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距离华夏不远的尼古拉斯的小镇上,镇子一片祥和,这里不论是手工业,还是畜牧业都是可以说是那个国家的中流砥柱。这的镇长也属于一等一的大善人,他的一系列政策都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人民对这个镇长可以说敬佩爱戴。可是有一天…..

  “爷爷,这是什么啊?”女孩拿着一块黑紫色月缺,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问道。

  老人家脸上愁苦的双眼平视着远方,无奈彷徨都集结到了他那张皱瘪的脸上,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孙女,老人才算有一丝幸福和快乐。

  “小月儿,不论如何都要收好这个东西,任何人不许给,知道吗?”老人的脸很严肃,虽然很爱这个小孙女,但是这件事不容小觑,老人也不敢大意对待。

  “爷爷的话,小月儿自然会听啊。”女孩谨慎的收起了爷爷送的月缺。看到小月儿乖巧的样子,老人也是倍感欣慰,伸手抚mo了下女孩的头。

  这时候一个家丁急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老爷,少爷领着暗殿邪教的人来了。”

  听到家丁的话,老人气的浑身发抖,急急匆匆就要朝外跑去,但是走到一半就感觉事情有些不对,那个家丁?他刚转身一把锋利的匕首刺了过来,老人微微阻挡了下,但还是伤到了手臂。

  被匕首伤了手臂的老人意识有些模糊了起来,看人也有些不清了“你到底是谁?”

  假家丁撕下了人pi面具,露出了一副阴险的嘴脸。“你不必管我是谁,今天却是你的死期。”

  假家丁身形一变冲到了老人面前准备给他补一掌,但是老人岂是这样任人拿捏之物?左手挡住了他的攻击右手刚猛的一掌拍碎了那个人的头颅。

  霎时间,血花四溅,肉沫横飞,其中有一些还打到了小女孩的脸上,看着如同一尊杀神般的爷爷,小女孩有些害怕,但是看到爷爷有些虚弱的身体,赶忙跑到了爷爷身边。

  “爷爷,你怎么了?”

  老人看到有些哭啼的小孙女,轻轻的擦掉了眼角旁的泪水。“小月儿,不怕,不哭,爷爷没事,听爷爷的话,从家族的地窖第二层跑,一直往北跑,记住千万别回来,保管好这个枚月缺!”老人说完,一把将小月儿推到了地窖里,从外头锁上了地窖的门。

  做完这一切,老人似乎也是安心了好多,功力早已经流失的七七八八,意识也是陷入了沉睡状态。

  看着受伤的爷爷,小月儿有些哭泣,刚要喊爷爷,却听到了琐碎的脚步声,暂时停下了哭泣。

  这是一群身穿大黑色袍子的一群人,他们统统带着一个兽性面具,为首的带着一个绿色的狼人面具,看着身旁那个俊俏男子。

  酷*匠R网“#正"版首N发WO

  “你认为怎么处置这个老家伙。”领头的人说道。

  看着地上苍老的老人,男子心中也是此起彼伏,虽有些难受,但是此时的情况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留着吧,没准还能有用,对了那个小丫头呢?”男子淡淡的说道,却是对一个小女孩很愤怒,眼中是那种浓浓的嫉妒之情。

  领头人看到男子这样,也是怪笑不已,挥了下手,一众教徒立马开始对这个家里进行了搜查。

  小月儿这么聪慧岂能不知道这是要抓自己,虽然很舍不得爷爷,现在的她却是飞跑不可。

  立马跑向了爷爷说的地窖二层。

  …………..

  夜色当空,明亮的月亮高高的挂在上空,月光洒在了躺在座椅上紫衣女衫的姑娘脸上,院落里的她是那样的宁静,宁静的像一滩湖水一般。

  “小紫,怎么还在想爷爷?”原点虎轻轻抚了下紫色的头发,那种长辈的怜惜不易作假。

  “嗯。”紫色微微回答道。

  “义父,也很想帮你,这些年我也查过那些人,那些人不是我们这些小角色震撼的了的。”原点虎对此也是很无奈,当年发现她的时候心里总有种感觉,这个女孩能给他带来这辈子想要却得不到很多东西。

  事实上,的确如此,从一个普普通通黄盾初期修炼者,通过这几年刻苦修炼,与帮派拼杀终于让他在宁海这个地方算是获得了一席之地,不仅如此,他还结识了其他六个人,其中无色算是最厉害的,老奸巨猾的他好的修炼宝物帮他们弄,金钱也是供的很勤,这一系列的手段算是彻底拉拢他们,而自己本身修为也不低,所以他们几人也算是忠心的。

  “没事的义父,这些事情以后我自然会想办法的。”紫色说完,又是一脸平静的瞅向远方的家乡。

  ……..

  早晨也算是美好的一天的开始,天还算刚刚亮起来,姜子良就勤劳的起chuang,为一会上学的喜儿做早饭,说实在的做早饭这件事,他可是熟悉的很,在山上的时候他就得每天给老头子做吃的,他做的饭菜可以说是既香甜又可口,那饭菜的香常常能引来好友二狗子。对于二狗子这种常年蹭饭党,他也是无可奈何。没办法,每次做饭都得多出一份来。

  “什么这么香啊。”如雪踩着一副可爱小狐狸拖鞋,琼着鼻子闻香而来。

  看到如雪,发丝凌乱,却一副萌哒哒的样子,姜子良也是觉得好笑。“好啦,快去洗脸刷牙,常常我的手艺。”

  “哦。”如雪说完恋恋不舍的看着桌子上面的饭菜,走向了洗漱间。

  喜儿与王胖子这对父女也是闻到了饭菜香,但是素质较好的他们,却没有像如雪那样看到美食走不动道。

  “子良,不错嘛。这个香味都快赶上宁海大酒店师傅做的菜那么香了。”王胖子看着一桌子佳肴对姜子良夸到。

  喜儿大眼睛水灵灵的看着姜子良,对于这个总是能给他带来奇迹的男人,她也是不知怎么去表达了,只是知道她很爱很爱这个男人。

  轻轻摸了下喜儿洁白的俏脸“快去洗脸,一会还要去上学知道吗?”

  对于刚才姜子良的动作,喜儿也是微微有些害羞的,毕竟她的父亲就在旁边,她虽然和他确定了关系,但是也不能在父亲面前这样啊。

  “讨厌!”喜儿红着小脸跑向了洗漱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