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过的很快,不一会就到了喜儿的家,一路上,说了在火车上的事,但是云丽亲他的事没说,当知道,姜子良手里没来没多少钱,而且还被偷了,顿时起了善心。

  “没事的,子良哥,钱失去了可以再赚,你这些日子可以住我们家里。”

  “不太好吧,那你家里有地方吗?”姜子良一想想每天可以看到这个养眼的清纯美女,他的心儿就像乐开了花。

  “子良哥我家是开旅店的,有地方的。”喜儿马上解释到。

  “哦。”姜子良虽然有点淡淡的失落,不过以后能见到就对了。

  “啊嘞?这个旅店你家开的?我怎么感觉这一路上怎么这么熟悉呢。”姜子良不屑的看了一眼,不过却没说什么。

  “是啊子良哥快进来吧。我去叫我爸爸出来。”喜儿蹦蹦哒哒的进了里屋。

  出来的还是那个老头,刚慈眉善目,立马又换的一副死人脸,那表情就像吃了苍蝇屎似的。

  “呵呵,小伙子,上午的事不要太在意,我只是个商人,这样吧晚上我请你吃点东西吧。”王大胖换回了那副慈眉善目,但是任谁都能看的出来,他不是很欢迎姜子良。

  “老头,饭就不必了,刚吃过,我想借宿几宿,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找到工作,所以想暂时住着”姜子良一脸正经的说到。

  虽然他不是很想养这个穷鬼,但是想想他毕竟救过他的宝贝女儿,所以只好忍一忍了。

  “可以住这,但是你也得付房费,这样吧我还有个药店,没事帮我卖药吧,吃的和住的在我这旅店”王胖子淡漠的说到。

  “这样也好,工资方面?你给我多些啊?”姜子良问到。

  “自然少,你负责帮助帮运药材,除了房费,吃饭费,每月开200怎么样。”王胖子,心里窃笑这点工资要是能雇到劳力那可真是轻巧不少。

  “爹爹,这工资...”喜儿刚想说出话,王胖子插了一句。

  “这个工资,是市场价,你去别人家也是这个价格,不愿意干可以走人。”王胖子说到。

  喜儿有些不舍的眼神看着姜子良,希望他能答应下来,但是天生羞涩的她根本不会说些什么。而姜子良呢,自幼修道对于喜儿眼中的不舍自是看在眼中,虽然也知道,这个抠门的老头给他的工资估计不会很高,但是起码生活费还是有的。

  “也罢,我现在也找不到工作,又请我吃了那多碗面,那就在你家做工吧。”

  “子良哥哥肯留下来真好。”喜儿心里想着,小心脏就像小兔子似的乱蹦。

  “哎呀,他留下来,就留下来啊,他只是我恩公,所以我才会希望他留下来的”喜儿的另一个想法就冒了出来。

  “子良哥,我领你去找间客房。”喜儿对姜子良微微一笑,真可谓是倾国又倾城,那种感觉就像微风拂过脸颊,温暖而舒服。不知不觉就和姜子良来到了房门口。

  “子良哥,到了,就是这里,”喜儿也发现姜子良正像一个猪哥似的盯着自己的胸部看,那种放肆程度,都快把脸贴过来了。

  “子良哥,不要瞅了,都到地方。”

  这话说完,就意识到自己有些不妥了,收回了目光说到“我就好奇的看看,女人胸部什么样子,一种欣赏的眼光看待事物的本质。”姜子良一本正经的说到。

  此话一出,更是让本来就爱羞涩的喜儿羞愧难当。

  “子良哥,最讨厌了,不理你了”喜儿捂着脸向姜子良旁边的房间走去。

  “难道,喜儿住在我的隔壁?哇咔咔,幸福来的太突然了。”姜子良的心里不知笑了多少遍,这一宿注定是个不眠夜。

  ☆酷v匠k网x3正Y版首。p发

  .............当清晨的阳光撒在姜子良的脸上的时候,他便不能再安然入睡,其实昨晚,他根本没睡,一想想隔壁是一个清纯到不能在清纯的妹纸,那种波澜壮阔,海阔天空的感觉就难以入眠,较好的面容估计是同龄女孩中的佼佼者,再加上那声音,真叫人欲血喷张。

  喜儿身着淡粉色棉质睡衣,惺忪的睡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的姜子良。

  “早啊,子良哥哥。”喜儿踩着嘻哈猴拖鞋向洗手间走去,并没有太注意姜子良的变化。

  而反观我们的子良小同学呢,早已经鼻血横流了,哎怎么这么没出息呢,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走向洗手间喜儿的背影。

  “咳咳,姜子良,看够没有?要不要借你个放大镜,看个仔细?”王胖子略微有些愤怒的说道。

  “不用,这个角度刚刚好。”姜子良下意识的回答道。

  “啪!”“今天不用干活吗?还不赶紧收拾,洗洗脸,给我去干活!”王胖子用手打了下姜子良的头,愤怒的说着。

  “真是个周扒皮。”姜子良碎碎的说道。

  王胖子,也不理会他,拿起饭桌上的饭,就开始吃了,起来。这桌子上有鱼有肉的好不丰盛,姜子良都快要流出口水了,抄起筷子,就要夹那块鲜美的猪肉。

  “啪!”筷子落地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