走去。

  就在她即将进入冷藏室的一刹那,我突然想起那寻尸皿还在冷藏室中,便急忙叫住了她:“馨儿”,“什么事?”我有一件东西落在冷藏室中,你可以帮我拿出来吗?”“什么东西?”她问道。我便与其详述了寻尸皿的样子与功用。

  可当我说完之后,我也马上就明白了,那寻尸皿既是寻女女尸体之用,那它飞向冷柜不正是表示女女尸体藏于冷柜之中吗!

  不得不说,馨儿是一个既善良又聪明的女孩,好吧,是“女鬼”。她听我说完马上就知道了我要找的“人”就在冷柜之中,便主动与我说:“她一并帮我把尸体取出来。”

  我有些不敢相信的问到:“那么大一具尸体,你怎么搬的动?”

  “我力气很大的,当然搬的动!”说这话时,她的表情显得很得意。

  就这样,她就进冷藏室里去了,而我则在火化间等着她。我感到有些累了,便闭上眼睛想小憩一会儿。但一阵窸窸疏疏的声音传了过来,而且声音越来越近。

  我警惕的睁开了眼睛,发现四周不知何时围了好多“人”。我之所以称他们为“人”,是因为他们的形象和正常人别无二致。但他们确实并非是真正的人。

  他们身上所传来的非比寻常的阴冷气息分明在告诉我:他们都是尸体或者说是鬼。这些鬼一边向我走来,一边开始脱衣服。有些脱得快的,身上已然只剩下内裤了,我感到一阵发懵,这是要干什么!

  他们在不断的逼近,越来越近。有两个离我最近的突然出手,一下摁住了我的双手。恐惧之下,我开始胡乱的瞪着双腿,没想到,我这一蹬还真起了作用。

  我一下将即将要靠近我的两个鬼踹倒,而且这两个鬼被我踹倒后似乎并不能自主站起。这时我才知道原来这些鬼是如此的不堪一击,相比于那具狰狞男尸简直是天壤之别。

  初尝甜头的我开始不断的蹬着双腿,就这样又接连踹倒了好几个。这时,摁住我的那两只鬼终于耐不住性子了,他们各用一只手摁着我的手,而另一只手却摁住我的肩膀使劲往下一压,一下将我摁倒在地。

  此时,还有几只没被我踹倒的鬼一下围了上来,开始七手八脚的扒我的衣服。我无力抗拒,只能任由他们将我的衣服一件件扒掉。不一会儿,我的衣服就被他们扒了个精光。

  当我的身体最终彻底暴露在他们面前时,他们开始鬼叫,变得手舞足蹈起来,将他们的身体不断的贴近我的肌肤,一股股冷气不断的侵入到我的身体里,我感到冰寒刺骨。

  /酷4)匠V/网$,正¤版首发》

  有的鬼在吻我的脸颊,有的鬼在吻我的耳朵。更有一只鬼竟一下将自己的内裤脱掉。我去,我这是要被鬼上的节奏吗!

  其它的鬼看到这一幕时,“嗷嗷”的鬼叫声更大了,那只鬼不断的逼近我。他的(咳咳)似乎马上就要碰到我的身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PS:求追书,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