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道寒。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陈煌已经不再像前几次那样激动或是心情复杂了。这大概可以勉强解释为他已凭一颗淡然的心看破了前尘往事,不过更多的则应该算作他对这个名字已经麻木了。

  !更,◎新:最ss快%Y上酷匠e网

  *听腻了。

  *然而这次听到这个名字,却不是淡然也并非麻木,而是疑惑。

  *如果说他对于林云被谁所伤这件事的好奇仅是出于一种有趣的感觉,那么他对李道寒为何伤了林云则是出于一种极大的关心。

  *所谓的关心自然不是因为陈煌爱上了这个千年前的对头,而是因为某种程度上对方跟自己可算是同一个时代的人,所以今生最能令他提起兴趣的事情也就是这个千年前对头的事情,因此才十分疑惑于李道寒为什么会闲着没事打伤这个即便从仙界穿越过来也依旧小了他几百岁的后生。

  *难道因为知道了对方来自仙界所以要杀掉或者打伤他?

  *可是为什么对方来自仙界就得杀掉或者打伤他?

  *“他为什么要打伤你?”

  *“准确地说,是要杀了我。”

  *“那他为什么要杀了你?”

  *林云正准备说话,却见门口来了几个伙计。

  伙计们对于杀害掌柜的道官们不能说是恨之入骨因为掌柜有时也很严苛,然而却如何也算得上是无比憎恨厌恶,所以对于赶走这些道官的人,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肯定在这个地板破了个洞的房间里,伙计们可算是抱着无比崇敬的心情——说来有趣,这大唐的百姓们,自有股蛮烈的性情,他们似乎并不惧怕权贵,他们可以在官兵们押送陈煌而造成交通不便影响他们生活的时候大发牢骚,也可以在道官们要求搜查客房的时候颤颤巍巍地伸手阻止,而在道官们无故杀了一人之后更是愤而群起殴之。而这样的一群百姓,对于解决不公的人,天生带着种敬佩与景仰。

  所以他们很诚恳地请求这几位客人换到另一间完好的客房,甚至看他们三个人挤在一间房时更是提出了免费另外提供一间客房的建议。

  三人愣了愣之后也就欣然应允。

  而等到换了房间,并且伙计打扫完关门出去之后,陈煌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如果撇去你仙人转世的身份,你只是一个上清宫弟子,这些年来你值得注意的地方仅在于你远超他人的修道资质,以及你下山历练了十年之久;而如果这两者中有李道寒杀你的目的的话,那必然是后者,所以关键是你这十年做了什么;勾结魔教你是绝然做不出来的,至于通敌卖国这样的事情,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做,只是想来即便做了,凭李道寒的年纪阅历,他的眼界不应该仅限于一国存亡,所以想必这当中必然牵扯到你身后的仙界。而我这个过来人也清楚你必然不会随意将自己来自仙界这件事外泄,此番与我洽谈,一方面可能是因为我先前使出了你所谓的仙术,另一方面怕是李道寒已然在你身上查出了些什么,所以你也不必再担心暴露身份。只是我一直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你来自仙界这件事会找来李道寒的追杀,以我对他的了解,出于忌恨这种原因我想不大可能,所以问题还是要回到最初:十年间你到底做了什么,或者说那位上仙交给你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林云本来是一边听着陈煌说话一边穿着衣服的,芸琳本来是想一边听着陈煌说话一边帮着行动不便的林云穿衣服无奈他并不领情,然而听着听着两人都不由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愕然地看着站在一旁口水四溅的陈煌,只是林云的愕然中带着丝赞叹和渐进的凝重。

  不禁叹了口气,苦笑着说道:“师弟,师兄实在佩服。”

  哪知陈煌只不屑地撇撇嘴:“有什么好佩服的,你难道没有发现我说这么多其实都是废话吗?”

  “师弟这说的哪里话,为兄佩服的就是你这说这么多废话都不累的本事。”

  “那我说点实质性的,”陈煌双眼紧紧盯着林云的双眼,“你那个上仙,是想要入侵人间么?”

  芸琳呆住了。

  林云皱起了眉。

  却不想陈煌竟嬉皮笑脸地说道:“两位别紧张,我只是……开个玩笑。”

  “师弟,”林云又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我也就不瞒你了,你可记得那日在矿洞底下,你手里的那柄刀插着的石台?你知道为什么这柄刀会插在那石台上吗?你又知道我为何费尽心思拔出了那柄刀却又弃之如敝屣?”

