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七章 解开解不开的

  “喂,”陈煌大喊。

  女子不理。

  “喂!”陈煌怒叫。

  女子不理。

  “喂……”陈煌有些无力有些无奈地喊叫。

  女子依然不理。

  在把陈煌严严实实地绑在桌子上之后,芸琳便蹦蹦跳跳地上了床去,脱掉棉衣钻进被窝。

  “我说,你一定要把我绑起来做什么,你觉得把我绑起来我就跑不掉了么?老子可是能使出仙术的人,要跑难道这一根绳子能拦得住我?快点把我解开,否则我待会发威震断绳子再破窗而去你会很没面子的!”

  这本是陈煌闲着无事,或者干脆就是故意闹腾而说的话,只不过他心里也清楚哪怕自己说一整个晚上最后的结局也最多是嘴里塞一块抹布;然而他没想到的是刚说完了这两句芸琳就下了床,他更没想到的是她下床之后却并没有去找抹布而是径直朝他走了过来。

  最新章◎节上酷r匠e◎网0

  然后帮他把绳子解了开来。

  愣愣地偏头望着她低头弯腰解绳子,直到把绳子全部解开陈煌才慢慢坐起身来,脸上犹自挂着不敢相信的神色。

  “你呃……”陈煌想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可是身前的人儿脸上挂着微笑。

  *是微笑,而不是他所见过的愤怒或是悲伤,快乐或是狡黠。淡淡的微笑,然而陈煌却依稀从她眼里看出了一丝空洞。

  *这丝空洞让他觉得很陌生,他很不喜欢这份陌生。

  “你……没事吧?”陈煌试探着问道。

  “没有呀,喏,绳子给你解开了,你要走就走呀。”

  语气还是如之前那般跳脱活泼,只是陈煌却是说不出话来,因为淡薄月光下她的脸颊分明有着两行清泪。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也想不到说什么能擦去她脸上的两行清泪。

  所以他便抬起了手,往她脸上抹去,他要替她擦去她脸上的眼泪——因为这眼泪是她心痛所流,也是他的心痛所在。

  只是她还是推开了他的手,捂着脸蹲下身来,不再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而褪去伪装的声音则是喑哑黯淡,几近哽咽:“你不是要走么,你走啊,你也走啊,你们都走,都不要再回来!你们的事,与我无关啊!”

  陈煌默然蹲下身子,握着芸琳的手腕,不由分说地把她捂着脸的双手扒了开来,强行伸手擦去已经蔓延到她整个脸上的泪水,接着一言不发地拉着她起身,往床边走去,然后把她按在床上,给她盖好被子,又掖好被角,才说道:“不要废话不要乱想,盖好被子赶紧给我睡觉,别他妈着凉了。”

  此间芸琳一直睁大着一双不知是不是因为眼角未曾擦尽的泪水而显得水汪汪的眼睛盯着陈煌,一句话也说不出一个动作也做不出,任由他给自己擦完泪水又把她塞进被窝,而也许是因为进了被窝或者其他说不出的什么,芸琳此时感受到的阵阵暖意,是许久未有的。

  似乎连早间她被林云推进去的冰窖,都有了渐渐融化的意味。

  而望着陈煌说完话转身而去的背影,芸琳又隐隐担心着是不是会失去什么,有些欲言又止地开口:“你,你要去哪里?”

  然后看见陈煌站定,转身的时候已又是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我去找个被子,这天冷呢!”

  芸琳迟疑着问道:“那你不走是吧?”

  “唔,我要不要走呢?”陈煌一边往橱柜走去,一边则是挠着后脑似在纠结到底要不要走。

  当下芸琳就瞪着眼睛大声说道:“你敢走!不准走!”

  “好吧,既然你这么舍不得我,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留下来吧!”

  “呸,反正你不准走!”

  “好好,不走不走。”说话间的功夫陈煌已经从橱柜里翻出了一床被子,却没有像芸琳想的那样乖乖地爬上桌子去,而是扛着被子径直往床边走来。

  “喂,你干嘛!”

  “睡觉呀!”

  “睡桌子去啊!”

  “睡在桌子上难受啊!”

  “这次不绑你了,听话啊!”

  “不绑也难受啊,桌子太硬了!”

  “喂,别过来!”

  尽管芸琳始终不允许陈煌过来,然而陈煌还是爬上了床:“这样嘛,我们俩分别睡一个被窝,那我就不能对你怎么样了不是?而且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道士也不能把你怎么样嘛。”

  “哼,刚谁说自己能使仙术很厉害来着?”既然陈煌已经爬上了床来,芸琳也就不再推拒,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床里侧挪去。

  陈煌一边往被窝里钻去,一边则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辩解道:“但是我真的不会对你怎么样啊,我可是正人君子呢!”

  “切,那又是谁先前说强奸我来着?”

  “喂,姑娘家家的,说话能不能含蓄点啊,那是逼供的手段好不好。”

  “我是草原人,不像你们中原女子扭扭捏捏的。”

  闻言已经钻进被窝的陈煌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心想你也确实豪放,老子好几次都差点把持不住了的。而这时她正好提到这个事情,陈煌也就顺势问道:“你是草原人那你来这边做什么啊?”

  “跟着姐姐出来玩的啊!”

  “抓我玩儿?”

  “哎呀,那是姐姐的任务啦,我不清楚哎!”

  “那你们抓我到底是要干嘛啊?”

  “不知道……”

  “白痴!”

  “你才是白痴!”

  “那话说回来,万一你们草原人抓我是要打我杀我咋办呢?”

  “这……应该不会吧。”

  “万一是呢?”

  “那,那我会帮你求情的!”急急说出口之后却又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忙说道:“哎?我说,你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喂,不是吧,你从今天早上那家伙走了之后就一直跟个白痴一样,我照顾了你这一整天,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说完话陈煌明显感觉身旁的女子呼吸滞了滞,良久才听见她口中传来的一声叹息。

  随后陈煌也叹了口气,“你给我讲讲你跟我那蠢货师兄是怎么回事呗?”

  “你干嘛说他蠢货,我记得那天第一次遇见他,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