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老者继续说道:“但是,需要你冒生命之危。甚至,你们两人都会灰飞烟灭,你可想好了?”

  p看gJ正版(章P`节上*U酷●m匠2{网

  只要能救女女无论冒多大的危险我都义无反顾。我忙问是什么办法。

  他道:“只要在明晨天亮之前找到她的尸体送到我这里来,待我施展回魂术便可唤回其魂魄,令其起死回生。”

  我忙问道:“那她的尸体在哪里?”

  “在这座城市里,不过具体位置只有靠你自己找了。”

  “可是这座城市这么大,怎么找?我有些焦急,毕竟只有一晚上的时间。

  我已昏睡了整整一个下午,此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距明晨天亮也就剩不到8个小时了。

  “不要急”那老者说着,便从怀里掏出了一个袋子,看起来与一般的超市购物袋并无二致。

  我不解:“这是干什么用的?”

  “这叫寻尸皿,将女女的衣服装进其中,你只需带着它,它就会根据衣服上残留的女女的气味来引领你找到她的尸体。”那老者解释道。

  “既然这样,那就快些吧!”我说道,“可上哪去找她的衣服呢?”

  “这里。”老者说着从他的身上掏出了女女的衣服。我仔细一看。这原是女女消失时遗留在我家地板上的衣服。可是阴殿王为什么会收走女女的衣服呢?但时间紧急,我也没多问,便拿起了寻尸皿将衣服装了进去,就匆匆出门了。

  当然,出门前我自不会忘记把衣服穿好,不然这三九寒冬只着一件白纱裙出门,恐怕还没找到女女尸体我就已被冻死街头了。

  走在路上,刚一开始我还是漫无目的的寻找着,极力搜寻着目视所能及之处。偶尔遇到些灌木、草丛之类我也总会走进去看看,但一无所获。

  到后来,那寻尸皿终于算是发挥了作用。我的身体受到了一股无名力量的指引,就如同本能一般穿过了一条条街道、马路,转过了一个个街角。而且越来越快,最后甚至飞奔了起来。

  平日里,我的体育并不算好。即使是慢跑个三五分钟,就已累的气喘吁吁。可今日大概已狂奔了半个多小时却尚不觉累,看来这都是那寻尸皿的功劳。当我最后停下来时,面前赫然矗立一座大型建筑,上书“村西站”三个大字。

  村西站是我市刚开通不久的一座火车站,位于环城路外的郊区,四周空无一人。最主要的是旁边还有一座殡仪馆使这里显得阴森森的。

  别说这深更半夜,就算是白天来到这里也让人后脊梁直冒凉气。

  既然寻尸皿将我带到了这里,那女女尸体必然在这附近。

  话不多说,我便要搜寻了起来。可这四下空无一人,尸体会在哪里呢?正在我疑惑之际,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小孩的哭声,我顿时心里一惊。

  这附近并无住户,小孩是哪里来的呢,心中不免一阵恐惧。我原本不想理会,欲继续寻找女女的尸体。可是那小孩的哭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一股撕心裂肺的感觉。我实在于心不忍,便决定循着声音前去看看。

  我刚走一会儿,便看到一个大概7、8岁的小女孩蹲坐在站前广场的一个花坛旁嚎啕大哭。当我正欲走近之时,突然间一股阴风刮过,我本能的回头躲避。当我再度回头时我发现小女孩已经蹲在了我身旁,吓得我转身就要跑。

  可那个小女孩突然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姐姐,我迷路了,找不到家了。你能带我回去吗?”我本想挣脱开她的手,可奈何这小女孩的手劲出奇的大,我根本无法挣脱。

  无奈之下,只好强压着满心的恐惧回过头来,问她“小朋友,你家在哪里啊,姐姐带你回去。”天啊!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居然会说带她回家,这分明就是个鬼啊!下一瞬间,就把我这想法验证的彻彻底底的。

  小女孩听完后立刻破涕为笑,将她的另一只手伸了过来,把手心展示给我看“喏,就是这里,我爸爸怕我走丢特意给我写的”她说的时候还带着一丝自豪的感觉。

  可我看完之后,却不自觉的两腿一软瘫跪在地。上面赫然写着:“村西殡仪馆殡仪区冷藏室8号”!

  “姐姐,你到底要不要送我回家啊!”小女孩摇晃着我的手问道。

  这一次我内心恐惧到了极点,使出了全身力气终于挣开了小女孩的手,跌跌撞撞地往外跑。

  隐隐约约我听到小女孩在后面喃喃道:“大家为什么都不愿意送我回家呢?”说着小女孩又嘤嘤的哭泣起来。

  听着小女孩的哭声我实在于心不忍。不知道当时哪根筋搭错了,我竟然又转回身去走到小女孩身旁,再一次牵起了她的手,对她说道:“来,姐姐送你回家。”

  小女孩看着我兴奋的笑了。我看着她的脸,发现她的眼神很清澈、纯净,似乎与普通的小女孩并无二致,此时我竟有些不害怕了。于是我牵着她的手,就这样,一人一鬼向着村西殡仪馆走去。

  这个小女孩好像很兴奋,一路在不停的讲话。她跟我说,她叫蒋月馨。她爸爸对她特别好,经常跟她一起玩,而且每次有好吃的都会留给她吃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心里一惊:鬼吃什么?不会是吃人吧!于是,我问道:“你说你爸爸把好吃的留给你,那都是什么好吃的啊?”她回答说:“是一种很香很嫩的食物,爸爸管它叫做‘腐竹'。”我听后长吁了一口气,原来鬼是吃素的啊!但是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事情远不是我所想的那样。

  “姐姐,你为什么来这里,是不是也迷路了,我和爸爸送你回去,这里我很熟悉的。”小女孩的问话一下把我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回来。

  不知为何,我突然来了兴趣,就调侃了她一下:“你自己都迷路了,还说带我回去?”那小女鬼听我这么说,不由得脸一红,吐了下舌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曜栀杨柳说:

那小女鬼会不会因此恼羞成怒,对“我”不利呢?PS: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