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对于这种猪哥一样的姜子良很是无奈,所以直接给了他一巴掌,没反应,又是重重的一巴掌。这回可下醒了。小狐狸的you惑力还是非常强大的,周围不论女人,男人都被她的美貌折服了,清一色,男人全部留出了鼻血,女的生不起任何嫉妒心,没有可比性,想比?明显是自取其辱。

  “小姐?您的牛排。”服务生的鼻血已经快控制不住了,终于他没有忍住体内隐藏的兽性,想要伸手抓小狐狸的手。

  姜子良也看清了他的意图,双眼瞬间变红,一脚就踢飞了那个服务生。刚才好几个自认为潇洒的男生想去对这个绝色美女搭个讪,但是看到眼前这个煞神,都纷纷打消了这个念头。

  虽然很眼馋这个美女,但是都只能远观不可近玩焉。

  “哎呀,踢飞他干什么啊。”小狐狸嗔怪了一下,丝毫没有介意姜子良这样做有什么不妥。

  “你怎么把自己变这么漂亮?没有我在,你多危险!”姜子良用那种细不可闻的声音在小狐狸的耳边说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小狐狸心中很是甜蜜,但是玩心大起,用了一种普通狐狸语说了句。“哼哼,谁用你啊?这里你问问谁不愿意保护我?”小狐狸不屑的说了一句,但是嘴角确实笑意很浓。

  听了这句话,姜子良苦涩的笑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低头吃着牛肉。

  小狐狸看出了姜子良的心情。“好啦,真是的。你们男人就是看见好看女人就走不动道的主,我也很无奈,不论怎么打扮,我的回头率一直很高,不过我能变成人的模样也是有时间的,也就只有两个小时,所以我现在只想变给你看。”小狐狸似有似无的说了句。

  听到了这些,姜子良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对着那份牛排也是干劲十足,猛吃了好几口。

  小狐狸看着这个样子的姜子良也是“咯咯的笑了起来”。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也不能用叫你小狐狸啊”姜子良问到。

  “如雪”

  “好名字,塞如凝雪。”姜子良沉思了下说到。

  “咱们抓紧消灭吧,一会我的变身就要结束了”如雪抄起一块牛排就大快朵颐了起来。这一幕看的旁边的人们一阵汗颜。

  ............

  包厢里传开了女人的shenyin声。“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过了大概三分钟吧,这个声音算是结束了。

  ““好了快点起来吧,收拾一下,劳资还得回帮会,有时间过来。”彪哥临走还捏了一下小姐的屁股一下。拎起了衣服就出去了。

  “大哥,我说那个那个妞够劲吧。”那个小弟yin荡的笑着。

  “还算你小子机灵,得了回去我研究一下,分你个小场子管理。”

  “谢彪哥。”小弟笑的更加谄媚了许多。

  彪哥带着几个说说笑笑的小弟来到了一楼的餐厅,彪哥随意一看,发现了在哪吃饭的如雪,顿时刚才倒下去的二弟又再一次ting起了男人雄feng,几个小弟看的也是眼花缭乱,但是没办法,他们大哥在这呢,跟大哥抢食不是找死吗,所以再好看也得忍着。

  彪哥整理了下着装,挤出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微笑,便向姜子良那桌走去了。

  “小姐,您好我叫,林大彪,道上的兄弟都能称呼我一声,彪哥,很高兴能认识你。”林大彪绅士的伸出了手。

  而在这如雪呢。丝毫不愿意理会这个人,对于她来说,眼前的牛排you惑力更大,对于他伸出的手,直接无视掉了。

  如雪的举动,这是彻彻底底的打脸啊,人家连看都不看一眼,这多少有点让这个**大哥挂不住面子。

  p酷yo匠$网*首c‘发

  “美女,你这么不给面子,是不是以为我林某人在这片不好使啊?”林大彪有些生气了,指了下手势,准备将如雪拖走。旁边的小弟呢,看到如雪这一出,也炸咋呼的骂道“玛德小jian人,有几分姿色,不要脸了,连彪哥面子都不给…….”

  如雪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也不说什么,看了下姜子良。姜子良呢,此时已经脸色发黑,显然对这些杂碎很是生气。

  看着旁边的小弟这样,彪哥有那种牛比上天的感觉了。

  姜子良没有过多的言语,抓到附近最近的小弟,一脚踢飞,三下五除二,打到一片小弟。慢悠悠的走到了林大彪的旁边。

  “装够了没有?劳资吃饭的好心情都让你们打扰了?你得怎么赔偿我?”姜子良冷冷的看着林大彪。

  此时的林大彪哪有刚才的威风凛凛,他其实刚才不是没看到,姜子良,但是骄傲的他直接无视了姜子良的存在,也怪他平常欺男霸女的事干多了,对于这个清秀的男生直接选择无视掉。那会想到,瞬间变成个煞神啊!

  “大哥,我付,这些都我付,您老消消气”林大彪吓的冷汗直流,甚至腿都软了,看着那些精英小弟估计已经终生瘫痪,林大彪是一点反抗的勇气也没有。

  “行了,去结账吧。”姜子良淡淡的说道。

  姜子良顺手叫来了服务生,用手指了指林大彪,让他结账。

  服务生虽然惊讶林大彪竟然也会付账,但,是还是去问了一句“林先生,那位先生说您付款,一共12万零200,您是常客所以,那个零头我们餐厅帮你抹掉了。”

  “什么?这么贵。”林大彪心里这个肉痛啊,但是他还不敢说一个“不”字,生怕他一不高兴,把自己打的失去自理能力,只能花掉自己所有积蓄来讨好这个大爷,这几年他也是爬坡阶段,上下打点关系,也需要不少钱来打点,自己本身也没多少了钱。

  “大哥,您看小的把钱付清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林大彪诚惶诚恐的说道。

  “你是西区的彪哥吗?”姜子良依旧淡漠的问道

  “小的,正是。”林大彪不敢抬头。

  “咔!”姜子良一脚踢到了林大彪的腿上,“我叫姜子良,上两天就是我打的你的人!”

  说完,不顾那些顾客的眼神,带着如雪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