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四五年前的一天,我记得那个下午——其实在我们草原,天空一直都是碧蓝碧蓝的,而我记得那天下午天上是飘着飘着几片云的,只是就算是这样我也总觉得天空从来没有像那天那么蓝过,现在想来可能是因为在那一天我遇见了他吧。

  我的草原名字叫蒙根其其格,是草原王最年轻的女儿。我从生下来就从没有出过草原,每天做的事情就是练一些简单的武功,和学习你们中原人的文化,确实吃喝不愁,然而二十年来一直做着同样的事看着同样的风景,即便是那蓝天绿草也都看的有些腻烦;我最喜欢的事情便是骑马了,但我的手从来不会握着缰绳,因为我喜欢的是闭着眼睛伏在马儿身上,随马儿时而撒蹄狂奔,时而信步慢踱的感觉。

  大概也算得上是命运的牵引吧,我就是这样遇到他的。那天我像往常一样闭眼趴在马儿身上,记得那会儿马儿是在挺欢快地跑着的,却突然长吁一声,然后前蹄高高抬起——我那时候顾不得想在这草原上是什么东西会把它惊的这般样子,因为我手里没有握着缰绳,所以马儿两只前蹄抬起来肯定是会把我掀下去的;我们草原的马儿呢,是比你们中原的马儿高大一些的,所以如果就这么掉下去的话扭伤手脚应是最乐观的结果了。就在我慌张着又是尖叫又是两手乱舞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托住了我,慌乱中我瞥见了他的脸。

  该怎么形容呢,不过反正你也不是没有见过,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他那个时候一直微微翘着的嘴角,映衬着蓝天白云让我感觉到从来没有过的好看,之后我一直觉得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掉那个场景了。

  被他救了的我安然落地了。

  顾不得整理肯定是狼狈不堪的衣衫和头发,我便打量起救我的他了。他穿着一件长衫,长衫的颜色应该是叫做月白色,我们草原没有这种颜色的衣服,而我们草原的男人不管穿什么都让人觉得灰扑扑的,他不一样,我觉得他穿着很好看,我觉得他应该穿什么都好看,因为我觉得他长得就很好看。

  酷匠●网4永MJ久免费看》小说\4

  尤其是他脸上一直挂着的淡淡的笑,即使在听不懂我用草原话道谢的时候,他也一点都不显得窘迫,我觉得他就像这天上的云儿一样,温柔又从容,而在我换成中原话跟他交谈之后,我也晓得了他的名字——林云呐,与他多么相配的一个名字。

  于是我便固执地给自己起了个中原名字,把他的名字倒过来念,林云,云林,芸琳,所以从那时起呢,我就不再叫做蒙根其其格了,我叫芸琳。

  只是总有讨厌的人,还是在叫我蒙根其其格。

  那个讨厌的人是我们草原上大元帅的儿子,他叫尧勒瓦斯,比我大一岁,听人说爹爹好像要让我嫁给他,我才不要,因为他黝黑黝黑的,又整天光着个膀子四处鬼叫,像个野蛮人;但是他好像很喜欢我,总是在我跟前耍宝似得又是跟人扳手腕又是使劲喝酒,上蹿下跳的,好烦,我一点都不想理这个,嗯,你刚刚说的那啥,傻逼是吧,对,我根本不想理睬这个傻逼。

  可能是因为听见我的叫声了吧,他急忙跑过来,看见站在我旁边的林云了,他立刻瞪着眼睛叫了起来,然后我便听见林云凑到我耳边,轻轻说了一句:“那人叽里咕噜在说什么,好像个猴子。”虽然不知道猴子是什么东西,但我还是开心地笑了。

  见我笑的前仰后合的样子,尧勒瓦斯竟然像是变得愤怒了,眼睛瞪得更大了,喊得也更厉害了——看吧,他根本不是关心我的安危,恐怕是因为我跟别的男人表现得有些亲近,让他感觉丢脸愤怒了吧。

  听在林云耳朵里的叽里咕噜的声音,我当然听得懂啦,我也知道他的鬼叫是在大声质问林云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有什么目的的,但我才不会当他的翻译,我站在那儿,跟林云一起,像看猴子杂耍那样看着他。

  当然那时我也是不知道杂耍是什么意思的,我只是学着林云的样子笑了。

  后来啊,可能是我跟林云站在一起看他的眼光令尧勒瓦斯更加气愤了吧,他哇哇叫着便拿出一直带在身边的大刀往我们这冲了过来——随身带着砍刀,还没说一句话就开打,我说的吧,野蛮人唉。当然那时我还是有点心急的,因为那个时候我可不知道林云他这么厉害来头这么吓人呀,我看他一副文绉绉的样子,恐怕都经不起尧勒瓦斯一拳头的。只不过不管我怎么劝阻都没用,他好像铁了心一样要把林云捏碎的。

