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子良这一举动,可以说是实实在在的与猛虎帮结下了仇恨,而在这宁海市可以说是第一大帮派,上下关系都打理的非常好,根基很稳。实属一块难啃的骨头。

  “子良哥哥,不要牵着人家手了,人家好害羞的说。”

  姜子良其实早就发觉这事了,就是厚着脸皮,一直牵到了现在,听到如雪这么说,自然是不好意思在继续下去。

  松开了手,如雪红扑扑的小脸蛋算是有些缓和,“子良哥哥,你这会打了林大彪,恐怕会惹上大事,我看他的样子,应该属于世俗界堂口大哥,而他们的帮派老大也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

  “没事,不用担心,我也不一定会输给他们!”姜子良坚毅的说到。

  姜子良狠打林大彪一顿,其实也是有私心的,既然都已经惹上了事,就不能怕事,反正也惹上了,就必须摧毁敌人的中坚力量,免得有机会跳出来恶心一下自己。

  R看U正xI版N章节上`酷:匠y网#

  “你看看你。我本来想早上运动会就回去吃饭的,这会好了,早上饭没戏了,直接中午饭了。”姜子良看了看表无奈的说到。

  “好啦,走了,看在你今天请我吃牛排的面子上,喜儿那关,我帮你过了。”如雪拍了拍xiong脯自信满满的说到。

  姜子良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小狐狸颇为无奈的,笑了笑带着如雪,回王胖子旅馆了。

  ............

  姜子良走后,林大彪忍着身体剧痛,给猛虎帮老大原点虎打了通电话。

  “大哥,救我...来救救我。”林大彪腿上血流不止。看到刚才那一幕的餐厅顾客,此时也早就没什么心情吃了,大多也纯属看热闹不嫌弃事大,看到事情结束也就都纷纷付了帐离开了。

  “怎么回事?你怎么了?”原点虎不动声色的问了句,多年来的沉淀,让他对任何事都能处事不惊的对待。

  “大哥,我让一个不知名的毛头小子给打了。所有兄弟现在都生死未卜,一个个都打的起不来了”此时他也不想做任何隐瞒,虽然让一个无名小辈好一顿打很丢脸,但是出了这么大的事,林大彪也是不敢做任何隐瞒的。

  “好了,我知道了。一会我派几个人去那头接你”说完,原点虎就闭上了眼睛,沉思了会,定睛向门口那个阴影说到“无色,这事你怎么看?”

  阴影渐渐化作一个中年男子,一脸络腮胡,国字脸,确是能从这家伙发现一股子残暴的戾气。

  “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敢与猛虎帮作对。杀!”无色狰狞的说到。

  “好!很好!”原点虎欣慰的笑了笑,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我去医院看看兄弟们的伤势,你晚上行动,看准时机...”原点虎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

  “明白!”无色说完,便有走进了黑暗中去。

  .........

  “哼。”喜儿见到姜子良什么也没有说,但是那浓浓的表qingse彩就能深刻的表达她的不满了。

  看到喜儿这幅样子,姜子良也是颇为无奈,没办法只能编个瞎话,骗骗这个纯洁如水的妹纸了。

  “我今天碰到我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了,他在这城市里赚了大钱,请我们吃了顿大餐,你看小狐狸的小肚子吃的鼓鼓的呢”

  “真的?”喜儿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姜子良看,似乎想从他身上看出点什么。

  “当然了,”姜子良脸不红不白的答到。

  从姜子良身上也没看出什么不妥,也就没有过多的过问。

  “好啦啦,快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一会饭菜都凉了。”喜儿将做好的饭菜端了上来。

  围着围裙的喜儿又有另一种娇qi般的知性美,而恰恰那种美有那么的自然,那么的好。

  女人看见自己心爱男人目光紧紧盯着自己看,心里总是甜蜜的,什么,为其他女人挡子弹啊,早上不听话的,不回来吃饭啊,这一切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不重要,真的不重要,因为只有这一刻才是真的快乐。

  饭菜还是很快就吃了,小狐狸看着那个如狗食一样的盆子里的食物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气呼呼的盯着姜子良,似乎这事要不帮他解决了,它就把他今天做的事情,添油加醋的想法设法告诉喜儿。

  看着如雪变成小狐狸还是那么可爱,心里窃笑不已,但是却也不敢惹这只狡诈的狐狸美女,只好把它抱在腿上吃东西。

  喜儿,这些日子也想了想当天看到的尴尬事情,也许当时只是巧合,也许只是主人对chong物亲密过度,但是喜儿总感觉,这只小狐狸会分走属于子良哥哥的一份爱情。

  午饭过后,王胖子,就拉着姜子良来到了询问各种医术上的问题。近些日子姜子良对这个市侩的老头也算是有了不少的好感,对待他这种好学的人,姜子良自然也是能传授给他多些,就传授多些。两个人整整讨论了一下午之多,姜子良把他对待疾病的见解,让他这个行医多年的老头子也是自愧不如,说了不少,姜子良也还是没有忘,修行的事情。有一句话说的好“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所以快很重要。

  “好了,我今天一天没去运动,正好我也该出去跑一跑”

  “记得一会回来才吃晚饭。”王胖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和煦慈爱。

  黑暗里一个人手持匕首盯上了,姜子良,只见那枚匕首渗着黑漆漆的黑光,尖锐异常。一个闪身藏在姜子良跑步附近的房子的黑影里了。

  “出来吧,躲着也没什么意思。”姜子良也是疑惑的看了看附近,企图想将那个人找出来,但是眼神扫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但是多年来训练的min感程度,让他知道这附近一定有人,盯上了自己。

  死一样的寂静,没有人回答姜子良的问题。姜子良决定在往前走一会找找看,突然,姜子良用余光憋到了一抹黑影似乎在慢慢的移动,虽然移动很慢,但是姜子良还是发现了他的运动轨迹。姜子良冷冷的笑了笑,继续朝前走了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