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啊...你放开我...”一个姑娘挣扎着大汉的手。

  “小妞,今天陪大爷乐呵呵!”那个大汉**的对着这个姑娘笑着。

  但是大汉拽了这么半天,只是敢拉姑娘的手臂却不敢袭击姑娘其他部位。而姑娘满脸气呼呼的看着远方的姜子良,用脚打了踢了那个大汉好几脚,大汉只能叫苦连连,不敢说些什么。

  “那位大哥,帮帮我。”姑娘装出一副有点略带哭腔的样子求助到。

  姜子良其实早就发现了,他们几个人只不过他感觉,有点不对劲,用余光观察了会,发现了是哪天偷自己钱包的那个漂亮姑娘,气的自己这个牙根痒痒啊,本来不准备理她了,让她被那个恶心大汉非礼算了,但是发现她们似乎想吸引他过去,索性来个将计就计,陪他们耍耍好了。

  “放开那个小niu,不知道是我马子吗?”姜子良一副很吊的样子走了过去。

  “哎呦,我去你还敢坏大爷的好事?”大汉很嚣张的样子。

  “哎,真是的,我最讨厌说过多的废话了。”姜子良瞬间飞身一脚,一脚就踢飞了大汉,生死不明。

  云丽这个气啊,打人就打人,要不要这么狠?死一个兄弟我以后怎么和兄弟们交代。但是既然事情发生了,还得把戏演完。

  气的鼓鼓的脸,用牙根挤出两个字“谢谢!”

  看着云丽一顿吃瘪的样子,姜子良心里这个舒爽啊。“小妮子,让你偷我钱包,偷我钱包也就算了,还敢来算计我?算计我也就罢了,演技还这么拙计,就是你的不对了。”

  但他还是装模作样的说了一句“没事,不用谢。”

  云丽再次看到姜子良心里还是很激动的,刚才失去兄弟的难受劲,算是过去了,露出了她本来的羞涩模样。“恩公,咱们去吃西餐吧。”云丽一脸希冀看着姜子良。

  估计那个被打的生死不明的兄弟,要是知道他的大姐这么重色轻友,估计能气死,这不就是帅哥吗?这么把持不住自己。

  对于这个小偷的女孩,突然来的温柔,他还是有些不知道,她到底要闹哪样。顿时有些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忽然心生一计“姑娘,我是个穷人,请你吃不起西餐。”姜子良没办法了只能用这个不是办法,希望她看自己是穷人,直接向他摊牌,然后姜子良就可以要回自己的钱包了。

  云丽看着姜子良咯咯直笑“怎么可能要恩公花钱,当然要小女子我花钱了。”云丽冲着姜子良甜甜一笑,那个样子真可以说是颠倒众生的美啊,那种美丽不似喜儿清纯的美,也不想如雪那种妖孽般的妩媚,她的美是那种很自然的那种美。

  整天看喜儿与如雪两大美女成天在自己的身边,对美女也不像是以前哪样,看到美女流鼻血,走不动道了,仅仅是微微一征,姜子良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冲着云丽笑了笑。

  云丽很自然的挽起了姜子良的宽厚的手臂,笑着和姜子良奔着附近一家高档西餐厅走去。美女相伴,姜子良的心理不免有些活络,不经意的用胳膊蹭云丽的酥xiong,云丽也不是不知道,嗔怪的瞪了姜子良一眼,心里却心里多少有些小雀跃。

  时间过的很快,不一会姜子良云丽两人就到了西餐厅,这个餐厅装饰是高雅的,蓝色精美吊灯与黑白相间的艺术壁纸交衬相应,给人一种优雅的感觉。

  服务生很眼尖的看到了姜子良他们“先生,女士你们好,请里面进”服务生优雅的做了个请的动作,领着姜子良他们往里面走,“先生,女士本餐厅,能情侣包间服务,请问是否尝试一下。”

  此话一出立刻弄得云丽满脸羞红,虽然她很想和姜子良一起去,但是女孩家的矜持,怎么能这么大胆呢,但是错了岂不是很可惜,云丽在心里算起了小九九,表现在脸上的表情很不自然,有些惋惜,又有些激动。

  姜子良看着表情多变的云丽也是弄得很蒙。“你怎么了难受?”姜子良关心的问了问。

  “啊。”云丽被姜子良一句话,突然吓了一跳,慌张了一下。略微平复了下心情。表情变得痛苦了起来“哎呀,子良哥哥,我肚子难受,要不我们去包间吧,我大姨妈有点来了。在这多羞涩啊。”说完这句话,云丽也感觉自己怎么这么大胆,虽然声音,很小但是离得这么近的姜子良能听的到啊。

  姜子良装作似有似无的说了一句“哦”但是看待云丽的眼神不一样了,嘴角微微一笑,搀着云丽朝包间走去。

  ………

  “大哥刚才进那个包间的不是您看上的东区大姐,沈云丽吗?她怎么和一个混账小子在一块啊。”

  J酷LM匠网:唯一◎u正》版,!}其◇他a●都B\是_盗0版:%

  原毛撇了撇头发。“玛德,要是在东区,我还真不敢碰她,玛德竟然敢来西区,我就得让她知道,这一片是姓什么的!”吆喝了一群兄弟就直奔那个包间走去。

  包间里云丽即紧张又羞涩,不太敢看姜子良,毕竟长这么大头一回和男人独处一室“恩公,你想吃点什么,我去叫服务生?”云丽想了半天才想到这么一句话题。

  “行了,大姐,不要装了,你早就知道我名字对不对,刚才你可是说漏嘴了!”姜子良淡淡的说道。并没有因为是美女就必须得当冤大头一样被耍。

  “啊。好吧……其实我…..”云丽刚还想解释,包间的门就被砸开了。

  “卧槽,你们两个还ting郎情妾意啊!”包间外面冲进来四五个,五大三粗的大汉,其中有个略瘦的很嚣张的叼着一个烟,吐了一口烟气说道。

  姜子良冷冷的看了眼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云丽。平复下了略有激动地心情说了句“滚!,趁我还没有想把你们都打飞,都给我滚!”

  “呦!小子,ting嚣张啊,兄弟们,给我揍他,女的不许碰”原毛手指一挥,那几个汉子明白了什么意思,冲着姜子良走了过去。云丽看到这幅情况自然很生气,刚要动手。只见姜子良如鬼魅般穿梭在几个大汉的中间,三两下,就放到了这里所有的大汉。不知为何,心里总是很烦躁,这些人,并不能给他带来那么烦躁的心情。

  姜子良放到完大汉,又如同地狱中的恶魔一般,一步一步朝着原毛走来,此时的他很生气,真的很生气,为什么?是因为那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设计骗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