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初五是宰相大人王明阳六十岁寿辰。

  话说这宰相大人,自天启十年上位以来,朝中大小事务,都打理的极为妥帖,深得皇帝陛下的信任,在百姓口碑也是极好的,是个少见的清官。还有值得一提的一点就是,这王明阳少年曾在那上清宫修行过,到二十许岁还俗,之后入朝为官,才有了后来的平步青云。

  *说到上清宫,那是一个道家教派,自大唐开国便已存在,至今已逾千年。而道教是大唐的国教,加之这上清宫的掌教相传有着皇室血脉,是以上清宫在大唐享有极高的地位。甚至上清宫有一部分人直接为朝廷效力,形成了一个叫做道官的体系。

  *所以宰相大人的六十大寿甚至已经可以用“壮观”来形容了——门前车水马龙自不必说,一边王公贵族当朝大臣送的各种奇珍异宝已经堆了半间屋子,另一边下人还在不停地通报着其他相继而来的贵人。

  *作为准镇北大将军,更兼宰相女婿,哪有不到的道理?天刚刚亮,陈武便携妻带子来到了宰相府。拜见了精神矍铄的宰相大人之后,陈武就在大厅与诸大臣品茶闲聊,王倩希则是去了许久未见的母亲那边拉家常。而陈煌这八九岁的孩子自是百无聊赖起来,好在早已习惯了寂寞,又怎会惧怕孤单,陈煌不多时便在池塘边寻了个地儿坐着发呆。

  *“你在做什么?”一个十一二岁,穿着精致,略有些胖,却还眉清目秀的少年,走到他身边,冷不防地问道,“这里面有鱼吗?”

  *陈煌抬头瞥了眼这个小家伙,不知道是哪个贵族还是大臣的孩子。

  “关你屁事。”

  旁边站着的小家伙听了这话,长而直的眉毛一皱,心想:“哪来的小娃娃,这般口出狂言,罢了,看在他年纪比我小的份上,我就不跟他计较了。”说罢也不生气,就在陈煌身边坐了下来,“你叫什么名字?”

  “……”

  “……我叫李景轩,你叫什么名字?”

  “哦。”陈煌却哪里高兴睬他。

  “哦什么,我在问你叫什么名字!”小胖子,就是李景轩有些生气了。

  “……”

  “阿阿阿,你这人好没有礼貌啊!陈武神说君子要知礼守礼,你这般没有礼貌,这……这是不对的!”

  陈煌听罢转头又瞥了他一眼,也不知道是被闹的烦了还是因为这小家伙如此崇拜自家老爹,说道:“我是他儿子。”

  “他儿子?谁儿子?谁儿子也不能这样无礼阿……”有些忿忿的李景轩听到陈煌的话一时间还没有缓过神来,歇了一会儿才张大了嘴,“阿阿阿你是陈武神的儿子阿!阿阿阿你就是那个天才陈煌阿!”

  “……你能不能不要阿阿阿叫个不停。”

  “阿……我只是太激动了……”

  接下来,李景轩就把陈武神在北方战场上的所有英雄事迹都讲了一遍,其系统与全面,陈煌也不禁对他另眼相看——他发誓他这个做儿子的,甚至他老爹自己知道的都不如这个小子说的详细。

  “对了,你外公阿,就是宰相大人,也好厉害阿!竟然在上清宫里修行过,我听说上清宫收弟子极为严格呢!对了你知道上清宫吗?”

  老子当然知道,老子一千年之前就去里面打过架!

  “上清宫都存在一千多年了呢!那掌教还是我们皇族的人呢,好像叫什么李道寒,活了好长时间呢……”

  “什么?”陈煌愣了愣,“你说叫什么?李道寒?”

  “对呀,听我爹说他老人家活了近千年呢!前些日子我还看见他呢,长得四五十岁的样子!说起来还是我的曾曾曾祖父呢,呃不对,是曾曾曾曾……”小家伙在一边碎碎念着,浑然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陈煌情况竟然不对劲起来了。

  “李道寒?……李道寒!”陈煌瞪大双眼,不由得想起了千年前跟夕年的李道寒,如今的上清掌教的恩恩怨怨。

  “你还活着?你还没死?你凭什么还活着!你为什么还没死?一千年了你都没有死,为什么,你为什么会没有死?”

  当下深吸了几口气,说道:“吹牛吧,人怎么可能活那么长时间的!”

  …*酷G^匠b网6.永…久:Y免‘l费…看小q\说t

  听到陈煌不相信自己,小胖子顿时急了:“怎么不可能,上清宫的道法玄妙无比,让人活长一点有什么奇怪的!宰相大人都六十岁了精神还这么好,肯定是学了上清道法的缘故!”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等事情!”

  早已厌倦死了又活活了又死死去活来的生活——其实大概只是不想经历死亡罢,无论如何突然知道了有能够摆脱这些的长生之术,陈煌就如同溺水之人突然见到面前一块舢板一般,欣喜,惊喜,狂喜,越想越兴奋,越想越激动,最终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倒是把身边的李景轩吓了一跳,“爹说天才和疯子是一类人,果然如此。妈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还是先走吧……”当即起身摇摇晃晃地跑走,留下陈煌一人在池塘边发神经。

  ……

  距宰相大寿已过去数日。值得一提的是筵席上陈煌倒是知道了那个小胖子原来是当今皇帝幼弟李寿亲王的儿子。

  这几天陈煌一直在琢磨着怎样才能进入上清宫。他曾旁敲侧击地问过陈武,没想到却只给了八个字:神神道道,邪魔外道。如此托父亲关系进入上清宫已是不可能,而没有父亲大人的同意,想来他的外公,当朝宰相,也是不会遂他的愿的。思来想去只有再忍耐几日,等父亲回前线自己再想办法跑出去——开玩笑,武神大人在家里谁有这通天的本事跑出去还不被逮到。

  如此这几日陈煌除了暗地里做些细小的准备与计划之外与往日并无多大不同。期间陈煌也想过为什么自己到现在才知道这事——照理说两世为人他上一世就应该知道,而李道寒自创长生之术这个可能性在他看来却又是极小。想来想去大概是由于当时自己不重视——其实莫说重视,那个时候没有体会到这种生死死生的苦痛,陈煌压根儿就没有想到长生这回事。

  只是自那日回来之后,所有人都感觉陈煌似乎变了个人一般,虽然依旧沉默寡言,然而相比于往日才像一具死尸注入了新鲜的灵魂一样。这变化陈武夫妇自是看在眼里,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很欣慰儿子能有这番变化。

  “我为什么会有突然活过来的感觉?因为我知道了我将为什么而活着——为了永远活着。而我永远活着却又是为了什么?我不知道,我只是害怕死亡这件事。人说死亡最让人惧怕的地方在于人死了之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我不是,我死后意识还在。所以我会知道我已失去我努力得到的一切,这或许比正常的死亡更可怕;所以我将为了活着而活着,如果一定要赋予人生一个意义的话,活着将是我人生的意义。”

  ,如果一定要赋予人生一个意义的话,活着将是我人生的意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