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那俏皮的模样,我竟有些忍俊不禁。她看见我笑她,更是有些委屈的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看她这样,我本是想哄哄她的,可是不知从何处冒出来一辆车,径直冲我们开了过来。眼看着这辆车就要撞到那个小女孩了,或许是出于女性天生的母爱本能吧,我一把将她推开,随即那辆车就把我刮倒了。

  我看了看自己的伤势,好在没什么大碍,只是胳膊被刮破了点皮,流了些血。那小女鬼很快跑了过来,一脸担心的看着我的胳膊,问我:“姐姐,你没事吧?”

  我回道:“没事,来,姐姐继续送你回家。”小女孩“嗯”了一声,但就在这一瞬间,我看见她的眼里似乎噙着泪花。

  我们就这样手牵着手又走了一会儿,小女孩突然抬头问我:“姐姐,我没有妈妈,你能做我的妈妈吗?”我一愣,什么?给鬼做妈妈,这听起来都瘮得慌。

  可是看着小女孩那可怜巴巴地样子,我又不忍心直接拒绝。于是,我便说道:“那个,我先送你回家好不好?做妈妈的事回来再说可以吗?”小女孩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终究还是答应了。

  不知不觉中,我们一人一鬼已走到了村西殡仪馆的门口。我对那小女鬼说道“你家到了,你进去吧。”我可是不想在这大晚上进入殡仪馆这种地方。

  那小女孩嗫嚅了一阵儿,抬起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望着我,启求道:“姐姐,你送我进去好吗?我怕黑。”

  什么?你一个鬼还怕黑,开什么国际玩笑!我顿时无语的很,可是看着她那可怜的样子,我终于狠了狠心:“走,姐姐陪你进去!”不就是进个殡仪馆吗,有什么的!我强咬着牙关迈步走了进去。

  进去以后,我感觉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可怕。虽然四周都很寂静,光线也有些昏暗,但借助着窗外的月光倒也能大致看清周遭的布局。

  内厅中先是一家属接待区,零零散散的摆放着几把桌椅,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前台接待区域了。除了装饰颜色素雅了许多,其看起来与我工作的KTV也并无多大差别。如此,我也就不怎么害怕了,便大着胆子往前走去。

  到这里,或许有人怀疑,殡仪馆不是24小时有人值守吗,我怎会如此轻易的进入呢?这里我就要说一说了:因为我所在的这座城市经济并不算是发达,殡仪馆也是规模小、人员少的状态。晚间也只有一个老大爷在保卫室值班,但基本也都是在那里睡觉。毕竟,这深更半夜没事干去殡仪馆的人实在是不大可能有,但偏偏今天就遇见我这么个不怕死的。

  言归正传,我们一人一鬼穿过了刚刚的办公区,渐渐的就进到了殡仪区。首先是悼念厅,迎面有一玻璃棺,是供家属进行遗体告别的,我们从玻璃棺的旁边绕了过去。

  在这期间,我扫了一眼玻璃棺,我看见里面躺着一个男子,双眼大睁着,那表情看上去甚为恐怖,吓得我立马扭头把视线移开了。但即将离开时,我又抑制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忍不住偷瞄了一下那玻璃棺,可这回却发现里头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我刚才出现幻觉了?我心中不免有些紧张、恐惧,但还是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去。前面就是冷藏室,只要将她送进去我就完成任务了,可就在这时出问题了。

  小女孩进去喊了一声“爸爸!”,瞬时只见那1号冷柜的门缓缓打开了,一个身材魁梧的“男子”或者说是男尸站了起来。他的脸上有一道疤痕。注意,请不要把他想像成灰太狼。因为他的面目实在是远比灰太狼狰狞的多,微凸的双眼,有些发黑的脸颊,紧闭的双唇再加上那微胖的身材,无不让人不寒而栗。

  他走了出来,步伐很僵硬。冷冷的对着那小女鬼招呼了一声:“馨儿,你先回去。”

  馨儿点了点头,然后她拉开了8号柜的门躺了下去,闭上了双眼,看起来就与普通尸体并无二致。随即柜门关闭了。

  现在,整个冷藏室内只有我和那狰狞男尸站在外面。我可不想和一具尸体对峙,便急忙要往冷藏室外走。但就在我即将走出冷藏室之时,那门却在一瞬间就关上了,任我怎么推也打不开。

  正在这时,我忽感背后一股凉气袭来,扭过头去,发现那具男尸一点点向我移近,那狰狞的脸上充满杀气。

  看着他一点点逼近我,我的内心害怕至极点,匆忙右闪躲避。这个冷藏室地方并不算大,但好在冷柜都排列在左侧,右侧倒还是有空间供我躲避。

  酷uY匠网!正版首6发=

  可那男尸也改变了方向继续向我扑来,我明显感觉到他的移动速度加快了。我再移,他再追,我再移,他再追……

  这样反复多次后,我终于是在冷藏室的一个角落里,已经彻底无处可躲了,而此时那男尸也到了我的面前。

  我猜测他是以为我拐走了她的女儿才攻击我的,于是我忙冲他喊道:“你女儿迷路了,我是送她回来的,并没有害她!”

  我喊的声嘶力竭,可那男尸就像没有听见我说话一样,继续向我靠近。瞬时,他那原本紧闭的双唇突然张大。我看到他的下牙虽然很普通,但上牙的牙尖却是非常尖利,有如利刃一般,而且每颗牙的大小都是一样的。

  突然之间,他的上牙全部脱离了牙床,化为了一把把利刃,径直向我飞了过来。我躲无可躲,只能绝望的闭上双眼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但随即我听到了“铛”的一声,接着就是那男尸“啊!”的一声惨叫。我疑惑的睁开眼,只见那男尸的双手捂着嘴,嘴里还流着深黑色的血液,而我自己的胸前却散发着金光。

  我细看之下,发现这金光竟是寻尸皿所散发出来的,原是那寻尸皿替我挡住了这一击。没想到这寻尸皿还有如此功用,我便急急忙忙地把它拿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那男尸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攻击“我”,而这寻尸皿又真的能帮“我”度过一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