  见陈煌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的长刀,林云继续说道:“把刀插在石台上的,是李道寒;那石台,也是他的杰作。而他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阻止仙界之门的开启。”

  “难不成……我还真说对了?”

  林云笑了笑,“倒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师弟想必也猜到了,救我的那位上仙交代我做的事情,便是破坏李道寒的用来阻止仙界之门开启的阵法;那十年时间,我便用来探查了这阵法的所在;而你手里的刀,就是阵眼。”

  “仙界之门……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以前也不曾听说过这个东西,不过这却不是凡人飞升仙界的那个通道,而是一个双向的,并且长期稳定的连通仙界与人间界的通道。”

  “那是不是意味着一旦这个通道开启了,仙人就可以随意进出人间界,然后……然后干嘛?他妈的仙人不都是从人间界飞升上去的吗……”说着却突然停了下来,狐疑地看着身前的林云,“你……似乎不是从人间界飞升上去的吧?”

  林云笑着摇了摇头,道:“师弟有所不知,其实仙界与这人间界并无多少差别,仙人们也会娶妻生子,所以仙界的人一部分是从人间界飞升上去的,另一部分却是在仙界本土出生。而我便属于在仙界出生的那一部分。至于如果你问是先有飞升的人还是先有本土出生的人,那却是我回答不了的了。”

  “所以这是不是也可以作为仙人为什么要入侵人间界的理由?”

  “师弟言重了,在我看来那位上仙想要打开仙界之门,其实不过是想看看人间界,或者那位上仙就是从人间界飞升上去的,然后想回人间界看看罢了。”

  “狮子进了羊群,绝不会是仅仅看看这么简单地。况且连你这样的无名小卒,到了人间都摆出一副天下第一的嘴脸,只怕你的那位上仙来了之后,便是要全天下人的臣服了吧。”

  “师弟又言重了。其实,即使那位上仙到了人间,也算不上是狮入羊群的。”

  “此话怎讲?”

  “因为人间界有一个人。”说到这林云不禁微微抬起头来,眼中放出异样的神采,似是种向往,却又带着强烈的敬畏,许久才缓缓说道:“那个人,叫做李道寒。”

  然而陈煌一脸不信的样子。

  “师弟且听我道来。我在人间界之所以能与那位上仙交流,全凭他在我意识深处留下的一枚印记。然而这印记,却在那日被李道寒一眼给看了出来,然后挥手间就抹去了它。由此便看得出来,李道寒的修为,并不在那位上仙之下。而若非之前那位上仙传了我一个遁术,只怕我当场便被划作了两半。”

  陈煌早在一千年之前就知道李道寒非常强大,也会渐渐更加强大;只是他却没想到今日的他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一时间心里煞是不快。

  “然而人间却也只有一个李道寒。”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因为我来自仙界所以我知道,不仅仙界的修炼法诀在人间行不通,就连仙界的法术,也就是仙术,在人间也是完全用不了的。师弟应该知道,法术便是用自身的元力构建一个法阵,从而引动周遭的天地元气来发动的吧;仙术也是这样,只不过仙术是用自身的仙力构建法阵,引动的也是周遭的仙气。而人间界却是没有仙气,所以仙人在人间界既不能修炼,也不能施放法术。所以即便仙界之门真的开了,仙人们的实力也会大打折扣,况且这近一千年来飞升的人少了很多,所以想必上清宫还是囤积了不少高手的,因此师弟完全不必担心……”

  “你说仙术在人间界使不出来,那我刚刚用的又是什么?还有你所说的那上仙教你的遁术,又该怎么解释?”

  “上仙教我的遁术其实并不是仙术,那是正宗的道术,所以我先前也猜测那位上仙很有可能就是从人间界飞升的;至于刚刚你使出的仙术,其实这也是那位上仙早年传授于我的,但是师弟,你觉得经由那位上仙传授,并且我如此郑重地记载在玉简上的仙术,会仅仅只是一道并不算强的天雷吗?”

  “那这……”

  “这个我解释不了,因为我身上没有仙力也没试过使用仙术;更让我在意的是,”林云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面露疑惑的陈煌,“师弟,你为什么会拥有仙力?

  “以及,你为什么能看懂那玉简上的文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