  当然了,结果你想必也猜到了,林云怎么可能会被这个野蛮人怎么样。我急的额头冒汗的时候,一个东西从我身旁飞了出去——当然现在我知道那个东西叫剑气了,那剑气飞得好快,眨眼间就射到了尧勒瓦斯胸口,然后他就蹬蹬连退几步,一只手抚着胸口,好像是岔气的样子;眼睛则是紧紧盯着我身边的林云,眼里满是不敢相信的神色。

  大概他自己是死也不会承认的,我反正觉得那会儿他的眼神里还有些惊恐的成分。

  我转头看了看林云,他虽然手里握着把剑,却没有一点杀伐的感觉,还是那个样子,笑的风轻云淡的。

  然后我也笑了。

  后来就来了好多人了,当然是草原人啦,他们把我和林云围在中间,都是一脸不善地看着林云。而在我说明了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之后他们的眼光还是不太友好,怎么说呢,这让我感觉很羞愧。

  再然后就是我的几个哥哥闻讯赶了过来,他们都是会说中原话的,一番交谈后他们说他可能是中原派来的奸细,便要把林云带去见我爹爹。我本以为林云这样的人是绝对不会甘心受这种屈辱的,我甚至都准备好要当他的人质来帮着他逃跑了,但是没想到他略微考虑了一下竟然就跟着哥哥们走了。

  我有些担心,所以不顾哥哥们的反对执意跟着他们去了,不过还是被拦在了爹爹的帐篷外面。

  于是我就站在帐篷外面等着,等得越久我就越是心慌,好在林云最终还是安然出来了。听哥哥们说,林云只是到草原这儿来游玩的,而爹爹很赏识他,所以答应提供帐篷饮食给他。

  林云在草原待了半年多,而这半年多里我也多了个爱好——准确地说是躲在一边悄悄地看着林云成了我这半年多里唯一的乐趣所在。他每天早上天刚亮的时候就起床,下雨我就不知道了,而如果不下雨的话他就坐在帐篷旁边打坐两个时辰左右;然后吃早饭,之前几天是几个仆人端过去给他的,后来这个差事就被我抢了过来;吃完早饭他就会出去,在草原上到处走,有的时候会停下来,蹲在地上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东西;中午的时候他就吃几块面饼,吃完又是打坐两个时辰,下午则继续那样到处走,直到傍晚才会帐篷里。而有时候爹爹会让人把他找过去,说是有事情要商量,一去就是一整天,这些日子便是我最不喜欢的日子了;有时候尧勒瓦斯那个野蛮人则是会去找他麻烦,虽然林云两三下就能把他打发了,不过这也算是我不太喜欢的日子。

  几乎每天我都会跟着他,不管他是吃饭打坐,还是在草原上到处走;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因为我根本瞒不过他的眼睛。起初他会时而看我一眼,那时我便会不好意思地笑,然后他也会冲我笑笑;之后他还是会偶尔瞥我一眼,而我还是不好意思地笑,只是他却不再冲我笑了;再后来他就不再看我一眼了,我也再没有机会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也觉得笑不出来了。

  因为我想他肯定是讨厌我,觉得我烦了。

  可是每次我这样看着他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好开心,我想我可能是上瘾了。

  不过既然他讨厌我,觉得我烦,那我即使再难过,也不能再跟着他让他觉得烦了。

  于是我就再也不曾跟着他出去过了,我也再不去看他吃饭打坐了。

  我再也不曾见过他了。

  直到有一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我听哥哥们说起他,说他就要走了。我急忙问他们什么时候走,他们说今天就走。

  我顾不得把早饭吃完就跑了出去。跑到林云的帐篷那里,果然没有人了;于是我又转身跑去,我不知道该往哪里跑才能追得上他,我只知道要跑快点,要越跑越快。

  因为他就要走了啊,因为跑慢了的话,眼泪就会流到脖子里了。

  我很少流眼泪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能让眼泪流到脖子里,我那时脑子很乱,我觉得追不上他的话我可能会流一辈子眼泪。

  我跑了好久,终于隐约看见了他的背影。背影好模糊,于是我擦了擦眼睛,擦干了眼泪之后发现果然是他。

  于是我兴奋地大叫,我大声喊着他的名字。

  我有些担心他根本不会回头的,但他还是回头了,原来他也不是那么讨厌我啊。

  可是他也就是回了一下头,然后就走了,连笑都没笑。

  走的时候也像那天早上一样,朝阳把他的背影拉的好长。

  然后我就回去了。

  我是走回去的,所以我知道了,其实就算眼泪流进脖子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是有点冷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