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小插曲过后,姜子良他们就来到了药店,药店还是原来那样冷冷清清,王胖子的医术只能说是一般,他以前拜过一个老中医为师,仅仅学了一个月,老中医就去世了;王胖子由于勤学苦读,也算在医术有所小成,起码看些小病小灾还是没问题的。

  姜子良呢,还是做以前的事情,不过现在和以前不一样,起码王胖子不会去为难他了。

  过了一会,进屋个冰山美女,身材是那种水蛇型,但却不弯曲,胸前饱满衬托出她应有的骄傲,从进屋开始就不曾有过丝毫笑意,那种冰冷的感觉有种让人退避三舍的感觉。

  “姑娘,是哪里不舒服?”王胖子一如原先那般和蔼可亲。

  “胸口常常发闷,后背一道阴天就隐隐作痛,还长期有过吐血经历。”女子冰冷的说道。

  “有可能,气血两虚,导致的。”王胖子托大的说了一句,但是头脑一转说道。“这位年轻人,不要小瞧他,他可是医术高超之人。”王胖子嘿嘿直笑,“有大师不用是傻子,这么厉害的大夫,常年在这干得多多少收入啊。”

  在哪里晒药材的姜子良听到也是一阵无奈,“下回你在雇佣我,得给我钱!”

  王胖子嘿嘿一笑,也没说什么。“我闺女的心都让你骗走了,还敢要我钱?”当然这些话王胖子现在还不会说的。

  冰山美女听了两人的对话,也没有说什么,毕竟是她母亲的闺蜜告诉她的这个神奇的诊所,一般,病在这都能治好。似水也不过来试试而已,并没有多大希望在这,而且那个老头明显是个庸医,连她后背为什么作痛,他都看不出来,她的后背是以前出任务时候被毒枭子弹穿过,打折了一根肋骨,但是即使这样也没有过让她放弃当一名警察的责任。

  “病可以治,我希望得到的是事求实!要不你们营业执照我也有办法弄下来!免得让庸医在这个世界为非作歹!”冰山美女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不带有一丝温度。

  “后背枪伤,断了一个肋骨,虽然勉强接上,但还是有缝隙,常常胸闷是因为你压力重大,这几天有事情让你着急上火,吐血呵呵,你根本是瞎编的吧,至于你倒是有其他的病需要治月经失调倒是挺严重。”姜子良还是一如既往,不骄不躁的说道。

  “世间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只需看一眼就把我的身体各处研究个透彻!。”冰山美女柳眉微微一皱,感觉眼前的这个略有帅气的小伙子很神奇。

  “姐姐,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歧义,什么叫我对你身体有研究,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哦”姜子良可怜的看着似水,仿佛要告诉她,他是被冤枉的。

  “……….”刚对这个有些帅气的小伙子有些好感,现在她感觉眼前的这位,就是臭流氓,无赖。虽然很生气他的故作可怜的模样,但是却一点气也生不起来。

  “诶,大夫,我的病,你打算怎么治疗,吃药有可能加剧我的月经不调会更严重,毕竟这个事情很严重。”当着两个男人的面说这句话,自己脸也有点红,但是多年来的历练,让她可以成功把喜怒隐藏起来。

  “月经不调还是肋骨断了,我们都先不管,先治好你的胸闷病。”姜子良淡淡的说道。

  “怎么治?”似水疑惑的问道。

  “放松内心,将自己彻底放松下来,脱离自己手上工作,回归轻松地感觉”

  “对不起,这个我很难办到!”冰山美女一听要让他放弃工作,立马又把脸上的温度降低了几点。

  姜子良刚想要再说点什么,似水一个电话响起。

  “长官,那个道士竟然在半路上逃跑了!”电话里的警员急忙的说道。

  “怎么回事?”似水冰冷的问道。

  电话里的警员说了下当时的情况………

  …………………..

  “卧槽,这是什么符咒,这么猛,看来我今天得在警局里住上几年了。”游方道士沮丧的点着头。

  “?水渍,我身上怎么会有这些小水渍,难道这个是个水性符咒!”游方道士大胆的猜想了下,但是破除水符咒得需要火,可是火哪里有。忽然计上心来。

  “大哥,求求你们赐我根烟,我一天不碰这个东西,我全身就会难受,你们就看在我进了大牢里就抽不到了,就让我过下瘾好吗?”游方道士故作可怜的说道。

  两个小警察看到这个道士这么可怜,便递给了他一根烟,帮他叼到嘴里,点着了火。

  只见那个道士猛地将烟吸入体内,一下子就破了水符咒得束缚,三下五除二就把这几警察打到了,挣脱了手铐逃跑了。

  最&y新章8V节H、上酷3t匠、E网u

  “大夫谢谢你的帮助,但是我的职责就是消灭坏人,还天下太平,所以我怎么样都没干系。”冰山美女露出个不是很甜美的微笑,纵然很短暂,却也足以让人回味无穷了。

  姜子良也只不过是简单的错愕了下,就跟上了冰山美女。

  “大夫,你这是要干什么,我是要去执行公务,请不要阻拦我。”似水明显有些不悦。

  “请带着我一起去,没有我,你抓不住他!”姜子良淡淡的说着,眼神中迸发出一种让人屈服的威严,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他。

  这种威压,仅仅影响了一下冰山美女,但是她还是坚持不许。直到一个旁边的小警员说了下当时就是他制服了那个道士,如果带着他也许会事半功倍。

  对于冰山美女来说,制服罪犯本来就是她的天职,如今有人要插手自然心里觉得很是不爽,但是却也没说些什么。

  “林局,就是这。道士就是从这,逃跑的。”一个警员指着一个胡同方向,。

  “全体都有,每个胡同都去两个队员,注意隐蔽,开始行动!”似水喊完口令,轻鳖了姜子良一眼。

  “那个道士,不在那个方向,他朝着相反地方向逃了。”姜子良说道。

  “不要干扰我的总体捕捉方法,这是最有效的方法,但是你认为是在后面方向有那个道士,你大可以去追。我相信我的警员不会骗我。”似水有些微怒,但很快就参加到捕捉行动当中去了。姜子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便朝着反方向追过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