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子悦刚听到的时候,明显一怔。然后就报以苦笑了。

  “行啦。你和这个混蛋赶紧走吧,我已经这样了,你们还想怎么样?”任子悦这句话几乎是用喊的。喊出了他这些天的痛苦与难过。当尊严被无情的践踏才发现是那样的无助。

  姜子良也没有说什么,直接走了过去,用意念召唤出了囚龙战戟,不过明月王朝等人看到的时候已经变成一把非常锋利的小刀了。

  任子悦看到持着刀缓缓走过来的姜子良也是吓的快要昏过去了,一天经受了这么多磨难,他已经无力再去反抗任何人或事。

  姜子良没有去理会任子悦的呼喊,直接撸起他的裤腿。直接痛的任子悦倒吸了一大口凉气不仅如此,因为有些忍受不了疼痛已经晕了过去。

  看到任子悦被踩碎的那双腿,姜子良也不禁皱了皱眉头。如此残忍的手法让人看的真是胆战心惊,二话不说快速的割去了双腿上细菌滋长的那一部分,一把拎起任子悦就朝着明月王朝扔了过去。

  “抱着他,找个地方给他疗伤。”姜子良淡淡的说道。

  对于姜子良一把就将这个伤者扔到自己身上倒是没有任何不满。不但如此还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包紧了他的腿。包的过程虽然很轻,但还是看到了,就算是晕了任子悦眉目也挤成了一个“川”字型。

  姜子良给王胖子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腾一间房出来,专门用来安置这个伤者。

  不一会王胖子就到了众人的旁边,看到了受了伤的任子悦却也没有说什么,直接就带着众人来到了一件相对不大不小的出租屋。

  将任子悦轻轻的放在了出租屋的床上,明月王朝第一次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可见他这次是真的感觉很愧疚了,低着头像个犯了错的小孩,他看到这个伤,估计是要瘫痪在床上一辈子了。

  “你们先出去吧”

  众人也没有说什么,依次往出走了出去。明月王朝也是有些不要放心,想要在这待着,不过姜子良用眼神再次示意他出去,这回算是没有倔强或者耍个无赖什么的了。

  P$酷匠HI网唯一正版|8,wd其:$他W都是“盗}版^#

  屋内就剩下姜子良和受了伤的任子悦两人。姜子良一掌拍碎了他的裤子,却又没有让他的腿受一点感觉,不得不说这个招,拍在女生衣服上........此处你们脑补吧,我实在不想多说。太邪恶了,你知道,作者,是一个纯洁的好孩子。

  因为受伤的面积较大。所以姜子良的治疗之术,也是非常耗费精力的。不一会姜子良头上就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哎。你小子怎么这么傻啊。你当你修炼的那点内力白来的啊?”姜子良的师傅适时的来了这么一句,似乎对于姜子良这种傻瓜般的做法表示很鄙视。

  听到这老头这么说话,挺来气的。不过有气也得忍不是,谁让他是师傅,分分钟完爆自己的选手。敢和他得瑟吗?

  “哟,师傅您老人家来了啊?您有什么好法子。”没办法好几天没见到他的还是哄着点吧,虽然有时候不吊是不吊,但是还是得尊重老人家不是。中国传统美德就是尊老爱幼,习大大你说对不对?

  “几天不见,小嘴甜了不少啊。”在识海里还可以听到姜老爽朗的笑声。

  “行吧,看在你这小嘴这么甜的份上,老夫教你个好办法。治好他。”

  “哦?什么办法?难道教自己个高级的治疗术?让自己分分钟治好这种伤残患者?”姜子良不禁也有些yy了起来。

  “别乱想,治疗术,等你五元镇魂术在有所进境,里面自然有治疗术供你学。”姜老不屑的说道。

  “.........好吧,那是什么方法?”

  “你可以用草药治疗他啊,他又不是什么疑难杂症,不用内力治不好?习惯了吧你!”姜老用一种说逗比的语气说道。

  姜子良一拍脑门,感觉的确如此,自己长此以往必然会损伤自己的修为。接下来就简单了,简单大体上处理下伤口,加速了愈合速度,虽然没有达到立马就好,起码不疼了,而且,愈合的也挺明显的。

  推开门,姜子良掏出了自己刚才手写的药单,对着明月王朝嘱咐道。

  “这是治疗他的药,你去抓几副吧,每日三次,全部煎成汤喂给他,不出一个星期差不的就可以下地了。”姜子良淡淡的说道。

  “什么!”众人几乎同时喊出,只有如雪如有所思没有说什么。这能力是有多逆天,要是姜子良去哪家骨科医院都是专家级,不权威级的首席专家啊。太逆天了,简直不是人。

  “哥,不仅帅,而且吊~”姜子良故作寂寞的掠了掠自己的刘海。

  众人算是都赏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离开了出租屋,留下了明月兄妹在这照顾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鱼兽清风说:

  带着你的小伙伴,一起来看兽兽的书吧兽兽等着你们的到来,~菊花已净,求安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