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刚开始,这个老大着实被吓了一大跳,不过明显他也不是个软柿子。看到了一堆拿着枪的士兵,笑容依旧如清风拂面,不过却也没有把他们多当回事。

  直到林淑豪发红的双眼,拿枪指到他的头上的时候,他才冷汗直冒,有些瑟瑟发抖,别看他们也许年轻的时候,敢打敢杀的。一副不要命的样子,那是因为把他逼得没招了,踏入黑道,就没有后退的道路。所以只有别人死才能给他带来活路,带来优质的生活,如今,洋房住上了,豪车开上了,他哪舍得在拼上自己性命去博?

  “林长官有话好好说,拿枪干什么,大家都是认识人。”老大冷汗连连陪笑的说道。

  不过林淑豪可没有把枪拿下来,恶狠狠地说道“这一片是你的地盘,我不管,但是你也该知道,谁砸我女朋友家店的!”

  “哎呦!林长官,我怎么敢碰您家店啊。这中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虽然冷汗不停地留着,但也不敢去擦,谁知道这个小子会干出什么事呢?冲着后面一些一众持着刀枪棍棒咋咋呼呼的二*小弟们喊道。

  《C酷7h匠6网正bs版:&首》)发g

  “你们有谁注意到,林长官女票家的情况,赶紧说出来。吗的想劳资死怎么滴,一个个闷着不放屁!”此时的老大对他们是又无语又感叹。啥玩意都是,没看到拿枪吗?还拿片刀装。哎,这些人收在手里装*行,动真章时候就废了,还好已经给市长打电话了。估计人一会就到了,现在做的要稳住这尊煞神。

  “老大我........”一个剃着板寸染着绿毛的小混混,似乎有些话想说,不过他没说完,那个穿着军装的肩头两道勋章的男人就来了,发生刚才的那一幕。

  回到了林家。林震南气得来回踱着步子走着。

  正在这时,林淑豪垂头丧气,失望不断从眼中流转,已经不能从他黝黑的眼中读出颜色。

  二话不说,林震南上去就是一个嘴巴子,朝着林淑豪扇了过去。林震南气愤的说道“你还知道回来!”

  看到哥哥被扇似水也是有些心疼,毕竟从小他们的兄妹的关系最好。而他也知道他的哥哥虽然看起来凶巴巴的,但是却是一个古道热肠的人。

  林淑豪被扇了一巴掌仍然垂头丧气,没有精神。看的林震南这个来气,还想再给他几下子,让他清醒清醒。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看到愤怒如雄狮的父亲,似水立马拦住了他。“父亲,您别生气了。怎么也该听听缘由。”

  看到女儿一直拦着自己,林震南也不那么激动了,从小就最疼爱这个贴心的丫头,而自己的儿子的脸也被自己那一下子打肿了。做父亲的也是有些心疼。

  “缘由?不就为了那个包子铺的商人之女嘛。”林震南冷笑了一声说道,对于儿子的没出息喜欢商人之女表示有些不满,紧接着指着林淑豪说道。

  “你知道谁砸了,他家的店铺吗?”

  一听到自己的父亲有可能知道,巧巧他家是谁砸的,那空洞无神的双眼,顿时来了颜色。有些惊喜,但是有些怕父亲不肯说,毕竟那是父亲,只能有忍着听的份。

  试探性的问了句“父亲,你知道是谁干的?”说的时候甚至有些颤抖,想想老人受伤的悲惨模样,林淑豪的心里有些微微一痛。

  “啪!”林震南又是一嘴巴子,其实打自己儿子的时候,内心也不好受,但是必须要打,只有这样,才会让他明白,军政界尔虞我诈很正常。

  “你看看你刚才成什么样子?我培养你那种气质,都被吃了吗?.............”林震南又开始数落起来,不过却也说了究竟是谁家砸的巧巧家。

  “臭小子,你让方家人利用了都不知道?”

  一听方家人,林淑豪心里燃烧起熊熊怒火,转身想要去找方家人报仇!不过却被家里的护院控制住了。

  “想干什么去?咱家没有证据,到时候去闹了还是咱家理亏。”对于冲动的儿子,也没有像刚才那样暴躁了,而且,似水还在旁边看着,也怕自己父亲生气打哥哥。

  被父亲这么一说,林淑豪一股羞辱之心涌于胸中,久久不肯散去。拳头捏的很紧,甚至都把自己的手掌蒽出血来了。滴答滴答血顺着手掌流了下来。

  看到血从林淑豪的手中流出,林震南,也是微微不舒服。不过他感觉接下来说的话很重要,所以倒也没有让林淑豪去包扎伤口。

  “打压他们家方法很简单。你要知道,他砸店为了让你激怒黑道大哥上面的那些大佬影响你接下来和方害诺竞选副组长。如果你闷声努力冲击副组长,那可就切断他们一条军界道路,可比砸了他家还要难受,而且有的是机会报复他们家。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林震南开始循循诱导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鱼兽清风说:

  有些小伙伴,感觉我对配角描写是不是过于多繁琐?其实我写的细一点也是为了做一个好的铺盖,要知道大楼要盖好,地基可是非常重要的。就这样,在这里感谢所以支持我小说的小伙伴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