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胖子对他说的话,还是不屑一顾,“去把那些药材晾干,还有那些医书摆好,还有…..”王胖子这个老头一口气说了10多样活。

  看到这个老头这个样子,姜子良也是很是无奈,不过还好这些活,都不太难。和家里那个糟老头子比简直是善良好多,家里那个老头子常常让自己手拎摩托车绕着山路跑,尤其是练习御空飞行的时候,说让姜子良找那种在高空的感觉,让姜子良徒手爬上树尖上,往下跳,还要有那种在空间遨游的感觉,要不是从小淬炼体质,平常人从上面摔下来就成肉泥了,但是姜子良一开始仅仅是摔青了,后来如此反复的练了一个星期才练成御空飞行。

  10多分钟后。

  姜子良在哪玩王胖子养在鱼缸里的小王八。“死胖王八,老了也是这么胖,永远只会缩头。”姜子良手指不停的捅咕王八头部。

  王胖子看着虽然来气,但是他也不能说什么,他要是现在反驳那岂不是说他就是那只王八吗?

  “活干完了?你就在这偷懒玩王八?信不信我扣你工钱”王胖子不恼不火,对于他来说能扣一点工钱,比什么都重要。

  “你自己不会看吗?”姜子良也不愿意理这个市侩的老头子,还在那摆弄那只小王八,边摆弄,边用手指指王八头部说“你这只王八,不仅胖而且瞎,估计连吃的都找不到,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王胖子看着那些让姜子良干的活,全都干的那么好,自己不禁心里一阵气恼。突然计上心来。

  Gb酷匠=网T◇正“G版z首E发

  “臭小子,每份药,挑出三两,按照医书的方法,给我配治上面温寒类的药物,要是我发现有配错的,你就给我重配!”王胖子感觉他这事办的太英明了,这种事情没个7,8个小时完成不了。霍霍死他!

  “哎,能不要不干这种活?”原先在道观的时候老头子交他医学,这种事,家常便饭一样,,不仅如此,每吃一种药,就要说出这个药的原材料。药理什么对于姜子良来说太小儿科了,配药姜子良闭着眼睛都能配,只不过不愿意做这种太简单事,还让看医书配?可以说,世界级中医大师和他讨论药理都不一定有他那样的独到的见解,但是没办法,王胖子这是摆明的玩自己,他就消停的慢慢配,省着他在找其他更讨厌的活来。

  “墨迹什么?劳资让你干就干!不愿意干这活抓紧滚蛋!”王胖子毫不留情的说道。

  “好好。”姜子良故作很难受的样子,其实他心里都已经乐开了花了,这种活,一般人都得很长时间完成,自己只要2分钟就能搞定,剩下的时间他不就又可以歇着了吗。

  姜子良正准备配药,门口来了一个老妇人双目无神,弯腰哮喘。旁边这个高大的带着金丝框眼镜的男子搀着这名老妇人,来到了王胖子面前,希望它能救治一下。

  “王大夫,你看看这病,还能救治吗?”男子文质彬彬的问道。

  王胖子看了好半天,虽有些奇怪,但也得下个结论。

  “老妇人的这个病有可能是肺痨一类的疾病。”王胖子故作沉思的说道,他不是很确定就是肺痨,虽然很像,但是他的确医书读的不是很多。

  男子眼里闪过一丝失望,显然这已经是很多人都这么和他说过此类的话了,他也不知为何母亲会得这种病,男子起身就想打算搀着老妇人走。

  “等一下,如果我能治好你母亲的病,你能给我多少钱?”姜子良平静的说道。

  “你?小兄弟,你师父都治不好这个病,你能行?不是我不信你的医术,实话告诉你,我已经走了10多家中医店,吃了不知多少药。都一点效果不起,你能行?”男子似乎有些激动,这几天他的内心很痛苦,他感觉到他母亲病情似乎越来越坏了,也许大限之期将至了。

  “你母亲是不是,三天前去了什么山上或者去了比较阴暗的地方?”姜子良还是一脸平静似乎这一切他都掌握着一般。

  “啊。这你也知道!”男子情绪一下子激动地无以复加。

  过了好久,男子平复了心里的激动“母亲的确三天前,去上山祭拜了父亲。”

  “果然如此。”姜子良手持银针飞快的扎了老妇人几处穴位,手指指了下印堂出,嘀咕了几句话。老妇人一下子双眼明目了,精神头也回来了,手掌重重的拍了下老妇人的背部,老妇人吐了口绿血。

  “大妈?好点没?”姜子良问道

  老妇人像是看到神仙一样就要跪拜给姜子良。“大师,多谢您救我一命!”

  “不要高兴的太早,价格还没谈呢,刚才的治疗我只是把它压制了一下而已,钱到位,病我就帮你彻底消除!”姜子良还是很平静说着。

  “不知神医需要多少诊金?”男子此时变的非常谦虚问道,没有一点刚才的对姜子良的不屑。

  “我不多要,100万,我保你家以后没这种病出现!”

  男子微微一愣,显然这个价格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个小数目,但是还是咬咬牙答应了。

  老妇人也看出儿子的难处,但是她知道这钱必须得花,得了这个病他也知道这不是一般的世俗病,有可能与阴物有关。

  “小神医,我家出120万,治好这个病,另外的费用是感谢您的。”老妇人平静的说着。

  男人很不理解,为什么自己母亲要再搭进去20万,但是他明显不敢忤逆母亲的意思。

  “吃了这枚药丸,回去把桃木剑插在你夫君的坟头,三日后起棺木,焚烧掉,尸体埋在阳面朝东方向,切记南面!”姜子良趴在老妇人耳边说着。

  老妇人暗暗记下了这些,男人也很痛快的把支票给了姜子良,虽然王胖子很眼馋,但是这个钱他知道他受不起,他的确没这个本事,刚才那几手,已经让他惊呆不已了。

  王胖子,立马换回了那张慈爱的模样,对着姜子良说“子良啊,果然英雄出少年,你如此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医术,如此甚好,你与我女佳偶天成,真是天定良缘啊”

  “老头,你不是要100万吗?给你!”姜子良把支票全都给他了,自顾自的挑选着药材。

  虽然姜子良如此不鸟他,还让他有些憋气,但是他可不想把财神惹走了,他一次就能赚个100多万,女儿要是嫁给他。

  “嘿嘿....”自己都无耻的淫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